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察】武威副市長被揭性賄賂40官 反腐難靠破大案保「人氣」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8月28日,就甘肅省武威市前副市長姜保紅受賄一案,甘肅定西市中級法院開庭審理。

回顧7年來中共反腐風潮,一位副市長落馬看似不算一回事,但其間曲折離奇的情節堪比美劇《紙牌屋》,集性醜聞、暴力、貪贓和冤假錯案於一案,既是中外傳媒爭相報道的獵奇故事,也是一窺內地貪官行事手法的縮影。

被指與上司火榮貴關係曖昧

姜保紅一案所涉罪名很常見,例如「非法收受他人財物」和「對按組織審查」,以及利用職務之便助他人晉陞,大體不外乎是貪贓枉法和結黨營私,不過在紜紜罪名中有一條最引人注目:「搞權色交易,謀求職務晉陞等不當利益」。

內地權威傳媒《財新》7月報道,現年45歲的姜保紅在大學時期已是校花,畢業後一路透過性賄賂,10年間由小科員升至副處長,至2016年官拜副廳級的武威副市長。報道更稱其先後與40多名官員發生性關係,其中有17人是領導級,包括時任武威市委書記火榮貴。

姜保紅與老上級火榮貴同日被「雙開」。

7月18日,火榮貴因涉嫌受賄、挪用公款和濫用職權,同樣在定西市中院受審,「搞權色交易」亦是其罪名之一。據內媒報道,武威在火榮貴治下,於2016年曾以涉嫌嫖娼為由,行政拘留《蘭州晨報》駐武威記者張永生,疑為報復其發布「武威地區負面新聞」。

武威記者被控嫖娼勒索

其後甘肅省檢察院核查工作組稱,張永生「嫖娼」一說「事實不清,證據不足」,然而卻指其以「報道負面新聞」要脅多個單位和個人,並稱「張永生供認不諱」。至火榮貴去年落馬後,這宗「抓記者」事件也獲重新審視,有內媒更直指是武威當局「自編自導」。

武威前副市長姜保紅。(網上圖片)

其實在落馬之前,火榮貴「霸氣」作風早已傳遍國內,獲網民戲稱為「火書記」,而武威官方於2月亦印證這一觀感,總結火榮貴言行如下:「辱罵毆打領導幹部和身邊工作人員」;「與多名女性長期保持不正當性關係」;「把主政的地方視為私人領地和獨立王國」。

其實中共反腐多年,內媒就早已曝光各大案中的「紙牌屋式」劇情,姜保紅和火榮貴只不過再為此添上腥色羶的一筆。正當大眾目光集中於舊情節,茶餘飯後笑談貪腐大案,中共近年來數度修訂多份紀檢工作條例,涵蓋黨紀、生活作風、巡視等範疇,以期能由「運動式反腐」轉化為「制度化反腐」,治標兼治本。

「農村集體」成敗作「試金石」

「制度化反腐」要令民眾「有感」並不容易,但總好過不斷爆出大案,反而予人「貪官捉不完」之感。畢竟反腐經歷多年,若果要維持輿論氣勢和政治能量,亟須從根本著手,而中共紀檢機關的確已由「消極防貪」,進而涉足「積極督政」,例如督促基層機關「掃黑除惡」,消除官黑勾結痼疾。

要令民眾對反腐「有感」,一是高官落馬下獄成輿論話題,二是日常生活明顯改善,前者經已達成,而後者則要配合良好施政。

就在整頓基層治理之時,內地於8月26日修訂土地管理法例,「農村集體」自主租售將取代地方政府徵收,以期提升農村土地的使用效率和價值,發展成果惠及億計農民。屆時「農村集體」能否嚴格按「公益」行事,杜絕「村霸」和「惡黑勢力」舞弊,將成為中共反腐的「試金石」。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