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婚自強】結婚兩年丈夫出軌不再憤怒 抑鬱想死餵天鵝一刻釋懷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女生都幻想過自己和所愛之人步入禮堂,組織幸福家庭,一切有如童話情節。然而,現實往往不如童話般完美,現年30歲的Flora,25歲結婚生子,這樣的生活曾經羨煞旁人。

婚姻,往往被認為是每個女生的必經階段,她的步伐比很多人快,卻不比別人順遂,經歷失婚、抑鬱,回頭再看,她感嘆婚姻不過是一紙婚書,法律可以約束關係,卻不能把漸行漸遠的二人拉近。

「當時決定結婚,沒有想太多,覺得喜歡就去。」 愛,可以令自己包容對方的一切,但堆積如山的相處問題,同時可以磨滅一直建立的感情。Flora原本以為愛真的可以把所有問題迎刃而解,但當二人的分歧漸漸浮現,她才察覺和前夫是兩個世界的人。「我只是個在屋邨長大的平凡女生,渴望和相愛的人建立家庭。結婚之後,我把家庭和婚姻放在第一位,他卻不是。」

婚後的Flora,把家庭和婚姻放在第一位。(受訪者提供)

她盡心盡力為兒子,前夫卻把夢想排在家庭前面,「生完小朋友,我一直有種孤軍作戰的感覺。」 問題出現,兩人磨合過,嘗試過解決,但怎樣修補都像勉強湊合,「我們認真商量過,也曾經攤過牌,他有一段時間改善過,但我們依然無法改變價值觀不合的事實。」在拉鋸的過程中,信任、愛也慢慢在兩人間消失,而離婚的導火線就是她發現前夫疑似外遇,「我發現他和其他女生有曖昧關係。」她沒有妒忌,也沒有憤怒,因為她對前夫的感情在離婚一刻早已消逝。

那一陣子過馬路,曾經有不明聲音在紅燈時叫我走出馬路。見到窗戶,會想跳下去。
Flora

兩人再沒有瓜葛,與不合的人分開,本應是解脫,完美主義的Flora卻因婚姻失敗而受挫,也因影響到兒子而自責,情緒漸漸亮紅燈。「其實本來家人也不看好這段婚姻,但離婚依然好像令他們失望了。」 而最令她內疚的是兒子,「最心痛是參加兒子K2結業禮時,老師問他最想做的事,他的答案是和爸爸媽媽出街,那一刻我很難受,覺得自己連他的簡單願望也不能滿足。」

離婚後,她的情緒猶如走過幾個山谷,上上落落。(受訪者提供)

對身邊人從來是報喜不報憂的她,只能把這些負面情緒默默藏在心底,壓抑的她找不到出口,甚至想過自殺。「那一陣子過馬路,曾經有不明聲音在紅燈時叫我走出馬路。見到窗戶,會想跳下去。這些傷害自己的念頭出現時,我才察覺自己要求助。」她看心理醫生,但對她而言治標不治本,藥物能讓她安然入睡,卻治愈不了她的心。而責任感重的她,也不想自己的情緒影響到朋友和家人,「朋友飯局本應是開開心心,我不想自己的負能量影響到他們。而且看到別人開心,我就會問自己『點解我做唔到?』」即使要吃藥看醫生,也沒有告訴任何人。最後,真正令她走出抑鬱的是旅行和兒子。

看到別人開心,我就會問自己『點解我做唔到?』
Flora

「旅行讓我多了和自己相處的時間,而兒子則讓我有很大的陪伴感。」婚姻失敗,是Flora人生的挫折,而患上抑鬱症,又彷彿是她人生另一個缺失。但唯有全然接受這麼一個「不完美」的自己,才能解開她的心結,而旅行成為讓她接納自己的契機。「或許因為自己有缺口,對旅途上遇到的大小事都特別有感觸。」

她憶述一次遊奧地利的經歷,當時她住在Hallstatt的湖邊小屋,民宿主人是一對老夫婦。她把早餐吃剩的麵包餵湖邊的天鵝,「初初還覺得很夢幻,美美的天鵝來到自己身邊,但我撕麵包的速度追不上牠們吃的速度後,牠們漸漸變臉,開始對我咆哮。」民宿的伯伯走出來關心她,「天鵝的外表看起來很優雅,但其實牠們也有脾氣,生氣的時候也會將惡的一面毫無保留地表露出來,人也該一樣。」

Hallstatt民宿伯伯的一番話令她更加豁然開朗。(受訪者提供)

+4
+4
+4

這一番話對當時吃了一年多藥的Flora而言猶如心靈良藥,「每次見醫生,我都很大壓力,很害怕聽到對方對自己的評價,心靈健康彷彿就是要完全沒有負面情緒。但伯伯的一番話令我覺得,原來有時負面也不要緊,我也慢慢地接納了自己的負能量。」

而兒子也是她另外一個走出抑鬱的關鍵,「有一晚,我情緒崩潰,放聲大哭,他的一句『有我喺度』已經給予我很大的陪伴感。」 現年6歲的兒子雖然不知道媽媽的病情,但仍察覺到媽媽的負面情緒,時時刻刻都對她關懷備至,無形中成為她走下去的支持。

***

《女生》總在你身邊,請立即下載《香港01》App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