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清的烏鎮飯局 中國互聯網行業開始冷靜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世界互聯網大會已經是第六次在烏鎮舉辦了。以往的互聯網大會熱鬧非凡,從來不缺少大咖與八卦,尤其是號稱匯集中國頂級互聯網企業「半壁江山」的烏鎮飯局,每年都是內地社交媒體上的關注熱點,但是,今年的烏鎮飯局卻略顯「冰涼」。相比往年數十位大佬齊聚的場面,今年只有寥寥三人參加,內地財經媒體「格隆匯」在報道這個場面時寫道,「這彷彿是中國互聯網時代的一個隱喻:寒冬將至,人們卻還沒做好準備。」

世界互聯網大會第六次在烏鎮舉辦。(資料圖片)

中國的互聯網江湖從來不缺少故事,也不缺少飯局。烏鎮飯局起源於2014年,當時的第一屆世界互聯網大會議程進行到最後一天,與會的各方大員、企業大亨本已各自散去,圍觀此事的中國網民也正在失去熱情,一張飯局照片卻突然引起了公眾的關注。

大佬不在 江湖已遠

內地網絡媒體「虎嗅網」發表的《鐵打的烏鎮,流水的大佬,反覆運算的互聯網》一文對這張照片作了如此描述:「丁磊、張朝陽、李彥宏、朱雲來、田溯寧等IT、互聯網大佬圍着一張簡陋長桌隨意落坐,印象中高高在上的產業精英們均臉掛笑意,不見商場的刀光劍影,只有舊友間的輕鬆、日常,就像任何一個普通聚會該有的樣子。這張照片被迅速傳播,丁磊飯局的名號不脛而走。此後,丁磊飯局成為了烏鎮峰會的保留節目,其影響力如此之大,以至於在烏鎮掀起了組飯局的潮流。過去幾年間,參加丁磊飯局的大佬幾經變換,曾經舊友間的私下聚會也因為外界的超高關注而逐漸改變。」

2014年的烏鎮飯局,丁磊、張朝陽、李彥宏、朱雲來、田溯寧等IT、互聯網大佬出席。(網絡圖片)

烏鎮飯局的意外走紅,讓其成為了每年互聯網大會上輿論關注的焦點。事隔一年,網易創辦人丁磊成了理所當然的東道主。飯局的排場也從8人擴大至11人,百度創辦人李彥宏、騰訊創辦人馬化騰等11位互聯網大佬均在此列。

2016年,飯局擴容到17人;到了2017年,擴大到20多位大佬,美團CEO王興和京東創辦人劉強東還另開了一個飯局,人數也有15人,被戲稱為「東興局」。一時間,中國互聯網行業真的有了江湖的味道。

然而,2018年,烏鎮飯局開始縮水,當年只有丁磊、搜狐創辦人張朝陽、阿里巴巴主要創辦人馬雲等五人小聚;到了今年,飯桌上只剩下丁磊和李彥宏「孤獨」對飲,吃了一半,浪潮集團的孫丕恕才姍然而至。

媒體拍下丁磊與李彥宏對坐的照片,並與前兩年烏鎮飯局的熱鬧對比,鏡頭語言只有一個:今年烏鎮飯局的冷清,是今年互聯網大會乃至整個中國經濟「冷清」的縮影。如今,大佬不在,江湖已遠。

今年烏鎮飯局冷清,只剩3人,圖為丁磊和李彥宏兩人小酌。(網絡圖片)

冷清的不只是飯局

烏鎮飯局的冷清,是一種情緒,反映了內地網民對於中國經濟增速放緩的焦慮。為什麼丁磊與李彥宏對坐的照片會廣泛流傳?因為人們心中有一個小「念頭」—如果最為蓬勃興盛的互聯網都冷清了,中國經濟是否更為「冰涼」?

中國經濟的確是在面臨挑戰。官方統計數據顯示,今年7至9月期間,內地GDP同比增速為6%,低於此前市場對第三季度增速預期的6.1%。

中國經濟增速處於近三十年來最低水平,儘管中國政府一直試圖通過減稅等政策刺激經濟,但是效果並不明顯。

外部環境上,中美貿易戰久拖不決,給中國經濟與消費者帶來巨大不確定性,同時,非洲豬瘟蔓延等問題,也讓通貨膨脹加劇、國內消費萎縮,更是讓經濟低靡傳導到普通民眾的生活中。

2008年迄今是中國互聯網最為激蕩興盛的十年,伴隨着移動互聯網浪潮席捲而來,一大批互聯網企業迅速崛起,騰訊、阿里巴巴、美團、字節跳動(今日頭條、抖音等手機應用程式的母公司)成為各個領域的「獨角獸」,外賣、網購、共享單車……中國人的生活前所未有地與互聯網深度結合,這也成為中國人最引以為豪的一面。

2008年迄今是中國互聯網最為激蕩興盛的十年,伴隨着移動互聯網浪潮席捲而來,圖為2017年世界互聯網大會後,王興及劉強東另外開席,並被稱為「東興局」。(網絡圖片)

