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62年不言休 91歲「保險教父」職場奇遇記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我目標是40歲退休!」你或許聽得多,但一份工打足62年,91歲仍未言休,勁過首富李嘉誠,你又聽過未?

今日的主角孫永祚﹙Joe﹚,如無意外應該是全港最年長的保險經紀。1954年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誔生那年,經已29歲的Joe誤打誤撞加入「外資行」宏利保險賣「燕梳」,怎知一賣便是一個甲子有餘!天生右耳缺陷,廣東話「唔正」的Joe,入行初期屢屢碰壁,遭同事奚落「無用」,還被客戶白眼。但憑着不服輸的心態,兩年不到的時間,便成功簽了一張保額達到40萬元的「大刁」。現在,這名「保險教父」家住半山,出入有司機接送,儼如一名「打工皇帝」。回首當年入行的挫折,Joe娓娓道來,不慍不火。

當年只有29歲的Joe誤打誤撞加入宏利保險賣「燕梳」,怎知一賣便是60多年,回顧種種經歷都是過眼雲煙。(林振東攝)

1925年出生於上海的Joe,在上海東吳大學﹙「蘇洲大學」前身﹚修讀經濟學,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李政道是其中學同學。1951年,中國變天不久,Joe放棄教鞕,南下香港,在朋友開設的紗廠打工。3年後,紗廠倒閉,他被逼轉工,適逢見到一間外資企業登報請人,頓時「雙眼發光」,應徵時始知道,原來是見宏利人壽保險一職。

Joe畢業於上海東吳大學,對於年少時的點滴,他還記憶猶新。(林振東攝)

將缺憾變優勢   面試突圍

當時,人壽保險被戲稱為「走珠花、串大街」,意謂保險是大戶人家的玩意。不過,Joe仍努力準備面試,填寫申請表時,其中一欄是自己的缺點,「我右耳聾,只好如實報上,但事前已準備好答案,因為我知道一定會被問到!」

不出所料,英籍面試官 、後來的上司Bill Hancock毫不客氣地說,耳聾是身體缺憾,英語良好的Joe反駁稱︰「It is an advantage, not a defect!﹙這是優點,並非缺憾!﹚,因為我會比其他人更加專心聆聽客戶需求,人家會覺得我很尊敬他!」就是這個答案,令Joe在芸芸400個應徵者之中,脫穎而出成為7名獲聘者之一。

「It is an advantage, not a defect! ﹙這是優點,不是缺憾!﹚,因為我會比其他人更加專心聆聽客戶需求,人家會覺得我很尊敬他!」

遭同事取笑「無用」   但不言棄

不過,考驗才剛剛開始。「中國人一聽到買人壽便覺得『大吉利是』,因為死了才有得賠,你叫我買人壽,豈非咒我去死?我當時在香港有幾個朋友,但一講人壽就無得傾。派卡片畀人,許多當面直接扔掉!」推銷保險之難,可謂「古往今來」。Joe憶述,同期7個新丁入行,加上原本的員工只有14人,同事卻不斷流失,「我們一入去,就走了4個,一路請一路走,咁點做呢?」

的確,這位保險初哥「碰釘」的經歷確實不少。試過花上大半天時間,與同事「孖咇」去新界拜訪一個經營農場的朋友,但友人一聽到是買人壽,便指着豬群說︰「你同隻豬講喇!」也曾試過晚上7時,到客戶西半山家中傾人壽保險,他的太太稱先生還未下班,結果呆等了半小時,主人房門忽然打開門,那位「不在家」的客戶探出頭來大聲問︰「佢走咗未?」,Joe笑道︰「其實那個人根本就不想見我,約了我卻匿埋房不想見!」

這些經歷現在說來,猶如趣聞,當時卻一點都不好受。公司開會時,黑板上有10個名單,只有Joe食「白果」,同事因此取笑他「無用」、「低能」。不過,自言硬頸的Joe,未曾想過放棄,「既然別人可以做sales,我都可以做sales。我不會承認失敗,這只是暫時挫折,我一定要靠自己起返身,不需要靠別人!」

「既然別人可以做sales,我都可以做sales。我不會承認失敗,這只是暫時挫折,我一定要靠自己起返身,不需要靠別人!」

出門遇貴人   膽大心細做「大刁」

憑這一份堅持,做了約兩個月保險經紀,終於「開齋」。經朋友介紹,Joe成功賣出人生第一份保單給太古船塢的看更。可是一出保費,對方卻沒有如期支付保費,他要自己掏荷包預先墊支800元的保費,第一單生意虧本收場,「但畀咗我好大信心做落去,原來我都可以做salesman﹙銷售員﹚!」

自此,Joe愈做愈起勁,入行一年多已開了一單「大刁」,「我查閱Hong Kong Dollar Directory﹙香港商業檔案﹚,裡面有公司名、負責人及聯絡電話等聯絡資料,於是挨家挨戶打電話及登門拜訪。」為省時間,Joe先從公司附近的大廈開始「叩門」,無意中上到中環太子大廈踫上城中望族鄧氏的後人。當時Joe還未知道他是有錢人,只是硬着頭皮介紹自己,對方亦爽快回應︰「好喇!我都有興趣,你幫我做個plan﹙計劃﹚」。

Joe指一生遇過壞人,但也遇上不少貴人,若不是遇上鄧先生的同事,也沒有40萬元的大刁。(林振東攝)

翌日,Joe製訂了保單保額約1萬元的保單,在等電梯的時候,剛好碰上鄧先生的同事,他善意提醒道,「鄧先生很有錢,最好就加大保額。」Joe於是即刻找上司Bill Hancock商量,隨即加大保額「做了一張5萬美元﹙約40萬港元﹚保額的保單,鄧生很豪爽立刻就簽了!」Joe說時難掩興奮心情,「哇!呢單生意大啊!」他指當時做的一般保單保額只是5000元至1萬元 ,這單「大刁」等於一次過做了40單生意,當時40萬元足夠買起8間中半山2,000呎的大屋有餘。

為家庭選擇穩定

從此,Joe便與保險結下不解緣。不過,60年來,「打死」同一份工,難道不悶嗎?Joe斬釘截鐵道︰「唔悶!如果不是做人壽,我都不認識那些人,更成為我的朋友。」

不過,回首「賣燕梳」的頭十年,「男人一枝花」的Joe,坦言無時無刻都想轉工,「整日都不想做人壽,想轉工好多次,因為我對做生意特別感興趣,試過和同事夾份搞日本珍珠養殖生意,可是次次都蝕晒錢,於是返來做回老本行。」由靜極思動,到選擇安定,全因家庭,「如果你不做就犧牲了佣金,當時我已40多歲,結了婚數年,如果我做生意再失敗,恐怕供不起兒子讀書!」

豐厚的佣金收入,令Joe有能力置業、結婚、送子女到外國讀書,事後看來,「悶」的代價也值得。現在,這位「打工皇帝」每周上班四至五天,辦公室「門常開」不少年輕經紀向他請教,一坐便是數小時。Joe每天更會記錄低見面對象、時間及談論內容,無論是個人困難、家事或鎖碎事,他都很有耐性逐一解答,分享自己的待人處世之道。

【續集:職場打滾62年 宏利「打工皇帝」5個自保心得】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