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疾控中心論文觸怒民眾  疫區距離中央到底有多遙遠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中國國家疾控中心主任高福等人在國外學術期刊發表的一篇新型冠狀病毒研究論文,觸怒了不少人,尤其是那些已經失去親人以及正在與武漢肺炎抗爭的病患。

高福等人究竟是在武漢肺炎「人傳人」已公之於眾(1月20日)的背景下寫的論文,還是在此之前,似乎成了問題的關鍵。真相直接關係到人們的感情。

中國疾控中心專家,針對病毒進行研究,相關成果發表在國際醫學期刊《新英格蘭醫學雜誌》(NEJM)。文中提到,武漢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於去年12月中旬已有人傳人發生。(截圖)

《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1月31日提出了自己的推斷。他認為應該不存在高福等人沽名釣譽刻意隱瞞「人傳人」真相而去寫論文的情形,但是包括他在內,中國的國家公共衛生系統的確對疫情蔓延的惡果難辭其咎。他在《公眾的不滿轉向國家衛生系統管理者,後者應當感到愧歉》一文中得出「結論」,迴避了問題本身,或者說直接否認了外界的質疑,但沒有轉移公眾的視線。

「火」已經燒到了北京,燒到了中央。

中國國家疾控中心是國家衛生健康委直屬的事業單位,其職責包括開展疾病預防控制、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應急,突發公共衛生事件和疑似預防接種異常反應監測及國民健康狀況監測與評價、重大公共衛生問題的調查與危害風險評估和研究制定重大公共衛生問題的干預措施和國家免疫規劃並組織實施等。

高福等人究竟是在武漢肺炎「人傳人」已公之於眾(1月20日)的背景下寫的論文,還是在此之前,真相直接關係到人們的感情。(資料圖片)

然而在此關鍵時間節點,高福為什麼要犯眾怒去「不合時宜」地寫一篇論文呢?人們質疑,作為國家機器某一單位的負責人,高福這屬於不務正業和擅離職守;更何況若誠如外界推斷,這篇認定人傳染人病例的論文發表於1月24日,如果撰寫早於1月20日中國疾控中心專家組組長鍾南山首次向公眾承認武漢肺炎人傳染人特徵,那就意味着高福等人明知此危機情形卻秘而不報,導致疫情難以遏制,罪莫大焉。

1月31日中國疾控中心已然做出回應,其核心意思即論文所披露人傳染人事實是回溯性描述。與公眾從鍾南山處獲知人傳染人這一關鍵信息的時間相比,作者團體並沒有提前獲知。也即是說,該論文的撰寫是在大約1月20日人傳染人結論得出後,作者團隊在短短4天時間內完成信息的蒐集、整理、分析,以及論文的撰寫、核對和投稿的。

中國疾控中心的回應顯然沒有令所有人信服。

其實,這已經不是國家衛生系統在這場危機中首次遭受質疑。就在不久前的1月27日,武漢市長周先旺當眾回應外界對武漢市政府披露疫情不及時的指責,「無意」中透露了北京和地方的權責齟齬,其實將「皮球」踢給了中央。

武漢市長周先旺在1月27日接受央視採訪時表示,只要是有利於疾病控制,自己「願意革職以謝天下,不怕在歷史上留下罵名」。(資料圖片)

猶記得周先旺說道,因為此次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是傳染病,根據中國的《傳染病防治法》,必須「依法披露」,「作為地方政府,我獲得信息、授權之後才能披露,這一點在當時很多不理解。後來,特別是1月20日國務院召開常務會議……要求屬地負責,在這之後,我們的工作就主動多了」。最後說道激動處,周先旺更發誓,「最後說要問責,說人民群眾有意見,我們革職以謝天下,只要把疫情處理好。」

事後,人們的確注意到了《傳染病防治法》的有關條款,並印證了周先旺的說法,不過武漢市若的確及時上報了疫情,那麼國家衛生主管部門國家衛健委又是如何處理如何預警的呢?直到當下,人們已經無法窺伺到當初北京的應對流程。

總之,SARS之後的數次疫情蔓延顯然沒有讓中國政府將現代社會突發公共安全危機管理機制提升到應有的水準。從地方到中央,其間的國家機器運轉是如此混亂和不堪一擊,大大超乎人們的想象。

北京高層曾為此連續下達了五份通知,其中來自中組部的一份文件稱,「要大膽提拔使用表現突出、堪當重任的優秀幹部;及時調整不勝任現職、難以有效履行職責的幹部;嚴肅問責不敢擔當、作風漂浮、落實不力,甚至弄虛作假、失職瀆職的幹部」。但這顯然不是一兩人的問題。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