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手接龍二・76】思念跑手・為念亡友 一年最少跑一次越野賽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跑手接龍」用接龍方式連結跑手,先是連結受訪者,繼而組隊參賽、成立跑步群組,再辦跑步活動。

每名「跑手接龍」受訪者,都要推介一名跑友作為下一篇文章的主角。記者整理訪問資料後,以受訪者第一身的角度撰文。

上期「于晏跑手」黃家輝留給「思念跑手」蔡詩鑫的話是:「堅持自己覺得正確的事,點都撐你」!

如果越野跑需要一要理由,紀念亡友就是我的理由。

蔡詩鑫(右一)第一次參加毅行者。(受訪者提供)

我跟阿譚(譚卓榮)相識於獨木舟課程,喜愛山嶺的他,曾經叫我碰碰運氣,報名抽毅行者;結果我在2011年首次參加毅行者,就是我接觸越野跑的第一年。第一次準備毅行者,我穿恤衫和便服褲,比我年長13年的阿譚問:「你為何穿成這樣跑山?」沒有經驗的我,第一次就走麥理浩徑第3和4段,實在苦不堪言,往後我們逢周日操山,每次都筋疲力盡。

蔡詩鑫(左)和譚卓榮(右)的合照,已成過去。(受訪者提供)

阿譚是民安隊隊員,山藝知識豐富;我是二十出頭的新手,毫無山藝知識。他像大哥哥一般,傳授我越野知識,記得有一次3號風球剛落波,他帶我們通宵走一條相對安全的路線,那條路的梯級像瀑布,「比賽都可能遇到這情況,現在學懂應付就不會怕」。結果,當屆毅行者下着滂沱大雨,大家的腳都被浸爛,他教的知識就大派用場,我們順利完走。那年開始,我參加越野跑,誰料不足一年,他患上癌症,2012年6月逝世。

收到這個消息,大家很傷心,一場100英里的UTMR越野賽讓我更想念他,只因賽事終點在我們初見之地西頁斬竹灣。我參賽目的是走到終點表達對他的尊重和思念,可惜事與願違,我一邊走一邊胃痛,到了60多里不得不致電主辦單位申請退賽。傷心欲絕大概是這樣,我躲在山林哭了很久,很久……

沒有完成的UTMR。(受訪者提供)

思念沒有隨比賽終結,我決定每年參加一場越野賽紀念他。印象最深一次是2016年的UTMB,這場跨越3個國家的比賽難度很高。走到中段,人已很倦,我抱住行得一步得一步的心態往前走。回想當年,我對山嶺毫無認識,每次訓練,腳部倦得像斷裂一般,還是每周一課地完成訓練。多得阿譚引領我,才會一點一滴地變強,更能參加UTMB。

以前捱得過,現在怎會捱不過?

蔡詩鑫就是這樣不徐不疾地走到UTMB終點。(受訪者提供)

最後7公里是下坡,跑手們知道不用留力都可完走,所以會衝到終點,我選擇慢慢走,藉此回憶多年經歷。香港人好忙碌,好多事情都記不起,我認為做什麼都好,記得要追隨夢想。成績不重要,最重要是留給自己的回憶,所以我一步一步踏到終點。

賽後,我想留句話給阿譚:「多謝你帶我參加跑山比賽,讓我見識山界,亦讓我更加捱得。」

秉承「接龍」概念,跑手接龍將集合各路跑步手,並會定期舉行跑步活動,將來自五湖四海的朋友連結起來!如果你也熱愛跑步,歡迎一齊來跑出生活平衡點!即加入跑手接龍Facebook群組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