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偽娘(下)】情侶互餵「毒藥」 怕生命太短 每日形影不離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訪問最後,問了她們一個問題︰「你哋依家到底係BL(Boy Love)定GL(Girl Love)?」

遲疑了一回,兩人對視,「你話我哋兩邊都得。」

兩人收工已是凌晨時分,街上沒人,吻一下。(黃寶瑩攝)

愛情中,我們或多或少會怕改變,轉變是未知,又是不安。對方變好點,怕另一半嫌棄自己;對方變差點,又會怪「你以前唔係咁㗎。」

Miyu跟雪雄現在經歷的卻是天翻地覆的改變,她倆都是由生理為「男」,變成生理為「女」,一步步重新成另一個自己,「不論對方將來是男是女,我依然會咁鍾意佢。」於愛前,原來性別可以很渺小。

希望變成女生,但喜好仍舊可以很「男生」。(黃寶瑩攝)

兩人同居大半年,家不算大,容得下二人,還有三隻倉鼠。

閒時,她們半躺在床上打機,Miyu窩在雪雄胸前,聽着她旁述戰況,有的沒的答半句。似是懶得理會這狂迷,眼卻沒離開過她控制的高達,手偶爾往後伸,摸摸「駕駛員」正在留長的黑髮,典型女生就得有一把長髮。希望成為一個女生,但仍喜歡很男生的遊戲,所謂男女,沒有標準,也不需要二元劃分,女生的喜好可以很「男生」 。

玩得累,先別蓋被睡,要完全變成女生,睡前要吃「糖」。女孩是什麼做的?是糖和香料,和一切美好的東西。Miyu把「糖」餵到她嘴邊,「可唔可以畀多粒我?」遞上水,Miyu沒理會她的要求,急着得到理想身體,雪雄老是想吃更多。

食得多不代表變得快,反而會加重身體負擔。「我哋食嘅藥其實好傷肝臟、腎臟,所以會比一般人短命,平均可能四、五十歲就會死。」以這麼換算,二十出頭的她們已經過了生命一半,以性命換取真我,每天餵愛人服下糖衣毒藥,生命的長短與夢想,她們選擇後者,只願一起走到最後。

窩在對方胸前還不夠,手還要往後抱住對方。(黃寶瑩攝)

「有時我哋好怕,一覺醒來,對方會點拍都冇反應。」說時間不重要是騙人,戀愛中人都是貪婪,渴望有無限的時間享受愛情的甜美。既然時間比一般人少,只能更珍惜對方。當部份情侶要求自由自在的個人空間,斥責對方過多管束時,她們選擇住在一起,在同一地方上班,遇上另一半放假,對方會在公司等收工,每日形影不離,一秒都不想浪費。

即使以男妝外出,在二人外出約會的日子,仍是會細心打扮。(黃寶瑩攝)

在變成女性的路途上,Miyu是前輩,食藥超過一年。剛起步的雪雄所經歷的,她都明白。「啱啱開始食(藥)會令人好抑鬱,又會好厭世,要慢慢習慣。」藥物帶來的副作用不會消失,只能習慣。他人找你訴苦,口裡說明白,但不然,本來人就沒可能完全明白別人,何況根本未曾經歷對方所受的,你懂什麼?

外人也許不理解,但只要對方體諒就足夠。(黃寶瑩攝)

「佢依家經歷緊的,我都試過,所以我明佢點辛苦,我會知道佢嘅唔開心。」因為曾經走過,Miyu才懂安撫愛鑽牛角尖的雪雄,在她心情底落時扶她一把。副作用還在,負能量偶爾會發出來,但得知對方也曾走過,甚至現在陪你一起承受,心會好過點,這是被理解的力量。

她們的關係,是情侶也是相伴同行的人。

變性路不易走,在香港要做變性手術,要先經過兩年的評估,輪流約見精神科及心理醫生。心理準備好,就到肉體的折騰,手術後又要用三年康復,別說當中的風險。「等Miyu手術康復之後我先會做手術,怕有咩事照顧唔到佢。」雪雄最近也開始接受評估,順利的話兩年後就可以排期做手術。

不是太多人喜歡改變,雪雄的家人嘗試用神的話語,以大有能力的經文拯救這位「迷途羔羊」;Miyu的家人雖然沒有阻上,但選擇避而不談,事實擺在眼前,卻沒多問。「我哋係同一路的人,大家都想做女仔,好多事上已經冇咗分歧。」

女妝時的雪雄特別看重髮型,此時,Miyu會幫她「執漏」。(黃寶瑩攝)

她們會一起研究女妝,對方以女裝外出時,又會幫忙打扮,互相提點,學習當個真正的女生。得不到家人的諒解,至少還有對方。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