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偽娘(上)】日系美男變身水手服少女︰買魚蛋唔會穿女裝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性別是個代名詞,代表你發展的方向,已經標籤同局限咗你想行的路,但我哋就係打破緊呢樣嘢。」
偽娘雪雄

雪雄平日甚少以男裝上鏡,他不喜歡如日系美男的外表。(陳嘉元攝)

偽娘(男の娘)又稱「偽女」,是日本動漫電玩界的名詞。指外表是女性,但生理上是完全是男性的角色,也就是男扮女裝。在cosplay中,穿著女裝的男性也稱為偽娘。

拍攝時不忘提醒攝影師「高炒」,這樣臉才會尖,女裝的他甚愛拍照。(陳嘉元攝)

邀請雪雄到Studio訪問,徹底感受化妝技術的重要。小型化裝箱中全是被選中的用具,粉底液配遮瑕膏撫平皮膚,拿出掃,上點粉。基本底妝後就得勾勒重中之重,「男角女角最主要分別就在眼妝。」套上順直的銀灰長髮,穿起深藍百摺短裙,不消一小時,日系美男變身水手服少女,難怪網民常說︰「這麼可愛一定是男孩子。」

雪雄cosplay三年多,剛開始他只扮演男角 ,一來男角的服裝較簡單,頂多是「反地心吸力」的髮型要下點苦功,二來是為了練膽量。雪雄形容自己個性內向,習慣收收埋埋,要站於眾人面前,又要在鏡頭下神態自如,是出生以來最大的挑戰。「後來自信心多了才去做女角,做女角比男角開心、成功感又更大,除了妝容、打扮以外,又可以擺更多pose。」

化妝為遮掩表面的自己,勾勒心中理想的自己。(陳嘉元攝)

不是穿上女裝就可稱為偽娘,他們要呈現的是完美女性,「我哋叫唔多化妝但扮女人的人做女裝變態。」變身過程中,妝容排第一,眼妝尤其重要。動畫中的女角大多比較柔弱,眼妝亦得展現比較溫柔,有色「大眼仔」配修長眼尾,這樣才夠楚楚可憐;眼睫毛又要貼到位,不幸下榻,眼精一大一細,嚇人自嚇。「所以我會長期帶鏡喺身,望實眼睫毛有冇跌。」其次就是擺pose,做了廿多年男人,現在是重新學做女人,將勤補拙,多參考其他偽娘,又或請教女性好友。

既然作為女生,掛飾也得女生點。(陳嘉元攝)

「冇人搵你影相都好,你都係一個女人,唔可以破壞他人對你的印象。」穿上女裝的一瞬間就在扮演女生,不單是鏡頭下要像個女生,閃光燈以外,走路雙腿要貼近,不如男生走路外八字;坐要有儀態,不得如男生般蹺腳。沒想像中難,不過把日常習慣的性別操演顛倒,做男變做女,日常中我們都強調男女應有的模樣,現在不過是跳進另一邊的標準已。

 以為他要徹底得聲音也會高八度,卻又堅持原聲上陣。「偽娘唔需要刻意扮唔係偽娘,唔需要刻意扮女仔,偽娘就係偽娘。」偽娘本質就是男扮女,要是連聲線都改變,恐怕失去當中的「男性」成份,抑或在理想女性身份下傳來沉穩的調子才是偽娘應有的衝擊。

拍攝完成就到他們自拍時間。(陳嘉元攝)

lady first是另類的不公

身為coser,他遊走二次元與三次元間,借出身軀,使動畫人物顯現。身而為人,他又飄浮男與女間,日常生活中他又是她,睇心情做男做女 。「我鍾意女裝的我係做開心事,難忘事,平時落街食魚蛋就唔會穿女裝,又或無所謂的事就會以男裝做。」

男裝的他,低調內向又有點悲觀,不愛社交,愛躲在家中玩電腦,是毒毒一名,男裝是用來承受沉悶又無聊的日常。「做男仔好多不公平,就好似天生的勞動者一樣。」一味被社會要求付出,又被要求需要照顧女性,在女性看來可好的lady first,他說是另類的不公平。

「做女仔好多地方都有優勢,至少女仔做咩人哋都唔會太有介心。」女裝的他,樂觀外向,善於交朋結友,愛拍照P圖。單靠Facebook認識她的人甚至會主動邀請這位女子出外,女裝是他最自如的裝扮。

雪雄話偽娘好緊張自己個樣,樣靚好重要,所以他堅持親自把今次訪問的圖片微調,力求呈現心中完美形象。(陳嘉元攝)

若說先天生成就該認命,為何要歌頌後天努力成功的人?天生體弱,靠後天鍛鍊強健體格是正能量;不愛與生俱來的性別,靠後天學習做其他性別就是變態?「既然已經出世,不論你享受好不享受好,天生的性別已定好,但我會選擇改變外觀,學習另一性別的事,享受自己做另一個性別。」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