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海嘯後轉行 LEGO大師獲太太力撐 「寧願你賺唔多但開心」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創業難,平衡家庭與事業更難。

矢志成為大中華區唯一一位LEGO認證大師(LCP)的洪子健(Andy),於2012年一擲過千萬元買入工廠單位,打造「屬於我嘅樂高基地」,更憑一個個巨型LEGO展覽打響名堂。辛苦多年,Andy現在終於可鬆一口氣,做到名利雙收。單是中港兩地及商場的生意訂單,已排到2018年。

證券經紀出身的Andy,年薪曾經過百萬元,其後「瞓身」LEGO事業,過程殊不簡單,背後全賴太太Iki全力支持,她直言︰「你響股票到賺幾多錢都好,壓力咁大都係無意思。我寧願你賺得唔多但做人係開心!」

Andy與Iki苦心經營的樂遵創意近年逐漸步入正軌,卻無形中犧牲了陪伴女兒成長的時光。(圖:受訪者提供)

賢內助走出廚房殺上工作坊

千辛萬苦成為LEGO認證大師,Andy近年密密「接Job」,承包一個又一個商場及博物館展覽,狂砌巨型LEGO雕塑作展覽,得意之作理應不少。

但訪問期間,身負大師之名的Andy卻極力推薦一系列由LEGO製作的馬賽克作品,「全部都係我太太設計。」但見Andy咀角微微上翹,盡是得意之情,「有時我只係有個意念,佢就可以好快畫出嚟,我覺得佢先係藝術家!」

夫妻檔拍住上,背後有段故。原來,近年LEGO界興起用積木砌馬賽克畫,好似2015年時代廣場邀請各方LEGO好手雲集獻技,希望為聖誕檔期的重頭戲「樂高®星球大戰展覽」揮毫贈慶,Andy作為LEGO官方「大師」,不但要全天候監場,更要現場開班教授LEGO製的馬賽克作品,但對於分身乏術、較擅長空間設計及立體創作的他而言,這不啻是個頭疼的問題。

就在此時,Andy想起太太任職家庭主婦前畢竟也是個平面設計師,一理通照計百理明,於是費盡唇舌冧掂老婆,拜託早已金盤洗手的Iki重操故技。「我由細到大都無玩過LEGO嘅,所以佢啲立體創作我真係愛莫能助,只係間中幫佢覆電郵,或者翻譯。佢叫我試下砌(馬賽克),我本身就唔識!不過試試下,又幾得意!咁都幾好呀,唔好浪費咗我啲設計天份嘛,哈哈!」洪太說起來難掩得意之情。

朗豪坊LEGO特許專門店門外的馬賽克巨畫,正是Iki出山後的得意之作。據悉全畫耗用10萬塊LEGO,單是調教每一點的用色便花了不少功夫。(張浩維攝)

太太人手為作品後期加工

相比起LEGO雕塑的立體呈現方式,LEGO馬賽克更重視平面設計的初衷。皆因早於古希臘時期,古人便懂得以鑲嵌及拼貼技術將石材砌成畫作,強調在平面佈局中製造立體質感,並以豐富的色彩聞名於世。

雖然Andy創辦的樂遵創意公司擁有LEGO的專屬軟件,可以將不同的設計圖「馬賽克化」,但出來的圖樣畢竟只是一個大概,箇中細節,譬如每一點的配色(pantone)仍需人手逐點調教。「個步驟簡直係攞命,譬如個天要好靚,要有漸變色,啲波浪嘅光影折射要有變化,要減低違和感……基本上佢係每一點都要去調過。現時放在朗豪坊Lego Store外面的維港馬賽克畫,就是佢(Iki​)用個半月時間、每日埋首大半日磨出嚟嘅作品。」Andy稱。

訪問期間,Andy多次提及太太安撫心靈的角色,譬如這幅佛像畫,正是Iki為篤信佛教的Andy所創作的。(倫星揚攝)

太太︰「我只想我老公開心」

Iki為老公付出的,又豈止「腦汁」。

回想2008年Andy及Iki兩人成婚不久,卻遇上金融風暴,任職證券業的Andy收入由百萬年薪「大縮水」,太太又有身孕,生活壓力迫得Andy透不過氣來,Iki看在眼裏,又豈會好受?「每一日都見佢好大壓力、好迷茫,我直覺佢其實爆咗煲。佢試過好疑惑咁問我︰『老婆,如果我轉行可以做得啲乜?』我答佢唔到,因為好坦白講我唔覺得佢轉行可以做啲乜,只係想佢做啲開心嘅嘢。」

2010年,Andy終於辭去證券行的工作,與朋友合夥搞美容生意、自己​則全心全意投放在業餘LEGO愛好會「Legend Bricks東方之磚」。2012年某日回家,Andy突然向太太道出一個決定——他已經答應參與丹麥方面的LCP遴選,但代價是傾盡畢生積蓄,以千六萬港元買入一個工廈單位,作為LEGO的夢工場。孤注一擲,將全副身家、乃至一個家庭的幸福全盤押注一個不確定的未來,說出來難免令人覺得賭性太重。更何況,當時Iki已經懷有第二胎,長女也不過準備讀幼稚園。

回想當日決定,Iki 也不禁紓了口氣,「老實講我又無俾佢嚇親,我一直都好支持佢。(但佢有機會失敗㗎喎……)唔緊要喇,試下唔得都無辦法啦,因為我一直相信,你依家唔轉,過多10年,轉唔到㗎喇,咁呢一世你都只可以做股票,呢一世都係咁大壓力,咁唔開心,我只係想我老公開心。」

每逢周末,Andy的工作室便會化身成洪家兩位小淘氣的遊樂場。(圖︰受訪者提供)

 最難取捨是陪伴子女的時光

不過,夫婦兩人齊上齊落,難免會令洪家兩隻小淘氣感到不快。

「屋企兩個女開始問,『媽媽點解你要返工呀?』、『不如你唔好返工陪我哋啦』。」Iki 嘆道,「你都知我哋做商場生意多,香港商場有好多限制,譬如晚上10點至11點先開始收場俾你佈置,通常只係俾凌晨時段你去做。」

雖然洪氏夫婦自小學起便已相識,默契十足,但在工作與子女的問題上,卻一直難覓良方妙藥。比方說去年朗豪坊的聖誕活動,兩夫婦在完成商場佈置後,時針搭正早上7時。匆匆回家,女兒卻早已穿好校服,轉個身來跟爸爸媽媽說「我返學喇,拜拜」。

賺了金錢卻輸掉子女成長的時光,天下父母最苦莫過於此。「現在我會做到咁上下,傍晚6點左右就返去陪佢哋食飯、哄佢哋瞓,然後再返工作室做畫圖同設計,凌晨3、4點先再跟Andy返去。其實佢(Andy)仲慘,好多時佢放工返到去,全屋人都已經瞓哂,想見個女都唔得。」

「始終啲女已經大,係時候要抽多啲時間陪佢哋。其實我已經取捨緊。」Iki 無奈道。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