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閱讀日】陪伴港孩20年將停刊 木棉樹主編:最重要有好奇心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今日是世界閱讀日,「書本」可說是陪伴小朋友成長的必需品,市面上給兒童閱讀的刊物也許很多,但要找到一本香港兒童文學刊物能屹立二十載的,也許只有《木棉樹》。《木棉樹》在1998年創刊,而因出身於中文大學哲學系畢業的主編黃雅文的健康理由,即將在今年6月推出第203期後正式停刊。

作為兒童刊物的編輯,她不希望小朋友閱讀《木棉樹》時變成一種壓力,她希望《木棉樹》能陪小朋友一起「吹水、發白日夢,講無聊話題」!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現代小朋友知識水平高 專注力和耐性則減少

《木棉樹》的內容會透過讀者的投票、意見,觀察讀者喜歡那些欄目或希望增減甚麼內容作調整。例如以往有小朋友希望有偵探、常識類的內容,便嘗試加入這些元素;到近年多了小朋友關心時事,因此多了和社會議題有關的欄目。

黃雅文以自己的編輯角度指:「現代小朋友的知識水平比以往的小朋友高很多,他們的視野更廣,以前的小朋友也許不問世事的較多,現在的小朋友會關心時事。回想起自己的年代,書本是很珍貴的東西,自己試過一口氣看完整本書,再和同學分享『這本書不好看,千萬不要浪費時間』,可想而知在以前的年代,大家會比較珍惜。因此,在時代的轉變下,內容編排傾向把吸引的點放在更早的位置,不然小朋友便沒有興趣看下去。」

不要埋沒小朋友本能 我們不是教科書

黃雅文認為小朋友就是有一種想探索一切,對身邊事物抱有好奇心的本能:「世界很大而且很複雜,我們很渺小,渺小得無助、渺小得可怕。但正正是因為複雜,才有有趣的地方!」對萬物抱有好奇心,他們便會自動去學習,去解決事情。

試過有家長說自己小朋友作文差,看《木棉樹》又有沒有幫助。黃雅文強調:「我們是一本『閒書』,沒有功能性,不能立竿見影地改善小朋友成績,刊物內容都是小朋友想看的,類似大人看八卦雜誌的道理,現在小朋友的生活已經很充實,我們希望能延長小朋友的童年,畢竟過了某個年齡,想像力和好奇心都會開始減卻。」

做編輯最難是不能有「自己」

多年編輯工作的經驗當中,黃雅文認為最困難的是平衡自己的喜好和實際內容的好壞,有時這篇文章是一篇好文章,但你不喜歡,你就要作抉擇。而且不同其他大型出版社,可能會有多位編輯開會檢討內容,礙於人手問題,她常常像個傻子般和自己自言自語地「開會」,目的就是把個人喜好的影響減到最低。

另一樣困難就是小朋友知識水平上升,想知道的東西不少涉及專業知識,例如黑洞是甚麼,作為文科生的自己便要四出找相關人士代為解答,收到解答後有時連自己也看不懂!基於有不少內容非自己能撰寫得好,例如偵探類文章,因此推出了一段時間便因為太吃力而中止了該欄目。

我不是苦行僧 

在香港做兒童刊物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黃雅文眼見不少兒童刊物一本接一本停刊,自言欠奉商業頭腦的她也不知是否代表這行業難做!不過《木棉樹》亦非一帆風順,自己當初創刊,只是還自己一個心願,因為她希望自己小時候能有這種刊物閱讀,小時候沒有便想長大後自己創立。

最初創刊只是抱著一試心態,打算花光積蓄便結束,從沒想過一做便二十餘年。做兒童刊物最大負擔是印刷費和稿費,初期更要自己深夜去做配音工作維持收入,中途試過遇上困難,也是一篇在《中大校友》的報導拯救了《木棉樹》,報導刊出後收到不少師兄師姐贊助。

縱使在外人眼中做這一行很困難,但自己仍苦苦堅持實是難能可貴,不過黃雅文直言很怕這種把她形容得「偉大」的言論,她補充:「自己不是大家想像中的那般『苦行僧』,我現在不是沒有收入,只是不高。但我相信大部分香港人和我一樣,能從事一個自己喜歡的行業,即使人工減一些也願意!」

閱讀的重點不是知識 而是保有好奇心

兒童文學的定位是內容上小朋友不難讀懂,可以帶給閱讀者成功感,能討小朋友喜歡的讀物。最後作為這二十多年來《木棉樹》的惟一主編黃雅文留下一句作結:「對一個童書編輯來說,孩子學到的知識多一點或少一點,其實都無所謂,關鍵是他能保有對這個世界的好奇和想像,並在閱讀中得到力量。」

【第一屆武博】立即購票參加5月3至5日於九展舉行的第一屆香港武術及搏擊運動博覽,從武術電影、武館街遊戲及過百個體驗班,體驗武術運動,眼界.決定境界! 

立即購票

武博專頁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