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上視障男生】母親哭著反對 她愛得堅定 打動父母靠傳放閃相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初時媽媽一聽到我同佢拍拖係唔開心到喊,覺得我唔識揀,點解要揀個盲嘅。」

李軒與umi結婚一年多,與一般人相若的愛情故事,機緣巧合下相識,因為音樂這共同興趣多了交流,相戀,求婚。但因為他的視障,似乎又會比一般多點阻礙。

在會場外,是他們的起點。(歐嘉樂攝)

李軒出生時確診視網膜色素病變,出生時只有正常人三成視力,視力更會隨年歲變弱,至今只剩下一成視力。他打趣道:「一成視力即係認唔到老婆,如果出街有個差唔多髮型、身型嘅人就會認錯,所以要拖實。」

唱著唱著,他忘了歌詞亂作下去,她一臉甜地笑他犯傻。(歐嘉樂攝)

三年前,他們相識於亞洲協會,一場不足百人的音樂會。「嗰時係表姊邀請我去,我仲記得嗰時我遲咗少少到,同佢(李軒)打招呼時,佢就望住地下同我講『Hello』。」以為是自己的遲到惹他生氣,又猜是音樂人的「古怪脾氣」,最後才知,看似的冷淡源於他看不見。「直到音樂會完咗,去廁所嘅時候,表姐先同我講,佢(李軒)係睇唔到,咁我先知咩事。」在這個廁所前的空地,他們才有機會認真的交流。跟浪漫沾不上邊的地方,造就他們的起點。

說音樂、飲飲食食,本來看音樂會的whatapps群組有4個人,後來變了他們兩人私下對話。「唔知點解,我哋未一齊之前已經講到結咗婚會點。」問他們憑什麼確立關係,在我對面的男士一臉紅又害羞地說是肢體語言,也許當彼此都有心時,言語不過是眾多表達方法的一種;又早就認定的人,似乎不用多說。愛情面前,時間的流動好像可以以倍速走,交往九個月後,他在酒店求婚,至今已結婚一年多。

回想起求婚的甜蜜,那間大得可以散步的房間、那束大得拿不起的紅玫瑰與桔梗;也記起當時的一通電話。「開心、冷靜完之後,收好戒指就諗要打畀爸爸媽媽,因為之前佢哋都唔係太贊成我哋一齊。」由他們交往初期,Umi的家人都不太喜歡他們交往。「都預咗媽媽會唔開心,以為佢話兩句就算,但無諗到佢係唔開心到即場喊,變咗爸爸話我。」無他,為人父母的,都想女兒可以找個會照顧,又愛他們的人,而非一個他們認為是倒轉來的組合。

視力無阻浪漫求婚,全過程逐格睇:

「佢(Umi)好好,一直好堅持,無因為屋企人而質疑,一直都係諗點樣同我一齊,又可以說服家人,我有信心時間可以證明一切。」

在他們交往的頭半年,雖然與家人關係麻麻,但她從沒想過要放棄。「我同佢一齊係承諾嚟,唔可以因為屋企人唔開心而離棄佢,我就唯有諗,點令屋企人開心同接受。」比起硬來,兩口子決定軟攻,兩人約會時就傳合照給女方的父母,讓他們知道,兩人過得是幸福又快樂;他又主動約兩老看自己的音樂會及有份參演的舞台劇。「無接觸過、無見過,佢哋就只係會知個男仔係睇唔到嘢,一定好難接受。慢慢畀佢哋知多啲,知道我哋一齊係開心。」父母由剛開始收到相片沒反應,到後來會回覆。

+2

現實生活中,她的確要照顧他多點,當他的瞎公竹,提醒他面前的飲品快溢出來。但照顧另一人也可以是種幸福,是他每日會在家唱情歌的時刻,是即使她收工較原定時間晚了;他依然會站在她辦公室樓下等一小時接放工的甜,更彼此需要的溫暖。

那通電話,接通了,是兩老的首肯與祝福。

兩人幸福就夠,但兩人的關係能得到家人的接受就是更加的幸福。(歐嘉樂攝)

首飾提供:周生生

《女生》總在你身邊,請立即下載《香港01》App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