產業的興盛帶來了就業機會和造富運動,互聯網企業在攻城掠地的同時,招聘了大量程式設計師、產品經理、運營經理這一類二十年前在中國聞所未聞的新興崗位。以去年第一季度的數據為例,中國互聯網企業研究單位BOSS直聘研究院發布的《2018年一季度人才吸引力報告》顯示,人才吸引力指數最高的前五名行業分別是:互聯網、銀行、交通運輸、房地產開發、新能源。其中,互聯網、金融行業為高薪行業,平均招聘月薪破萬元人民幣。

但是,僅僅一個月後,中美貿易戰開打,中國的諸多互聯網企業開始陸續出現「裁員潮」,當時有文章形容「直擊2018互聯網大裁員:繁花落地,一地雞毛」。「鮮花着錦、烈火烹油」的舊日時光不在,「一地雞毛」成為常態,中國經濟所面臨的挑戰,也讓站在風頭浪尖的互聯網企業感到「冰涼」。這正是今年烏鎮飯局「冷清」的大背景,也成為「丁馬對酌」照片受到關注與傳播的群眾心理基礎。

中國經濟在面臨挑戰,中美貿易戰久拖不決,給中國經濟與消費者帶來巨大不確定性。(資料圖片)

故事遠未結束

內地媒體還是冷靜的,虎嗅網寫道,「在中國,互聯網這一龐大行業的反覆運算速度快到以年為單位。如今,在經歷了移動互聯網浪潮之後,烏鎮正見證行業的另一次轉型。」

是的,讓烏鎮飯局冷清的除了經濟大環境外,還有互聯網行業開始冷靜。熱錢退卻,暴利期消退,結構轉型不僅在中國國民經濟中進行,也在互聯網企業中上演。

如果將去年和今年的中國互聯網企業百強榜作比,可以發現,相較於去年,今年有29家企業離開「百強」。這29家落榜企業的主要業務以互聯網金融、網貸、遊戲、直播類為主,這些業務恰恰是過去數年熱錢湧入、最為不理智的互聯網相關領域,這與中國政府對這類業務進行進一步的整治與規範有關。還有個別則是業務生態遭受了嚴重打擊,比如ofo小黃車。因此,良性可持續的互聯網業務方向才能避免曇花一現。

這種轉型還體現在,相比2014年,雖然只過去了六年,但是中國互聯網企業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曾經參加飯局的大佬們正在面臨他們自己的挑戰。六年間,李彥宏帶領的百度逐漸「掉隊」,BAT格局鬆動;馬雲已經卸任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一職;摩拜單車、ofo各自無可奈何花落去,從風口落下……

與此同時,互聯網企業大佬們也愈來愈懂得「悶聲發大財」,雷軍的小米從一家初創企業變成上市公司,並在今年成為《福布斯》雜誌評選的世界500強中最年輕的公司;美團崛起;字節跳動正在成為新的互聯網霸主。

胡潤在今年的烏鎮互聯網大會上發布了《2019胡潤全球獨角獸榜》,梳理出了全球近500家估值超過10億美元的非上市公司。中國不但擁有全球最多的獨角獸公司,按城市排名更是笑傲全球,北京成為全球獨角獸之都,上海第三,杭州第五,深圳第六,南京第七。

中國互聯網協會、工業和信息化部信息中心的數據更為直接:中國互聯網百強企業去年的互聯網業務收入達2.75萬億元人民幣,相較於2017的1.72萬億與2016年的1.07萬億有大幅提升。三年翻了近三倍,可以說,互聯網領域仍熱鬧非凡。

人工智能、共享經濟、新零售、短視頻、5G等一系列產品紛至沓來,國內互聯網雙巨頭阿里和騰訊的市值在全球範圍內可以穩居前十;創新方面,中國互聯網開始告別「向西方學習」的時代,開始與西方列強硬碰硬,甚至成為海外企業的模仿對象。

美國對華為的制裁則表明,貿易戰的戰場已經延伸到科技領域。(資料圖片)

更為關鍵的是,中美貿易戰給所有中國企業家帶來了警示,如果說華為事件之前,貿易戰還僅是停留在「貿易」層面,那麼,美國對華為的制裁則表明,戰場已經延伸到科技領域。這讓很多相比其他行業更為「少壯」的企業家頓時清醒—繼續依靠「虛」的行銷、依靠熱錢、依靠噱頭去狂飆突進是不可取、不可持續的,企業若要繼續發展,必須深耕技術。華為在技術領域的扎實基礎,以及任正非關鍵時刻的數次採訪,都給頭腦發熱的中國互聯網行業人上了生動一課。

烏鎮飯局是冷清了,但是中國互聯網江湖的故事遠沒有結束。

上文刊載於第186期《香港01》周報(2019年10月28日)《冷清的烏鎮飯局 中國互聯網行業開始冷靜》。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於各大書報攤、OK便利店及Vango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