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研發唱K神器孭債800萬 發明者幸得容祖兒「試咪」 一鋪翻身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人生在世,有很多東西都被壓抑着,如果可以隨時隨地唱歌,會讓人很開心!能夠唱着、練着,把歌喉練好,獲得掌聲,你說多好啊!
途訊創辦人尤廣國

不少人為唱歌,甘願放棄愛情、學業和事業。近日賣個滿堂紅的「K歌寶」發明者尤廣國沒有動人聲線,也沒有歌手夢,卻成就了一段金光閃閃的「k歌」事業。

正如每個成名歌手背後,總有一段辛酸史。尤廣國在追尋他的「k歌」黃金夢,同樣付出了不少汗水,放棄了工作15年的教席,離鄉別井從溫洲到深圳創業,8年間苦無成果,失敗再失敗,一度欠債高達800萬元人民幣,但慶辛「坎坷過後有艇搭」,更意外得到天后容祖兒親自「試咪」,生意即時彈起,一鋪翻生,外銷訂單一張已高達50萬支!

天后容祖兒親自「試咪」,唱K神器遇上「知音人」,近期走紅。﹙陳焯煇攝﹚

一張訂單速賣50萬支   

近日風行香港的「唱K神器」,真名叫「K歌寶」,這支無線藍牙咪高峯可以透過藍牙連接智能手機,再利用相關的手機應用程式﹙App﹚,便可以找到MV,隨時隨地侊如置身「k房」,大唱特唱,咪身有不同的調校按鈕,如回音﹙Echo﹚、音量等,可以即場錄音作「賽後檢討」。

去年4月,測試了大半年的K068手機「K歌寶」正式面世,但當時香港人尚未十分熟識,直到今年8月天后容祖兒在facebook專頁「試咪」獻唱後,火速走紅。尤廣國笑言早於今年的4月開始,每月訂單都在翻倍增長,近期每月銷量達到30萬支,其中外銷佔了6成。「原本以為歐洲人不喜歡唱歌,但竟然有歐洲代理商一次過訂50萬支,是我們最大的一張訂單」。目前,「K歌寶」設有兩款型號,定價分別為398元及699元人民幣,以最平價的型號計算,50萬支「唱k神器」的價值便貼近2億元人民幣。尤廣國稱︰「一賣到錢後,就把所有的債務都還清,現在總算可以安睡!」

自言歌喉「麻麻」的尤廣國,原來十分喜歡唱歌,卻嫌「唱k」未能盡興,「以前唱歌只可以在舞台、劇場,之後有了卡拉OK,但還是不能隨時隨地唱歌!人生在世,有很多東西都被壓抑着,如果可以隨時隨地唱歌,會讓人很開心!能夠唱着、練着,把歌喉練好,獲得掌聲,你說多好啊!」他因而看好內地k歌產業會有一番作為。加上近十多年,中國興起《超級女聲》、《中國好聲音》、《蒙面歌王》等歌唱比賽的熱潮,唱歌風氣逐漸盛行,「讓普通民眾也想秀一場,哪怕他們是唱得不夠好,我看好唱歌的前景,只要堅持下去,就有巨大的回報,而且現在又沒有人開拓這個市場,猶如一片綠州,讓我們去放牧!」

途訊旗下熱賣的K068﹙右﹚及Q7﹙中)﹚定價分別為398元及699元人民幣。﹙陳焯煇攝﹚

靜極思動   農村教師中年創業

投資豐收,教人興奮,但播種期可是有血有汗。現年41歲的尤廣國不是什麼IT達人,背景只是一名是半途出家從商的內地小學老師。浙江溫洲農村出生,他於1993年在中等師範學校畢業後,留在家鄉當一名小學中文老師,一教便是15年,十分穩定,但跳出安全區的想法油然而生,「我當時已經是教務主任,再上去就是校長的位置,月薪也有4,000元人民幣,薪水算是不錯,生活非常舒服,可是當時工作了那麼久,職場上到了一個瓶頸位,那時很有創業的衝動。」

