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唔易做】自閉兒子被毆反被校方指講大話 媽媽為子據理力爭

撰文:黃慧雯
出版:更新:

上星期一位媽媽在網上控訴,指其小二、患自閉症的兒子在就讀的學校-天水圍十八鄉鄉事委員會公益社小學被同學打,但校方拒絕處理,校長鍾淑英更向孩子稱「唔好玩當打嚇媽媽」、「如屈人唔放過你」。事件在各媽媽及教育群組廣傳,傳媒亦有就事件向校方查詢,但未有回覆,而媽媽當時也未有作出回應。記者今日聯絡上這位媽媽Macy,不願上鏡的她親身剖白整件事的始末,更自責:「我覺得我係一個好失敗的媽媽,好懦弱,佢由小一開始已經日日周身傷,我都無出聲,咁遲先發現問題。」

(Istock)
Macy在「家長secrets」群組發出的原文截圖,原文已被刪除。

跟媽媽Macy相約在天水圍見面,她帶着兒子同來,眼前的她一臉疲態,自事件發生以來,她為兒子轉校的事不斷頻頻樸樸,與校方及教育局開會、見心理學家等,她說這件事令她及兒子也感到困擾,兒子更非常抗拒上學,返學好似「行刑」,到學校門口即想掉頭走。對於學校的處理方法,Macy感到相當不滿。「我兒子在5歲時證實患上自閉症及焦慮症,我兩個女之前都在這間小學就讀,感覺不錯的,所以在幼稚園選校時我已就兒子的情況向校長查詢,她表示學校老師在這方面有專業的知識,不用擔心,所以我就讓兒子入讀。」

但升讀小一後,Macy卻發現兒子經常滿身傷痕,被同學打、取笑,令他完全失去自信。「試過有一次,佢上堂時急尿想去廁所,但老師拒絕,最後就在課室瀨尿,被同學取笑他很臭,佢嚇得不斷哭,也不讓其他人幫佢換褲,最後要我親自到學校處理。」Macy指之後兒子已開始不願上學,加上不時有同學笑他「傻仔」、「好臭」,更令他自尊心受損。「佢到學校門口探熱已開始喊,我當時真係唔知道嚴重性,我做媽咪真係好失敗,做得好差,發覺得太遲。」

兒子經常受傷,每次Macy也會拍下照片。(受訪者提供)

老師不相信兒子  常以表達能力差為藉口

在小一期間,兒子經常被同學打,試過被同學用波打他,也曾被鄰座同學弄傷及刻意絆倒,但最令Macy不滿的是校方一直以來的態度,兒子每次受傷老師也不會承認:「我每日都會到學校接送佢,不時見佢手腳也有傷痕,更試過在頸有一大條血痕,但每次問老師總不會承認,更推說同學不會這樣的,也不會去調查,只常說我兒子表達能力不好。試過有一次兒子被同學刻意絆倒,老師仍然不承認,只回應『點會有人咁,同學唔會咁。』,我很忿怒,不讓兒子上學。」Macy說老師後來證實事件屬實,但只以一句「我也想不到同學會這樣陰毒。」交待這件事。

校長警告:我唔會放過你!

Macy一直以容忍的態度,他覺得兒子不可以說是被欺凌,也從沒怪其他小朋友,只可以教兒子自己要小心。直至上星期三,兒子又再被同學打,校長的態度及言語,令Macy無法再忍,在最無助的時候,決定在「特殊需要兒童家長互助」的facebook群組詢問家長意見。「當日在學校午息,佢被同學用拳頭打肚,這個小朋友已經多次打他,更曾揚言要打死我個仔,佢已經很擔心自己俾人打死。直至當日放學,有兒子的同學告訴我佢被人打,當時事件已交校長處理,我在校長室見到兒子,佢一見我即大喊,好激動,老師當時叫見到事發經過的同學來,但卻被警告『唔好亂講嘢』,而校長更認為兒子未能表達自己及事發經過,完全不信任佢,更指『呢件事無人睇到,無可能信我小朋友』。」Macy說兒子事後表示校長曾對他說:「唔好將玩當打嚟嚇媽媽」,更警告他:「如果畀我知你屈同學打你,我唔會放過你!」

校方的不信任及逃避態度,令Macy相當忿怒,他隨即帶兒子到急症室驗傷,同時報警求助。後來警方找到打人學生及家長,對方亦承認出拳打人。「我離開醫院,警察打給我說已聯絡到對方家長,其子已承認出拳打人,當時我真的失控,一邊大喊,一邊不停講多謝,連一個唔認識的人都幫我去證明,信任兒子,點解學校可以咁。」Macy指其實當時已知報警作用不大,因為警察已指:「你報警無用,事實上10歲以下犯事都告唔到」,Macy說:「我唔係要告佢,只是要證明兒子沒有講大話,他真的被打。」

只求校長一句道歉

Macy早年跟丈夫離婚,獨力照顧三名子女,兩個大女已升讀中學,在兒子出生後她更辭職全力照顧他,在證實患上自閉症後,除了兒子需要接受治療,她也定期上堂,學習怎樣照顧自閉症的兒子,發生這件事,令患有自閉症的兒子,情緒影響很大,Macy只可讓他暫時停學,再轉去適合的學校。「他經常重覆校長的話:『我唔會放過你』,有一次我叫他一起回校,他更說:媽咪,我地一齊『跳』,那一刻我真的很驚,我知他的意思是指跳下去。」

「我唔明點解要歧視自閉小孩?點解校長唔信任佢,要話佢講大話?」 Macy說事後兒子雖然沒有上學,但也曾回校跟教育局及校長開會,昨天前夫亦曾跟她一起回校與校長開會,但校長的回答依然令Macy相當忿怒。「她一坐下就不斷說:『我好驚,我真係好驚』,不停重覆,表情動作也很誇張,我隨即說:『我個仔係你學校讀書咪仲驚!』她也不肯為事件道歉,仍堅持兒子講大話。」Macy說其實她的要求很簡單,就是校長的一句道歉,也是為兒子解開心結的惟一方法。

(vcg圖片)

被兒子一句「多謝你信任我!」而感動

事件發生後,Macy說慶幸有一班家長的支持,而特殊需要兒童家長互助的主席更落力協助,教育局也介入事件,提供多方面的援助,更為兒子提供心理輔導等,Macy近日亦忙於為兒子找尋適合的學校,希望找到一間對自閉症孩子有更多支援的學校。「其實兒子已有很大的陰影,抗拒上學,但我覺得不能逃避,我要跟他一起面對,今日要回校接受心理輔導,我會提前跟他說,早一晚更帶他到學校附近,沿途不斷跟他傾偈,希望他可以消除陰影。」Macy相信自己正面積極的態度,能夠對兒子有正面的影響,她說事件發生後,她對兒子一直以信任的態度,為他極力爭取,兒子早前曾對她說:「多謝你信任我!」令她非常感動,「我覺得我做我的一切都是值得的。」Macy說。

記者曾就事件聯絡校方,至截稿前仍未獲回覆,教育局則回覆指在事件發生後已一直跟進,為學生、學校及家長提供適切支援,而教育心理學家今日與有關的學生及家長會面,聆聽他們的關注及想法,並建議紓緩情緒的方法。教育心理學家會繼續留意學生的情況及提供輔導。 

根據教育局資料,近年公營小學涉及校園欺凌個案的小學生數字由2011/12學年約100名,減少至2015/16學年不超過90名。 

Macy兒子就讀的天水圍十八鄉鄉事委員會公益社小學一直未有就事件回覆。(黃慧雯攝)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