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誰而戰?為何而戰?中印衝突夾縫中的流亡藏人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8月29日,一名效忠印度政府的流亡藏人士兵尼瑪丹增(Nyima Tenzin)在中印邊境班公錯(Pangong Tso)南岸神炮山附近的緊張對峙中觸雷身亡。尼瑪丹增的意外身亡令人注意到了在中印關係的夾縫中生活了超過半個世紀的流亡藏人的處境。

他所在的印度特種邊防部隊(Special Frontier Force,SFF)於1962中印邊境衝突後成立,主要由流亡藏人組成,此次利用本身的高原作戰優勢配合印度軍隊作戰,在中印邊境實控線(LAC)附近進行戰術推進。

陣亡的流亡藏人士兵尼瑪丹增(Nyima Tenzin)。(網絡圖片)

當年,印度總理尼赫魯(Jawaharlal Nehru)不顧中國的反對收留了達賴喇嘛,並作為打擊中國藏南主權主張的「伏筆」。這些追隨達賴喇嘛流亡印度北部的藏人數十年來一直沒有找到自己的準確定位,印度的公民身份都並不完全具備。

然而,另一方面,印度政府從這些藏族難民中抽調力量進行特種作戰訓練,直接面對中印邊境的解放軍,利用自己的語言、體貌優勢參加直接的邊境拉鋸戰和情報工作等,甚至還要參與印度政府其他的國內外戰爭,比如與孟加拉和巴基斯坦的戰爭。這就是號稱精鋭的SFF。

與尼瑪丹增同時,SFF的一名藏族士兵受傷,他的父親對印度媒體公開宣稱他們加入印度國防力量就是為了保衛祖國。

藏族軍人丹增尼瑪的葬禮7日在拉達克首府列城舉行,同袍向他的靈柩致敬。 (法新社)

印度9月7日於拉達克首府列城索南林藏人社區附近的火葬場為尼瑪丹增舉行了葬禮,並極具象徵性地在棺槨上覆蓋了三色印度國旗和寓意西藏獨立運動的「雪山獅子旗」。

流亡藏人社區為之組織了各種悼念活動。一些印度官方聲音稱,印度正在充分認識流亡藏人的價值。他的死亡價值似乎得到了雙重承認。但是,顯而易見,這不能完全消解流亡藏人的尷尬處境,而正是這種尷尬的存在,流亡藏人中的分歧在今天是如此清晰,難以改變。

那些傾向於西藏獨立的聲音除了為之舉行葬禮外似乎難以接受對印度的國家認同。流亡藏人議會副議長益西平措是目前流亡藏人官方代表中唯一對尼瑪丹增之死公開發聲的高層。他說,「尼瑪丹增不是首例為保衛印藏邊境而獻出生命的藏人,從前也有很多藏人軍官和士兵為保衛印度的安全,與中共官兵展開激烈的戰鬥而失去生命」。但是,他沒有說明這些人為什麼要保衛印度的國家安全。

1959年,時年23歲的達賴喇嘛騎着白馬從西藏逃往印度。(網絡圖片)

益西平措是已經宣布參選2021年內閣司政(流亡藏人世俗政治領導職務)的4名流亡藏人之一。除主張為流亡藏人社區提供更好的生活保障外,他的競選主張並不包括對達賴喇嘛中道路線的堅持和推動與北京的和平談判,而是聲稱要為藏人取得「自由」。

至於達賴喇嘛和內閣司政洛桑森格至今從未對尼瑪丹增之死表達過立場。而在9月9日一次亞洲信徒視頻活動中公開回應訪問台灣的問題時,達賴喇嘛公開表示如果「在北京,也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允許他訪問台灣的情況下,如果獲得允許」,他就會在2021年訪問台灣。這是達賴喇嘛近年少有地對北京的意見表達如此明顯的「尊重」。

事實上,8月份底中共時隔5年舉行的第七次西藏工作座談會上,似乎也透露了北京對流亡藏人尤其是達賴喇嘛緩和的信號。中共最高領導人習近平這次會議上提出了治藏的「十個必須」,但被發現這一表述不同於5年前的「六個必須」罕見地刪除了「堅持對達賴集團鬥爭的方針政策不動搖」的表述。

2020年9月初,流亡藏人社區為印度特種邊防部隊流亡藏人士兵尼瑪丹增舉行葬禮。(西藏之聲)

雖然洛桑森格並不同意習近平有關「藏傳佛教中國化」的表述,但是他也沒有抨擊和反對習近平的統一表述。

除益西平措外,2021年司政的其他競選參加者基本都不否認與北京儘快重啟和談的意願。

可以說,歷經數十年的流亡,尤其是流亡二代三代的出生,流亡藏人社區的思想變化必然發生。某些人在這種變化中可能已經在身份上融入印度,這是自我選擇的結果。

但印度畢竟不是「故國」和「家園」。在達賴喇嘛等流亡藏人上層看來,他們的內心深處本身並不包括融入印度、成為印度聯邦一員這一選項。那麼,在中印衝突中,他們要為印度而戰嗎?抑或應該置身事外?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