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地全面刪除《哆啦AV夢》 胡錫進:應允許情色以無害方式存在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日前,一部改編自日本漫畫《哆啦A夢》的作品《哆啦AV夢》在內地廣為流傳。該改編漫畫中,大雄又被欺負,想要找哆啦A夢拿道具報仇,此後引發各種18禁的劇情。目前該漫畫在微博、微信等內地社交媒體上已經被大規模刪除。

《哆啦AV夢》作品被刪,也在內地網絡引起了對於色情作品尺度的討論。官方傳媒《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經常對時下熱門議題發表評論,他就在微博上發文「說說『色』的問題」,指出「色要以不違反法律和社會基本道德的無害方式存在於生活中,這是應該的」。

↓↓↓《哆啦AV夢》部分內容↓↓↓

+7
+7
+7

胡錫進表示,中國既要保持政治上的凝聚力,又要實現基層社會的寬鬆,保護人們日常生活領域的自由,「這就需要把一些的確屬於生活層面以及人性的東西從意識形態中剝離出來,把它們歸入到人們的私域中,這對增加社會的寬鬆氛圍很重要」。

胡錫進認為,「色」是人性中自帶的內容,正所謂「食色性也」,與意識形態無關,「中國社會應當總體上切斷它與意識形態的聯系,讓人民群眾按照與人性相對應的方式處理這個問題」。胡錫進表示,情色是「資產階級生活方式和追求」是不對,「都是人,都有天然的性需求,這裡不應該分出無產階級或者資產階級的意識形態屬性,這種區分我認為是一種極端表現」。「色」要以不違反法律和社會基本道德的無害方式存在於生活中,不能成為犯罪和疾病的溫床,在此前提下西方社會能有的無害的性享受方式,在中國社會裡也應當允許存在,「當然,各國都對公職人員有更高的性道德要求,在中國有這樣的要求也應被視為順理成章的」。

胡錫進稱,「有害的色」、「無害的色」,有關的界定總的趨勢應當是愈來愈寬鬆,「如果說中國古代小說裡能有一些性的描寫,現在出版那些小說卻要把相關文字搞成小空格,這是值得商榷的」。他更表示,不要小看圍繞情色的寬鬆,其是社會整體氛圍中的一個基礎性維度,也是民生的一部分,是公眾、尤其是年輕人評價社會自由度的重要尺子,「出現一些問題和爭議時,讓它們更多在輿論層面自行得到處理,公權力能不介入就不介入,那樣的話,我相信只會進一步增加全社會的政治認同和信心,也會讓我們的社會變得更加和諧」。

禾野男孩發文致歉。(微博)

創作的惡搞漫畫《哆啦AV夢》的作者是內地漫畫家「禾野男孩」。由於《哆啦AV夢》的限制級劇情,其在內地網上難逃被全面刪除的命運,連帶「禾野男孩」的微博亦被舉報致禁言,並且要發文致歉。

(綜合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