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定區塊鏈為創新戰略 朱克伯格為何焦慮?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中共中央政治局以區塊鏈作為集體學習主題,在全球「幣圈」沸騰。與此同時,美國互聯網巨擘臉書(Facebook)的創辦人朱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則為自己的加密貨幣Libra計劃感到了危機。10月23日,朱克伯格為Libra出席美國國會的聽證,再度遭到美國兩黨的聯合炮轟。

中共總書記習近平10月24日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十八次集體學習時強調,「把區塊鏈作為核心技術自主創新重要突破口,加快推動區塊鏈技術和產業創新發展」。中國是全球最大的比特幣(Bitcoin)開產地,70%比特幣由中國「挖」出,習近平的講話對比特幣產業產生巨大影響。會議結束翌日,比特幣衝擊11,000美元關口,短時間內暴漲35%,實現了八年來單日最大漲幅。上周一(10月28日),滬深股市的區塊鏈概念股一片火熱,近百隻股票漲停。

10月24日,習近平強調,要把區塊鏈作為核心技術自主創新的重要突破口,加快推動區塊鏈技術和產業創新發展。(央視新聞截圖)

一邊是習近平講話引發的市場亢奮,一邊是朱克伯格推行加密貨幣的雄心受阻,區塊鏈成為中美乃至全球共同關注的熱點領域。其實,任何熟悉區塊鏈技術的人都清楚,習近平講話中提到的區塊鏈和朱克伯格力推的Libra並無聯繫,甚至沒什麼可比性,區塊鏈作為中共科技創新的戰略,與區塊鏈之於美國公司的意義,完全不同。

中共要用區塊鏈做什麼?

中共所提及的區塊鏈,顯然不是人們印象中的比特幣等加密貨幣。習近平放話及中共的高調宣傳,更和「炒幣」沒有關係。如果關注內地官媒近日對習近平表態的解讀,更能知道中共鼓勵區塊鏈技術研發的真正意圖。

央視財經頻道在10月26日的《央視財經評論》直播節目中推出《區塊鏈:要提升什麼?該規避什麼?》,節目評論員直言,「區塊鏈的應用不是炒幣,希望炒幣者冷靜。」上周日(10月27日),央視微信公眾號「央視新聞」還發表《最近頻頻被點名的「區塊鏈」,到底是個啥?》一文,提及諸多實體領域對該技術的應用—唯獨沒有提及加密貨幣。

去年8月,全國首張區塊鏈電子發票在深圳開出,深圳成為全國區塊鏈電子發票首個試點城市。(網絡圖片)

實際上,中國對區塊鏈技術的佈局,是在更多產業上的實際應用,其中「一帶一路」戰略裏的中歐班列運營就是最好例子。10月17日,由德國巴伐利亞發往中國四川的中歐班列應用統一運單,運單皆進入區塊鏈平台,這也是歐洲發往中國的中歐班列首次試點應用區塊鏈技術。

本質上,區塊鏈這門科技最大的應用價值在於資訊的去中心化和分散式儲存,這大大增加了資訊流通的安全性,減少中間機構背書、確認等交易成本,促進硬體軟體之間的融合,對接各供應方和各需求方。因此,中國政府常說的「互聯互通」或許最能從中獲利。

人人耳熟能詳的比特幣,其實只是區塊鏈技術的其中一種應用,利用區塊鏈技術確保其交易記錄和所有權。朱克伯格所推進的Libra則是加密貨幣之中主要用於支付的穩定幣。目前,中國主要探索嘗試的是該技術在供應鏈、資訊記錄管理等方面的應用,例如中歐班列、豬肉供應鏈、公民身份管理、衞生保健、產權保護、電子交易。

全球對區塊鏈技術的探索和應用,至今還在初步應用的階段,遠遠未達到成熟,未來的可能性還有太多。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中國發展區塊鏈技術的方向,並不以金融業和加密貨幣為主,而在於提高實體產業的效率。

內地官方去年宣布嘗試利用區塊鏈平台,監察仍在限制活動的假釋人士在社會上的行蹤,首先在廣州禪城區推行。(資料圖片)

中美區塊鏈發展的岔路

令外界詫異的是,朱克伯格在為Libra項目徵求支援的同時,把中國在該領域的「威脅」作為依據。他說:「中國正在迅速採取行動,準備在未來幾個月內推出類似的產品。我們不能坐以待斃,認為只要美國現在是全球領導者,哪怕我們不進行創新也會永遠保持領導者的地位。」

