學校管理層、教育局輕視圖書館主任職能 窒礙閱讀教育發展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天水圍東華三院李東海小學圖書館主任林麗棠老師,於3月6日在校內墮樓身亡,引起各界對圖書館主任一職的關注。

前教統局局長羅范椒芬提出的教改方案中,設定了「從閱讀中學習」是4個關鍵項目之一,並指明圖書館主任一職應該受到校長的肯定。但前小學校長梁偉明和圖書館主任職能關注組召集人劉寶珊均批評,時隔10多年,圖書館主任已被學校、老師及教育局視為閒職,令閱讀教育未能有效推行,限制了香港學生未來的發展。

教統局於2002年發出的「推廣學校閱讀文化」通函中,提出了9項建議,其中包括:

將閱讀列為學校發展計劃的重點項目;

採用全校參與方式和營造有利的條件;

在主要學習領域架構內外安排閱讀時間;

培養和維持學生的動機與興趣;

肯定圖書館主任的新角色與有效的工作調配。

+3
+2

梁偉明指大部分學校都沒有跟從這些建議,「首先,很多學校都不是將閱讀放在學校發展的重點。全校參與?大部份都是圖書館主任自己做。即使校外有一丁點閱讀機會,校內亦沒有特別時間讓小朋友閱讀。」

學生閱讀能力高、興趣低

說到學生的閱讀動機和興趣,2016年「全球學生閱讀能力進展研究」(Progress in International Reading Literacy Study, PIRLS)報告反映出,香港學生的「閱讀能力」排名第3,但「閱讀興趣」、「閱讀投入程度」和「閱讀信心」就分別排第33、第41和包尾排第50名。

PIRLS由國際教育成績評估協會(IEA)主辦,是一項評估全球小學四年級學生閱讀能力的比較研究,由2001年開始,每5年進行研究一次。2016年全球共有50個國家或地區參加,香港學生得576分,比排名第一和第二的俄羅斯和新加坡少12分和7分。(張浩維攝)

香港學生閱讀的成績和能力卓越,但興趣甚低,梁偉明感到非常可惜。他認為香港比起台灣、澳門更早推行閱讀教育,但表現卻在最近5至7年開始下滑。沒有達到政府提出的幾項建設,絕對跟學校沒有重視圖主的新角色及有效調配其工作有關。

本應是「資訊統籌員」卻停留於「圖書館管理員」 

梁表示,圖書館其實是教與學的資源中心,應該稱圖主為「資訊統籌員」(Information officer)。當年教統局的文件亦指明:「學校圖書館主任的角色已逐漸從過去的『圖書館管理員』演變成為『資訊專責人員』」、「他們與各個學習領域和科目的教師協作,提供優質閱讀與學習資源,並裝備學生學會資訊的技能。」但梁指現時的校長仍維持著舊有的觀念。

圖書館主任職能關注組召集人劉寶珊(圖片截自《隱形香港》訪問片段)

曾經擔任21年圖主的劉寶珊亦指,校長和老師對其職責的確欠缺認識,以為圖主只是負責借還圖書、整理圖書,很簡單;但其實他們還要備課、統籌活動、在外搜羅圖書、教育家長、訓練圖書館管理員等。而且,因為閱讀教育不是即時看到果效的學習,也不是能嬴取證書及榮譽的技能,校方很多時就會輕看,委派圖主去做其他任務,例如兼教其他科目。「圖書館每個小息都開,放學又開,加起來的當值時數一定比其他老師多,但很多學校會覺得這個是你的責任,不會視為中央分工,要你再額外抽時間當值。」

劉更指一般圖主的升遷都會被剝削,「我們入職的要求是文憑教師(CM),是最基本的職級。我曾在工作了5年的學校中,與校長關係良好,受到重用。但當我申請升格助理學位教師(APSM),校長卻以我當時的工作範疇不足以晉升而沒有通過。(但當時我已是圖書館長、圖書科主任、還兼任家教會負責人)校長對圖主的工作有偏見,以為我們工作清閒,應多負責幾項非閱讀範疇的任命,才配取得學位教席。」最後,劉只好繼續留任CM。

(插圖授權自「Miss Rosie Rabbie 露思兔子」專頁)

應以中高層人員擔任圖主 帶領各科推動閱讀

身為前小學校長的梁偉明就認為,圖主的負擔不輕,「圖主要預先知道各科老師的教學內容,為他們準備不同資源。例如要教太陽系,圖書館中有很多相關書籍,但是否每一本以太陽系為標題的就合適呢?不是,有深淺程度。圖主要視乎學生的閱讀能力去分配圖書資源,也要從館藏的關鍵字中搜尋,需要時間。」閱讀後,老師亦要懂得撥出時間讓學生分享感受,刺激他們多角度思考;在主題學習中,也要教授選取材料和主題的技巧。

前小學校長梁偉明,現為「閱讀.夢飛翔」基金主席,在內地推動閱讀教育。(陳樂希攝)

他指圖主是一位專業人員,應該是學校的CIO(Chief Information Officer),由他去帶動全員教師推動閱讀,「很多老師都不太熟識這種教學模式,一起步要靠圖主組織培訓活動、設計想法;學科老師體驗過後,第二年就可以由他們嘗試就著不同科目主題設計活動。」除了要分派半職或全職助教給圖書館,圖主本身要「有地位有實權」,「不應由最低職位的文憑老師去擔任,應該提升至中高級管理人員去負責,即助理學位教師(APSM)或者學位教師(PSM)。如果他熟悉課程,更可由他擔任課程主任。有地位、有實權,才能更容易統籌管理閱讀教育。」

劉寶珊認同若果圖主預設是一個較高級的教席,在學校動員老師的能力自然較易;跟課程主任合作起來都較為平等,閱讀滲透學習自然得心應手。而其實當年教統局的文件早已指明:「學校圖書館主任一職是在學校般教學人員編制以外的常額教師職位。學校在獲提供文憑教師職級的學校圖書館主任職位後,校董會可調派一名職級較高的教師去擔任。」

資料圖片(羅君豪攝)

學校管理層、老師、教育局均需負責任

要將教育改革落實到位、提升圖書館主任地位、重新推動閱讀教育的話,梁偉明認為學校管理層(包括校長、校董會和辨學團體)、各科老師和教育局三方都需要負上責任。學校管理層本身對圖主的功能和角色有深入了解,才能向所有老師清楚說明要如何配合圖主推動閱讀教育。否則就會如劉寶珊所指:「他們對我們的職責認識不深,卻操生殺大權,令我們陷入困境。」

劉指從2017年9月起向教育局爭取合理工作環境,每次都很失望,因為當局都會以「校本條例」精神為藉口,撒手不管。梁偉明認為教育局投放了公帑於培訓圖主,就應該強硬一點做好督導工作,「教育局是實行政策的主要人物,不可以說校本,就要學校全權負責。執行上教育局要有明晰的指引,如評核學校時以這些為根據,學校一定會重視。」他強調整個社會的閱讀氣氛應該從學校入手,由學校帶動家庭,然後牽動整個社會。

最後,由於圖主與其他科目老師的工作性質有很大差別,梁偉明和劉寶珊皆認為當局要為圖主設立合適的考績表格和內容,公允地令校方由考績了解圖書館主任的職能是否達標。當局亦應為圖主任設定上課時間、上課比例的上限等,同時調撥資源聘請全職的圖書館助理,協助處理文書、開館等事務。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