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利協鑫繼續停牌 全年勁蝕62.5億 藺Sir:縱復牌股價都跳樓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市值約500億元的保利協鑫能源(3800),因未能如期於今年3月底發出截至去年底全年業績,自今年4月初開始停牌,至今逾半個月。該公司周一晚上載公告,交代了延期刊發業績之原因,以及公布未經審核的財務資料。

公司指,核數師提出的問題主要涉及一家附屬公司江蘇中能硅業科技發展於2019年9月訂立的一份工程、採購及建築合約,並已支付的預付款項5.1億元(人民幣.下同)。該預付款項已於截至2019年12月底止年度的經審核綜合財務報表,以及截至2020年6月底止六個月的未經審核中期綜合財務報表中列報。

保利協鑫指出,由於COVID-19的影響,該項目未能按工採建合約的約定進行,因此江蘇中能已於去年10月進行討論以終止合約。今年4月6日,江蘇中能訂立有關合約的終止協議,並已收到不遲於2021年10月應付的4.6億元商業票據,以退還江蘇中能已支付的預付款項。

國策推動下,碳中和相關概念股近月錄得不俗升幅,當中包括保利協鑫。(中新社)

49.9億大額虧損原因未明

截至2020年12月底止未經審核的財務資料顯示,保利協鑫期內收入錄得146億元,按年下跌24%;全年轉盈為虧,虧損共62.5億元,2019年同期錄得1.1億元盈利,主要年內受累於其他開支及虧損錄得49.9億元大額虧損,惟公告未有交代原因。

其實早於今年3月中,保利協鑫已發盈警,預告去年轉盈為虧,虧損金額不少於58億元人民幣。公司指出業績有這樣轉變,與去年並無出售新疆出售收益﹑同時資產減值撥備所致。

保利協鑫去年升幅驚人,受惠於內地推動碳中和國策,股價由去年低位0.21港元,炒至今年2月高位的3.88港元,累計升幅高達17倍以上。3月之後股價持續回落,直至停牌前已回落至1.98港元,較年初仍有約六成升幅。

漢能薄膜發電主席李河君。(Getty Images)

是次保利協鑫停牌,令人回想起漢能薄膜發電股價大跌﹑長期停牌至退市事件。2015年5月20日,漢能薄膜舉行股東會期間,股價突暴瀉近50%並停牌,市值於1.5小時內蒸發1,443億港元。其後漢能一直復牌無期,一年後大股東及主席李河君更辭任執行董事和董事會主席職務。漢能最終於2019年完成私有化並正式在港退市。

與漢能薄膜相似的是,保利協鑫同樣是從事太陽能業務,經營光伏業務,同時亦是「北水愛股」。當年漢能薄膜經常是港股通十大淨流入股票名單之列,截至漢能停牌前,北水共持有6.58億股,市值約25.8億港元。

至於保利協鑫同樣獲得大媽寵愛,根據港交所資料顯示,保利協鑫的北水持股佔比約21.26%,涉及53.3億股,涉及高達百億港元資金。若然保利協鑫上演「漢能翻版」事件,南下資金信心或因而受損。

北水情鍾保利協鑫,截至停牌前,有逾百億資金經港股通持有53.3億股。﹙路透社﹚

藺常念料隨時跌至0.2元水平

智易東方證券行政總裁藺常念認為,保利協鑫應該有望復牌,但預期股價將會「跳樓」,全因今年大幅虧損62.5億元,「即係過去十幾年朱生(朱共生)都係做緊蝕本生意」。他估計,由於今年將錄得大額虧損,幾乎蒸發過去多年的盈利,估計保利協鑫復牌後股價亦要挫至去年未開始抽升的水平,即約0.2元以上,或較現水平大插九成。

由於公告之中沒有列出49.9億元的大額其他虧損原因何在,但藺常念認為保利協鑫的管理層應盡可能將該等虧損攤分幾個財年計入財務報表,「唔好一次過,無咁難睇嘛」。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