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箱根驛傳】跑手負傷撐至交棒惹激辯 大迫傑批此風不可長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每年箱根驛傳(箱根駅伝)直播到最後一區,焦點不止冠軍之爭。10位混戰關乎來年賽事直入正賽,數名跑手你衝我跟,好不激烈。不過,無論領放者走多遠,總有鏡頭盯緊接棒區。

跑手能否把帶着校名的接力帶,在限時內交給下一棒,一個傳一個返回終點,總是扣人心弦。今屆亦有,但發生在第1區,而且惹起討論。

受傷跑手為了交棒,應該在當下燃燒未來嗎?

懷着學校名字,盡力跑到終點。(網上圖片)

各大學跑手起步時,身上掛起繡上校名的接力帶(tasuki,たすき/襷),每個交棒區有其關門時間。以最後一區從鶴見中繼所跑回大手町讀賣新聞社終點為例,首名交棒隊伍後20分鐘,所有隊伍都要起步。限時內不能接棒的學校,跑手要穿上沒有校名的淨色「襷」,強制起跑。故此,就算爭霸無望,千辛萬苦掙得出場機會的跑手,希望無負學校之名,把「襷」回終點,亦令10區變成「完成任務」與「僅差一步」的天堂地獄分界。

2018年最後一區接棒,有選手目送隊友離開:

這情況,今屆賽事在往路1區出現,起於一場意外。起步僅約200米,大東文化大學(大東大)四年生新井康平在人馬踏踏之中碰到其他選手而跌倒,左腳「拗柴」受傷。新井起來追趕,一度追回大隊,但大約7公里起傷患開始惡化,逐漸遠遠落後。人生最後一次箱根驛傳,新井忍着左足傷痛,又跑又拐,趕及在2區交棒,落後8分40秒(2區接棒區關門時限為10分鐘),但2區跑手無法趕及在關門前交棒,令大東大在3區開始掛起「無名帶」。

新井康平(綠衣)在開賽後不久跌倒。(網上圖片)

新井帶傷完成21.3公里路程,顯然令左足傷患惡化,賽後要送院檢查,亦無法走路。大東大跑隊監督奈良修坦言心痛,新井需要半年才康復。奈良稱「或許我應該阻止他,畢竟他有前途」,亦想過停止新井,但新井表示無問題,只好讓他繼續。

青年跑手忍痛帶淚,拼死交棒,網上一片讚美感動之聲,包括電視評述:

最後一次箱根驛傳,代表大學第50次出戰,加油
哭泣聲響徹鶴見中繼所

交棒後,新井康平難忍左足傷痛,未能步行,亦要工作人員幫助移動。(網上圖片)

日本馬拉松紀錄保持者大迫傑,在學時期代表早稻田大學在兩奪1區區間賞。他透過直播目睹新井的情况,即在twitter指絕非感動時刻,扭傷後如不小心處理,可以併發其他問題,「手尾好長」。大迫借用女兒看電視時說「電視裏說話的人好像很高興」,批評新井的情況是「惹人擔心,不是令人感動」,亦擔心這些「熱血評述」,影響跑手判斷,「就算是我,傷得再重,亦很難單純決定放棄」。

大迫傑在學年代為早稻田大學主力,在箱根驛傳屢有好表現,現時為日本馬拉松最快時間保持者。(Getty Images)

大迫強調出於守護現在和未來的跑手,才有感而發。「今次事件,只有選手本人和監督知道是否應該停止;最低限度在應該停止的時候,必要有能夠讓選手停止的情況。」大迫傑說。

新井康平的接力帶有大東文化大學的名字,後來未能及時交棒,到了5區的隊友,接力帶變成無名帶。(網上圖片)

驛傳賽事概念源自古代朝廷的道路網絡設計,每隔指定隔離設置驛站。朝廷從首都傳訊到地方傳訊,使者到達驛站便把訊息傳遞,讓下一使者接力傳遞。

箱根驛傳全名「東京箱根間往復大學驛傳競走」,只限關東學生田徑聯盟的學生參加,換言之只限關東地區,包括東京都及周邊七縣的學校參加。去屆首十名大學,加上選拔賽首十名學校,另加入選20校以外大學的優秀選手,組成「關東學生聯盟隊」,共21隊參加正賽。本屆賽事定為紀念大賽,名額增至23隊。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