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滴血】首間中國共享單車企業倒閉 1200輛單車僅找回120輛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上周五,重慶悟空單車宣布結束服務,是首間共享單車企業倒閉。該公司創辦人雷厚義表示,他們在重慶投入了1,200輛單車,但只能找回約10%,即只有約120輛。

悟空單車發表聲明稱,公司自1月7日起營運,但自6月起正式終止服務,已經充值的客戶可於30日內辦理退款。

使用機械鎖 團隊虧蝕超過100萬

雷厚義在接受內地網媒《澎湃新聞》訪問時稱,公司在重慶共投放了1,200輛單車,一半在大學城內,另一半投放在市區。由於他們的單車採用機械鎖,大部份已經找不回,能找回的只有大約10%,令團隊虧蝕了超過100萬元人民幣。

重慶悟空單車在官網宣布結束服務。﹙悟空單車網頁截圖﹚

市場集中在大企業 拿不到最佳資源

這是內地首間共享單車企業倒閉,雷厚義的退出原因,可反映出小企業面對財雄勢大企業時的生存慘況。他指出:「在資源上,頭部效應非常明顯,媒體資源、政府資源,都集中在前面幾家企業身上。」

在供應鏈上,他們也不搶不過大企業:「我們拿不到頂級的供應鏈資源,摩拜、ofo都可以和全球最大的供應鏈廠商合作,而悟空單車合作的都是小廠商,產品品質上不是特別好,車子容易壞。」

市場被幾大巨頭佔據,小企業難以盈利,就連找投資者也有困難。雷厚義表示:「悟空單車原計劃探用合伙人模式,通過農村包圍城市來撬動共享單車市場,但項目自身沒有盈利,說服不了城市合伙人。中國的中小商戶,安全意識是很重的,看你還沒有盈利,他們是不願意出錢的。」

雷厚義曾經想過救亡的方法,包括車身廣告,以及和企業合作,以優惠價格出售騎行券,讓企業當做員工福利,但都不成功。

創辦人曾到北大旁聽 晚上做保安捱出頭

雷厚義本身也是基層創業拼博的縮影,2011年他在大連大學修讀機械設計專業,但發現自己沒有興趣,只讀了一年就退學。後來他到北京大學,白天旁聽、晚上做保安,由工商管理、心理學到文學、物理的課都聽過。

﹙資料圖片﹚

之後,雷厚義在多個城市做過物業代理,亦賣過電腦,甚至到親戚的工廠打工。他在2014年初首次創業,想進軍社區O2O(online to offline)失敗,之後白天在網站工作,晚上到KFC自學寫App代碼。

缺乏風險評估 追共享經濟時機失敗

2016年,他重回重慶,最初在互聯網金融領域創業,但發展不順利,後來轉型到互聯網流量分發,即一種令網絡更穩定的技術,生意才有起色。

但就在生意剛起步時,雷厚義希望趕上了共享經濟的時機,在缺乏風險評估之下開創悟空單車,結果營運5個月就要結業收場。

「創業別追風口 後來者沒實力不要進去」

小米的創辦人雷軍曾說過:「站在風口上,豬都會飛」。但雷厚義得出完全不同的結論:「創業不要盲目追風口。風口不是追上的,而是等出來的,需要在一個行業深耕,機會來的時候才會有所準備。此外,行業最早那幾家也是可以做成的,這是先發優勢。後來的人沒有十倍的兵力、資源就不要進去了,你做不大。頭部資源太集中。」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