中美之間的科技戰正在拉開序幕,而區塊鏈被認為是中美競爭的平台之一,但正如上文所言,中共在區塊鏈上的戰略並非以發展加密貨幣為目標。根據2018年的數據,美國區塊鏈創業公司數量仍居於世界第一,在技術生態上起領導作用,人才供給和研發能力等核心競爭力仍然領先。不過,中美兩國政府在認識、監管和引導區塊鏈技術的過程中,形成完全不同的道路。

總體而言,內地官方對區塊鏈技術接受的速度更快。中共已經把區塊鏈技術上升到自主科技研發的「突破口」,而美國政府的角色以及對該技術的定位仍然模糊,沒有系統的扶植政策。

中國國務院在2016年發布的「十三五」國家信息化規劃中,已把區塊鏈列為「戰略性前沿技術」。此後內地從中央到地方密集出過區塊鏈扶持政策。相比之下,去年9月美國國會成立了區塊鏈核心小組,相應對區塊鏈技術採取「不干涉」的監管方式,允許其以互聯網同樣的、自主的方式演化。除了推出倡議法案保護創業企業之外,美國對於區塊鏈領域仍然以監管的角色為主。

央行從2014年開始計劃研發自己的加密貨幣,並已經有超過40項與加密貨幣相關的專利。(資料圖片)

在加密貨幣方面,中國央行從2014年開始計劃研發自己的加密貨幣,並已經有超過40項與加密貨幣相關的專利;美國方面,聯儲局直到現在仍然對發行加密貨幣的問題態度不定,尚未有開發加密貨幣的計劃,並且因為Libra來勢洶洶而對美元地位感到擔憂。

在監管層面,中美監管機構和方式都不同。由於比特幣和其他加密貨幣旨在消除資訊的不對稱,加大透明度,這讓加密貨幣一直被當成政府法幣的對立面。中美都曾對加密貨幣實施打擊,比如美國曾在2013年取締當時的「絲綢之路」網站以打擊比特幣非法交易,內地監管機構也多次打壓和限制比特幣挖礦。

然而,內地視區塊鏈為一種資訊服務技術,監管主體為網絡安全和資訊化委員會;美國則將區塊鏈主要視為金融科技,主要由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和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CFTC)作為監管機構。內地的監管核心是資訊服務,美國是監管融資及交易行為;內地對區塊鏈技術採用備案制監管,美國則沿用證券發行的註冊制。

正因兩國政策的區別,內地區塊鏈傾向於所謂「無幣區塊鏈」的發展,而美國區塊鏈從底層技術到應用,大部份項目都伴隨加密貨幣的產生,並且進行發售融資。因此,內地的區塊鏈技術核心是服務於實體應用,美國則多將技術應用在遊戲、博彩、交易所等,重在加密資產交易和加密貨幣的流通。區塊鏈技術的應用剛剛起步,中美已經形成完全不同的道路。

面對新興事物的思路差異

雖然習近平的講話和朱克伯格的焦慮並不具有可比性,但是這從某種程度上折射出中美兩國政府在對待新興科技和產業時,截然不同的心態。

朱克伯格10月23日在美國國會的聽證會稱,必須支持Facebook的創新,否則中國的科技公司將會比美國企業強大。(路透社)

美國最先考慮的顯然是,區塊鏈的風險對美元、美國政府的資訊監管以及美國在全球的主導地位有何影響。美國總統特朗普曾表示加密幣是「空氣幣」,可見其先入為主的懷疑和抗拒。然而在自由主義市場理念下,區塊鏈又自然地在美國生根發芽,超出政府的監管能力,更加劇了政府的緊張。

通過朱克伯格三番五次在國會聽證,也可以看到無論是企業還是議員們,都在拿區塊鏈的問題作為政治議題操作。只不過,朱克伯格渲染「中國威脅」,而議員們在顯示自己對國家利益的維護。

中國政府的態度則是先學習、分析,然後研究如何把新事物為自己所用。這就是為什麼內地央行從2014年就建立專門的部門研究區塊鏈技術,從國家層面力推5G技術、人工智能以及其他前沿科技。同時,內地直接阻止區塊鏈用於融資,也是因為預知到了其可能帶來的金融風險。

一方面,這是一個具有全球權力的超級大國和新興市場國家之間的差異。但更值得思考的是,美國以私企為主導推動區塊鏈技術,必然更重視短期回報,中國政府則通過更快的學習和預測來制定長期計劃,有效左右了新興技術在內地的應用。區塊鏈如此,其他科技也是如此。

可能正是這種快速的佈局和行動力讓朱克伯格感到了壓力。區塊鏈產業尚不成熟,競爭如何發展還難講,但是中美官方對該產業的不同作用終會顯現。

上文刊載於第187期《香港01》周報(2019年11月4日)《中共定區塊鏈為創新戰略 朱克伯格為何焦慮》。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於各大書報攤、OK便利店及Vango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