中年創業,說易行難,尤廣國當初也猶豫了很久,「畢竟當了老師15年,建立了不少東西,包括資源、社會關係、工作經驗等,一下子要把它們推倒歸零!」思考良久,最終他選擇走出「安全區」去創業,可是家人全都反對,「我兒子剛上幼稚園,妻子雖是反對,但她很理解我的想法,她也是老師,創業初期我知道她很辛苦,當時我沒有收入,沒有一分錢都拿回家,都是靠她撐住,當時心想只要自己生存下來就好了。」尤廣國回想起來,也不禁嘆氣。

「k歌寶」前身失敗收場

2008年,尤廣國跟5個同鄉來到深圳,一開始做手機配件貿易,賺到第一桶金。一次偶然的機會,公司年會同事相約去「唱K」,可是一人唱一首歌,已花了近2個小時,而且「K房」空間太小,令他很不爽,心想如果可以隨時隨地唱到歌,感覺將會是多麼好!

生產第一代名為「戀唱機」i9,定價為70元人民幣。(由受訪者提供)

抱住這個信念,歌喉「麻麻」的尤廣國開始了他的「k歌」事業。他於2008年成立途訊公司,2009年至2010年期間,陸陸續續投放了300萬元人民幣,研發出「k歌寶」的前身「戀唱機」,英文譯做「i Sing」,但反應一般。「跟『k歌寶』比較,戀唱機設計上沒有擴音喇叭及藍牙,只可以用UBS線連接到MP3或手機,插上耳機後,達到『自唱自聽』的效果,然而由於產品太新,而且智能手機又未普及,所以沒有太多人知道我們的存在,這是最痛苦的!」尤廣國稱。

途訊在深圳龍崗區佔地7.7萬平方呎廠房,聘請約有300名工人密密生產,每日可生產4至5萬支「唱k神器」。(由受訪者提供)

首批「戀唱機」總共生產2萬套,最終只賣出約4,000套 ,其餘都變成廢鐵回收。2011年,「戀唱機」改名「掌上KTV」,但銷情仍然慘淡。

2012年,尤廣國在「掌上KTV」的基礎上推出「手機K歌麥克風」,希望消費者一聽到名字就知道這支咪的用途,適逢其時內地唱K App「唱吧」走紅,1年內吸引了逾1億名用戶下載,帶挾更多人認識「手機K歌麥克風」,但難言大賣。

總結經驗,「戀唱機」與「手機K歌麥克風」失敗收場,尤廣國並不覺得是倒錢落海,「當時不懂得做市場調查,純粹一個概念,草草就對外發佈了,推廣很困難!不過,我允許自己犯錯,不能因為怕犯錯就什麼事都不幹,我當交了學費,最重要是不再犯錯!」

親友借錢渡難關   守得雲開

公司表現差,當初的「溫州五人行」,股東換完一個又一個,到了2015年4月「K歌寶」面世前,途訊累計虧損已高達800萬元人民幣,「我有一些好朋友,在我山窮水盡的時候,無條件借錢給我,但我們只是小企業,面對這麼嚴重的損失,我已不敢再向朋友去借錢,那時候我曾想過就算賣房子、賣家產、賣血也要還債,自己也設下止損點,就是不要讓全家人的生活陷入困境,但又跟自己的內心過不去,因為放棄會很遺憾!」

唱K神器成為潮物,成功得來不易,創辦人尤廣國曾經試過債台高築,欠債達800萬元人民幣。(陳焯煇攝)

「當時幸虧有我的親姐妹,她們直接問我,你現在需要多少,就一個數字」說到這裡,尤廣國帶點哽咽,成功背後也需要親人支持,才可以支撐下去,當時由姐妹籌集約兩個月的公司經營資金,解燃眉之急。尤廣國稱,當時欠下親友共約200萬元人民幣債務,公司亦已去到彈盡糧絕的地步,最後親姐妹的支持熬過難關,相隔一個月,2015年4月K068手機「K歌寶」終於面世,熱潮蔓延至台灣,有報導指台灣3個月內已賣出10萬支,之後香港人更熱捧這支「神器」,今年8月加上容祖兒「加持」,生意進入大直路,尤廣國笑言︰「很開心,但是做企業永遠是在路上,不會停下來!」

 

相關文章:評「中國的會爆炸」  k歌寶發明者︰抄襲「沒技術、沒文化」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