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艷芳》拍拖勝地 好餐廳說好故事 共鳴力是成功基石|陳仕娜

撰文:陳仕娜
出版:更新:

看過《梅艷芳》的人都讚不絕口,不是激賞主角形神俱似,或揭秘梅姐的灼熱舊情;看過的人,情難自禁都在懷緬昔日香港的美好年代,回味演藝盛世。鏡頭下的跑馬地Amigo,不僅見證梅艷芳與近藤真彥的戀情,至今仍傲展殖民地時代的芳華。

氣派不凡Amigo 名流拍拖勝地

這座樓高兩層的餐廳氣派不凡﹐洋溢歐洲風情,內裡構造以木材為主,溫馨而雅緻。屹立銅鑼灣逾半世紀,食客包括中東油王、麥高樂、彭定康、鄧蓮如,財金名人曹仁超、任志剛、張五常也是座上賓;最美港姐與霍大少聽說年輕時常在此約會。賭王何鴻燊更曾豪氣包下全場,為二太「登六」賀壽。珠光寶氣的名伶、名媛,在這裡川流不息,譜奏出一段段美麗的時光。

圖中是Verandah餐廳內環境(筆者提供)

文藝洋溢Verandah 見證傾城之戀

歷史與名人的加持,令一個地方像一本永遠讀不厭的好書。座落在淺水灣酒店舊址的Verandah,同樣深得名流紳士的鍾愛,大文豪海明威、蕭伯納、馬龍白蘭度、芭蕾舞蹈家瑪歌芳婷,都曾在此流連忘返。威廉荷頓的《生死戀》及奧斯卡最佳電影《榮歸》亦來此取景。

張愛玲1942年離港返滬後,一口氣寫了《傾城之戀》,這故事,以淺水灣酒店作背景,對於這裡的景色,書中這樣的描述:「淡白的海水汨汨吞吐淡黃的沙。冬季的晴天也是淡漠的藍色。」餘暉影照下的Verandah,撞擊思古幽情的情懷,讓置身其中的人倍加追惜香江流逝之美。

電影涉及梅姐兩段戀情與掌摑事件,究竟有冇必要?這些經歷都對梅姐影響深遠,亦更突顯她重情重義的特質。(《梅艷芳》劇照)

走過花樣年華 走不到2046的金雀

蘭芳道的金雀餐廳,檔次雖不及Amigo和Verandah,名氣卻有過之而無不及。《花樣年華》與《2046》都前來取景,成了遊客必到的打卡熱點。昏黃的燈光下吃一碟招牌黑椒牛柳,幻想自己是蘇麗珍,下一秒遇上手夾稿紙的周慕雲。

一章章的如詩故事成為餐廳流芳萬世的餘韻,金雀雖未能走到2046,榕樹頭說故事的人依舊絡繹不絕。開餐館如是、做品牌如是,若能譜出動人的故事,令受眾產生共鳴與情感,便為成功奠下重要的基石。

【財經專欄】來一杯莫卡陳仕娜|耀才證券企業傳訊總監

簡介:由財經記者到公關,遊走媒體、地產及金融行業,飽覽世事更迭,藉文字透徹人心,嘻笑怒罵中,也望讀者有所得著。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