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姊妹花創業】港女首爾做買手 韓籍夫無限支持 愛情事業兩得意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港女給人的印象是收入高、學歷高、要求高,真性情得來又「不懂撒嬌」,令不少男士卻步。但其實港女「講心唔講金」,加上獨立自主,更有吸引力!

兩年多前,由香港嫁到韓國的李詩雅﹙Sara﹚,在韓籍丈夫李龍熙﹙Yong﹚眼中便是如獲至寶!原來,韓國有許多女性結婚後,多以丈夫為重心,減少甚至不工作。「她一直走自己的路,很獨立!也減輕了我的財政負擔。」Yong放下韓國「大男人」的架子,認真地答道。

Sara回想當初定居首爾,人地生疏,在不諳韓語的情況下,不但要適應當地生活,還要開展韓國女裝網購生意,舉步維艱,猶幸有韓籍丈夫的無限支持,愛情事業兩得意。​

二人在澳洲工作假期時認識,兩年多前更跟足韓國傳統成婚。﹙由受訪者提供﹚

韓男丈夫做「人肉翻譯機」

兩口子於2012年澳洲工作假期認識,一開始便以英語溝通,兩年多前嫁作韓國人妻的Sara指自己起初並不懂韓文,現時也只能應付基本生活對答。

當初開展韓裝生意,唯有靠丈夫幫忙找了一個在韓國開時裝店的親戚,教如何入貨,同時丈夫都會幫忙入貨。「如果那些衫我不滿意,他會幫我去投訴,因為開頭我的韓文不是很叻,例如有什麼顏色?有沒有貨?再複雜的韓文我更加不懂!」Sara指,韓國供應商對外國人較差,有時更會搵他們笨,這個時候又是老公Yong出場的時候。「有次聽到供應商跟韓國人講的價錢比跟我講的更便宜,老公就會出手。而且屋企距離東大門都好遠,約一小時的士車程,當我要大量入貨的時候,他就會幫我搬貨,他是體力上的支持。」Sara甜笑表示。

猶如「人肉翻譯機」的韓籍丈夫李龍熙Yong補充︰「由一開始我們便以英語溝通,她的韓語不太好,入貨對她很不利,所以我就是她的翻譯。」

二人訪談中一舉一動不經意流露出濃濃的愛意。﹙吳少峰攝﹚

聞到炸醬湯的味道「很幸福」

閒談中一舉一動不經意流露出濃濃的愛意,對於Sara來到自己的國家一起生活,Yong甜笑指︰「我很欣賞她!當她初來到韓國,我很擔心,因為Sara在這裡沒有家人和朋友,賦閒在家,幸好後來開始了時裝生意,在這裡生活才有更大的動力。而且她跟一般韓國女生不一樣,通常韓國女生一結婚,都會跟隨丈夫的步伐,以丈夫為重心,減少甚至不工作,但她一直走自己的路,很獨立!也減輕了我的財政負擔。」

Yong不忘盛讚Sara自學的廚藝,「她煮飯勁!看烹飪節目就可以煮到韓國菜,我最喜歡她煮炸醬湯和泡菜湯,當回到家,聞着大醬湯的味道,覺得很驚奇,也感到很幸福。」

丈夫現時是一間百貨公司的賣女裝鞋履的售貨員,但是沒有固定的薪金,收入全部來自銷售佣金,Yong坦言,「韓國女性婚後想要穩定收入,當我問Sara如果我的工作或許賺不了錢,她一句『It’s okay!』我真的鬆了一口氣!她真的跟韓國女生不一樣,而且她很支持我的工作,令我感覺很舒服,可以繼續努力工作,現在收入開始逐漸穩定。」

人在異地,Sara指最大的樂趣是夠自由。﹙受訪者提供圖片﹚

最大的樂趣是夠自由!

兩小口子幸福的生活,也少不免一些磨擦,尤其是陪伴Sara去東大門的採購,因為整個採購是由晚上8時開始,直到第二天早上,需要通宵達旦,Yong對此也有些微言。Sara指「他有一份正職,每日都要很早返工,但是去東大門是通宵,朝上又要返工,有時他會說快點,我要回家睡覺!他那時很忟憎,其實如果第二日我要返工都會覺得好辛苦,所以很感謝他。」

Sara又稱︰「我因為他來到這裡,最大的苦是沒有了香港的朋友家人,過來韓國只是自己一個過來,我只是認識老公,就會覺得生活很慘、很悶,當然也有最大的樂趣,就是很自由,因為老公要返工,沒有人管我,所以生活很自由。」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