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中國一盤棋:其他城市也有「封城」嗎?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2月4日深夜,中國江蘇省南京市發佈官方通告,要求「全面實施小區封閉式管理」「嚴格小區往來車輛核查登記」「暫停各類工程施工」。這被外界解讀為「封城」,而且認為是繼武漢「封城」之後採取「封城」措施的第27個城市。

不過,如果細看各個城市應對新型冠狀病毒疫情舉措的細節,還是能夠發現其間還是有很大分別的,很多城市也有一些封禁限制之舉,但是應該還稱不上「封城」。

武漢多家集中隔離酒店門前20至30米範圍的人行道已拉起警戒線,行人禁止通過。(中新社)

27城被指「封城」

武漢在1月23日10時正式「封城」,具體措施包括全市城市公交、地鐵、輪渡、長途客運暫停運營,機場、火車站離漢通道暫時關閉,並希望市民無特殊原因不離開武漢等等。

此後也被認為啟用「封城」的還有1月23日至25日湖北省的鄂州市、仙桃市、枝江市、潛江市、天門市、黃岡市 、荊門市、咸寧市、赤壁市、孝感市、黃石市、宜昌市、恩施市、當陽市、十堰市和隨州市,以及進入2月份後的浙江省温州市、杭州市、寧波市、樂清市,河南省鄭州市,山東省臨沂市,黑龍江省哈爾濱市,福建省福州市,江蘇省的南京市和徐州市,總計27個城市。

可以發現,湖北省的城市佔到其中一半以上,這也與新病毒確診病例統計數字分布比較一致。截至2月4日24時,中國衛生健康委員會收到全國累計報告確診病例24,324例,湖北省有16,678例,武漢市有8,351例。

可見,湖北省是中國疫情的重災區,該省武漢市更是受災的「重中之重」。但是疫情在武漢之外,在湖北省之外也已有廣泛傳播。湖北省在武漢之外其他城市也受災嚴重,如黃岡市有1,645例,是武漢市的五分之一。湖北省外其他地區也有也有蔓延之勢,如浙江省累計確診已有829例。

湖北省其他城市,以及其他地區城市的疫情也會像武漢那般近乎失控嗎?如果不採取任何應對措施,答案几乎是可以肯定的。那麼,這些城市又是如何應對的?

5日,湖北武漢經濟技術開發區,一位市民外出採購蔬菜和食品。(中新社)

湖北省其他城市管控強度相對次於武漢。據統計,湖北黃岡、孝感等14市州已經在中心城區實行交通管治,普遍採取嚴格控制市區居民出行的措施,如黃岡市要求每戶家庭每兩天可指派一名家庭成員上街採購生活物資,其他人員除特殊需要不得外出。不過,並無市區之外的進出限制。

中國其他地區城市管控強度更次一些。浙江省是湖北之外確診病數量最多的省級地區,省會杭州規定要求「全市所有村莊、小區、單位實行封閉式管理」「外來人員和車輛一律嚴控」,但是未有交通管治舉措,仍然可以進出杭州,只是需要「接受測温等防控措施」。

再看南京「全面實施小區封閉式管理」的細節,要求「小區原則上只保留一個進出通道」,「所有進出小區人員必須全部戴口罩」,「小區進出一律測温」。可見,在微觀領域,這些地區還是可以進出的,談不上所謂「封城」。

在武漢市武昌區水果湖街社區衛生服務中心,社區醫務工作者向來就診的市民詢問情況。(中新社)

其實,在武漢「封城」後不久,網絡中有傳其他一些地區將會效仿,而北京、杭州、廣州、南京等市就曾闢謠。如北京交通委就在1月26日作出過表態「沒有封城,也不會封城」。

「封城」代價巨大

當然,不「封城」並不意味着放鬆對疫情的警惕,這些城市對疫情的重視仍然是顯而易見的。例如,南京的通告在「關注重點地區重點人員」方面要求「居住在本小區的疫情重點地區來寧人員,有疫情重點地區行程史人員,必須實行嚴格的居家隔離硬管控,明確管控責任人」,中國其他所有地區幾乎都有類似規定。

城市是中國各個地區的中心。不論是武漢還是南京、杭州、福州、鄭州、哈爾濱,實行真正的「封城」的代價都是巨大的,包括經濟在內的各方面運作都將趨於停滯,進而將會對整個中國造成巨大沖擊。

另一方面,對於這些人口規模達到數百萬甚至千萬以上的城市而言,動輒「封城」也是不適當的。在疫情已經爆發近兩個月後,特別是武漢已經「封城」之後,其他地區疫情主要就是從輸入性到聚集性傳染,那麼就比較容易對其進行定點追蹤和防控。也就是說,對湖北以外大部分地區而言,當地疫情目前仍然可以說是「可防可控」的。

這場突發的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確實是一次危難險重的挑戰,但是杯弓蛇影、草木皆兵卻是沒有必要,還是應該在疫情防控和正常生活之間取得一種平衡。如這場疫情一般的挑戰此前就曾有過,今後也不會被完全杜絕。至少這次疫情在可預見的時間內肯定會被遏制下去。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