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子專題‧父子情】行山逍遙遊 「搓球」式互動 開啟溝通之匙

撰文:梁蔚澄
出版:更新:

上一代的爸爸「搵朝唔得晚」,努力賺錢養家,孩子則天生天養,哪來現在的教養理念,重視親子溝通玩樂時間?父慈子孝,也許是每個家庭的理想模式,不過「慈父」一詞總有點格格不入,好像「嚴父」更符合一家之主的「傳統」形象。現在小孩長大了,與家人見面的時間也少了。你還記得上次與爸爸何時見面?吃了什麼?做了什麼?
73歲的冼爸與囝囝阿強相處40年,阿強任職雜誌攝影師,工作時間相對於「朝九晚五」較不定時,加上一個住慈雲山,一個在長沙灣,相處的時間較少,溝通的機會自然不多,這會形成隔膜、有礙兩代間的溝通嗎?一個行山,一個跑山,兩父子自伙伴行山以後,共同的話題多了,兩者間的交流漸多,默契更勝從前。經過這次父子檔郊遊,如果可以,我希望直接把他們的有趣對答及互動紀錄下來……
攝影:梁鵬威

我叫他們快點來個型的pose,冼爸二話不說紮好個馬,阿強反而有點靦腆。

「行山,可以打開佢個口。」

「我唔係大癲大肺嘅人,行山,我就係雀仔。」

阿強與冼爸見我有點疑惑,再解釋,「即係不停講呀,哈哈。」二人爽朗的笑聲在幽靜的城門水塘一隅響徹着……

冼爸換上一副眼鏡,再配上一個燦爛的笑容,立即變慈祥爸爸亦得。

自入秋以來,這是個難得一見的行山好日子,以「秋高氣爽」來形容最為貼切。阿強一早接載爸爸與我到城門水塘一遊,冼爸在整個行車時間中亦保持緘默,下車後再戴上太陽眼鏡,像個行山專家,更覺「嚴父」的形象。想着如何打開話匣子時,不如來點設身的話題,此刻他笑着反問:「有冇行過港島徑孖崗山?……小夏威夷徑有咩好睇呀,BB路,得條水渠;以前行獅子山,現在不好行,有部分行到滑哂,由獅子頭行到尾啦……」看來,我啟動了他的引擎,對於行山之事娓娓道來,而我這個行山初哥,聽到一大堆不知名的地點則頓覺一陣暈眩,果然如阿強所言,行山就是一條開啟溝通的匙。

不少行山友也認得73歲仍健步如飛的冼爸,我在大後方的遠處與他們揮手,如今在相中看來他們仍力氣十足。
冼爸與阿強行山時,都會用手機影相,然後傳回屋企的WhatsApp Group分享。

行山友唔易搵:冼爸的好友阿強

冼爸自退休後與妻子一起做運動,有游水,亦有行山,現時已行了十幾年。不過冼爸初時行山,小腿痛到不得了,「那時要敷跌打,行到小腿微絲血管都爆呢。」雖然有着辛苦的時刻,卻像是自信地訴說着一個輝煌的戰績;阿強在中學時期已經是露營等戶外活動為主,行山呢?則是8年至10年左右,但跑山居多,亦有參加不同賽事。一個跑山、一個行山,為何二人成為行山好友?冼爸追得上兒子的步伐嗎?

如果說薑是愈老愈辣,冼爸應是一個不一樣的辣薑。已是七旬翁,步伐輕快,從沒有慢下來的跡象,他已漸漸拋離我們。到達目的地時,兩父子正在等待我的到來,阿強易搵行山友,活力充沛的冼爸又如何?他說:「行山腳,有些是街坊啦,行山腳好難搵的,自己行多。」阿強立即回應:「要好似佢行得咁快,又要好似佢有時間先行得。」冼爸又回了一句:「其實講自己的路程,唔好行咁激咪得囉。」不過冼爸行得快的原因是因為一慢就會覺悶,這點有些像阿強為何選擇跑山一樣,行山,也要來點變化。

二人於大帽山拍照留念,雖然阿強是攝影師,但行山還是輕便為主,他說用手機已是不錯。(受訪者提供)

找個活動 不再你眼望我眼

為何父子夾到時間便會去行山?這是一個很現實的答案:「平時食完飯,然後你眼望我眼,唔係就一齊睇電視。」阿強放工後亦會盡量抽時間與家人食飯相聚,不過兩位長輩與阿強的作息時間不一,「佢地好早睡,8、9點就睡。」冼爸說:「係呀,早上5點去晨運,7點沖涼,食早餐,再出發行山,有時4點,有時7點行完。」阿強借勢來一句話:「我成日叫佢唔好行咁耐,又唔係比賽,行咁耐咁辛苦做咩。」冼爸以簡而有力的聲線回了一句「好普通」來把對話終結,可是阿強笑說:「但你一星期行3、4次喎。」這樣你一言我一言像乒乓球「搓板」一樣的互動是由行山建立而來。

阿強一有時間便會與爸爸行山,成為二人的親子時間。
各人一對腳,各自做運動,得閒咪一齊行囉。
冼爸
當提及闖林好危險的問題時,冼爸說我有「BB喇」,阿強亦有默契地同時肇起。

冼爸喜歡行山,「吸收大自然,對身體又好,又山又水又綠,風景幾好。」他說落雨的話,就要坐監了,即留在家中,反而多做運動,精神也會好一點。阿強亦喜歡與爸爸行山,因為時而暢談,時而安靜專注地行山也可。那麼你們行山時會說什麼?阿強:「無聊野,都咁多年,咩都講哂。」冼爸:「係囉,所以就講下山山水水,風風水水。想到什麼就講,家庭的事都見慣見熟。」

開首時,叫他們擺一個的酷酷Pose,當他們放鬆時,冼爸卻有一個樹熊抱樹的合照,還是最愛率真可愛的模樣。

如果要用一個形容詞來描述爸爸,你會用什麼呢?

阿強笑說很難呢,他回想與爸爸的相處及形象,以前他上學,爸爸返工,至少幫媽媽煮餸時,母子也有交流的時間;現在長大回家後,食個飯,爸媽就差不多睡,閒時交流的話題大多關於行山。爸爸在他心中的形象有勤奮工作、寡言、亦有如雀仔說話的時刻。爸爸則開朗地說:「又返去食飯,又顧家。好仔,好乖仔,一流!」此刻,反倒有點角色轉換,阿強像成人般收歛慎思,爸爸有如孩子般開朗敢言。

對於他們而言,結伴行山的階段可有所提升,阿強見爸爸健步如飛,於是與他報名參加了圖騰跑,組成親子2人隊,首次挑戰親子16K,希望爸爸了解現時的行山實事,亦可共同建立美好回憶。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