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鑽石公主號」之困 日本的國際形象經受住考驗了嗎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鑽石公主號」上的遊客並沒有想到,計劃中的海上之旅會隨着一場突如其來的疫情軌迹突變,豪華遊輪也被迫成為漂泊海上的孤舟半月之久。2月19日,停靠在日本橫濱的這艘遊輪隔離期滿,首批500名新型冠狀病毒核酸測試結果為陰性的乘客下船,預計21日,所有乘客都將下船。

「鑽石公主號」共搭載包括工作人員在內3,711名乘客,1月20日從日本橫濱出發,途徑多個國家,原計劃2月4日返回橫濱,但隨着武漢爆發新型冠狀病毒疫情,且遊輪上一名乘客在1月底確診感染該病毒之後,遊輪便中斷原定行程,2月3日返回橫濱港,在日本厚生勞動省的安排下,全員就地在海上隔離14天。在隔離觀察期間,船上確診病例持續上升,到周二(18日),全體乘客和船員完成檢疫,共有542人確診感染。

2月19日,日本官員在東京附近橫濱的一個港口,為在「鑽石公主號」上隔離14天的遊客下船做準備。(AP)

「鑽石公主號」的乘客分別來自包括日本、韓國、美國、香港在內的56個國家和地區,其命運一直受到各方關注,據最新消息,確診的542人分別來自27個國家和地區,感染人數中日本籍最多,共有247人,其次為美國,共77人。作為遊輪的起始點,日本方面對遊輪的安排更是成為輿論關切的重點。發現確診案例之後,做出海上隔離的決定在最初贏得了大部份日本公民的支持,為了防止疫情進一步擴散,國際社會也給予了一定理解。

但隨着確診案例數不斷上升,爭議聲變得愈來愈大。「鑽石公主號」上的基礎設施和娛樂設施配置十分完善,但也顯然並不具備應對疫情所需的隔離條件。長達半個月的隔離觀察期間,遊客只能待在各自狹小的客艙。

隔離期間,這3千多人到底經歷了甚麼。日本神戶大學傳染病學教授岩田健太郎在登上「鑽石公主號」遊輪之後,錄製了一段14分鐘的影片,對於船上的狀況,岩田描述到「非常悲慘的狀況,從心底感到害怕。」

鑽石公主號變小型武漢 點圖瀏覽事件經過及岩田健太郎的影片截圖↓↓↓

+17
+16
+15

經歷過伊波拉和沙士的岩田應對傳染病經驗十分豐富,在他的觀察中,船上應該區分可能有病毒的區域和安全區,但鑽石公主號上管理十分混亂,防疫措施不到位,狹小的空間極易成為病毒的培養皿。加拿大多倫多大學傳染病學教授David Fisman早前接受美國新聞網站Vox訪問時形容,這種做法相等於「把一些人與病毒一起困在一個載體上」。日益上漲的確診感染人數也印證了船上不容樂觀的形勢。

在隔離的過程中,遊客的焦慮情緒不斷湧動,許多被困在船上的遊客開始通過社交平台求助,各國陸續準備包機撤僑,日本愈來愈處於輿論的風口浪尖。

船上載着的是各國遊客,對於日本而言,如何安置這一船人,尤其是在疫情正在擴散的情況下,對日本的國際形象着實是一場嚴峻的考驗,處理不當輕易就會產生人道主義危機。

以防止疫情在日本本土擴散為由,拒絕搭載着感染者的船隻靠岸,日本的做法無可厚非,但將3千多人禁錮在船上,讓他們暴露在極易感染的危險環境,難免讓外界提出質疑,日本作為一個有着先進醫療水平的發達國家,能否提供更人性化的處置方式,至少保障船上未感染人員的基本健康和人權。

對於這樣的質疑,日本岩手醫科大學教授櫻井滋表示:「我們沒有任何合適的設施,能夠在陸地上隔離這麼多人。」

船上的乘客中,60歲以上的老年人佔據了很大比例,這部份人本身有一些基礎疾病,漂泊在船上的這段時間還有些人產生了中風的症狀,醫療條件的匱乏讓他們不得不通過網絡對外求救。求救聲與質疑聲合力,使日本陷入了更窘迫的道德困境。

當自己的公民真正捲入其中時,或許國際社會才更加明白,這場衛生安全危機並不僅僅停留在中國。儘管在疫情爆發初期因為信息披露不及時,遭致了嚴厲的批評,但是在意識到疫情的嚴重性之後,中國上下采取了極為嚴厲的防疫手段,以阻斷病毒在更大的範圍擴散,蔓延成一場全球衛生危機。中國實施的措施中,就有部份被西方社會詬病為不尊重人權的舉措,也是在批評聲中,中國艱難的「抗疫」戰爭還在繼續。

不難看到,無論是甚麼體制,都無法在突如其來的災難面前做好萬無一失的準備,或許中國對待疫情的態度正說明了一個事實,人命才是最大的人權。面對自然災害,盡力減少人為壁壘對於挽救生命的阻礙,無論這個壁壘事關政治、事關經濟還是事關國際關係,為此中國已經付出了巨大代價。當然,這次疫情的「大考」,亦並不只有中國需要交答卷。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