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ss Effect 10週年 還記得一起出生入死的 Normandy 嗎?

撰文:GEME編輯團隊
出版:更新:

作者:三鶚智

貫徹整個《Mass Effect》系列的除了主角 Shepard,還有與他出生入死的飛船 Normandy。這艘偵察艦曾經在火山爆發時救走船員、突破防空砲火的包圍,也在大結局時替 Shepard 庇護所有受傷的隊員,目送他走入光柱。今日是《Mass Effect》系列的十週年,你對 Normandy 最深刻的記憶是甚麼?

(封面圖片:Eddy-Shinjuku (エディ シンジュク)  DeviantArt http://bit.ly/2mKqIkU)

超光速隱形焗爐 Normandy SR-1

Normandy SR-1 由 Citadel 議會出資贊助,由人類星聯 (Alliance) 和 Turian 種族合作開發,是一款實驗型的偵察艦,主要目的是深入不穩定的地區收集情報。

Normandy 的名字來自1944年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的諾曼第戰役,而 SR 則是指 Stealth Reconnaissance (隱形偵察),呼應了該艦先進的 IES 隱形技術。這套系統能把船上的熱儲存在船身下的鋰散熱片,令敵方雷達偵測不到熱能,最後在掃瞄器中消失 (當然肉眼還是看得到)。Normandy 能隱形長達2至3小時,但如果未能及時排放熱能,將會活生生烤熟船員。

Normandy 在超光速飛行時會出現「藍移」的散熱現象,此時產生的熱能已超越 IES 的容量,沒法隱藏蹤跡 (遊戲圖片)

Turian 風格的指揮室設計

外星種族 Turian 階級分明,其軍事風格亦影響了 Normandy 的內部設計。人類星聯多會把指揮官的位置放在指揮室中心,方便和其他船員溝通;但玩家可能記得 Shepard  使用銀河地圖的位置,是整個指揮室的後方高台,因為 Turian 的指揮官希望能時刻觀察部下。工程師在 Normandy 上實施這種設計,是希望測試星聯的指揮體制能否與這種設計配合。

在 Normandy 裡,指揮官能把整個戰鬥訊息中心一覽無遺 (遊戲畫面)

差點變成「屁股號」

Bioware 在今年的 N7 日 (11月7日) 公佈了《Mass Effect》系列的10週年紀錄短片,高級美術指導 Derek Watts 在片中透露,當時他們就 Normandy 名字的前半部分向編劇部門諮詢意見,對方提議用「SSV」,意指 Systems Alliance Space Vehicle (星聯太空船)。這個前綴雖好,卻不能印在船身,因為當 Normandy 迴避 Saren (ME1的敵人) 飛船的攻擊時,船身會上下顛倒,「SSV」變成「ASS」 (屁股)。最後編劇提議印上「SR1」,「SSV」則只會在官方全名「SSV Normandy SR-1」中出現。

這.....的確會成為遊戲的亮點!(BioWare Base Youtube http://bit.ly/2zS2lqt)

敵人送來的禮物 SR-2

《Mass Effect 2》遊戲一開始時,Normandy SR-1 便被摧毀。由於恐怖組織 Cerberus 在建造 SR-1 時已經在背後推波助瀾,因此他們以舊艦的圖紙及技術為藍本,建造出全面升級的 SR-2 。新的 Normandy 配備了人工智能 EDI,比舊艦大一倍,有5層甲板,更有大了整整3倍的 Tantalus 驅動核心,但也由於體積太大而沒法在星球上降落。玩家在第二集中可以升級 Normandy 的各項設備,包括裝甲、護盾、武器和掃瞄器等,若果沒有收集足夠資源升級,在劇情中隨時會令駕駛員 Joker 喪命。

Joker 特別滿意 SR-2 中的真皮駕駛座椅,有恐怖組織出資果然不一樣 (Bioware)

船上的眾人

Normandy 是一艘出類拔萃的偵察艦,它的船員亦各有特色,玩家一定記得自己在三集裡到處穿梭,尋找隊友交流感情。各個團員會因應個性和長處而逗留在特定位置,例如由基因工程培殖的純種 Krogan 戰士 Grunt 平時會留在倉庫裡離群獨處;科學家 Mordin Solus 會在科技實驗室中醉心研究;而 Garrus 熱愛校準炮火系統,自然會出現在主武器室裡。

咳咳...... 請問兩位在主炮室裡做甚麼?我沒安排房間給你們測試「Reach and flexibility」嗎? (《Mass Effect 3》遊戲畫面)

伶牙俐齒的駕駛員 Joker 雖然常與人工智能 EDI 耍花槍,但他以可靠的駕駛技術一次又一次帶 Shepard 逃離險境,還在緩衝距離嚴重不足的情況下將裝甲車 Mako 投放到星球表面,絕對是星級駕駛員。

再見了,Normandy

隨著《Mass Effect》三部曲的落幕,Normandy 亦離我們而去,今年是系列十週年,但我們幾乎找不到可以慶祝的事。《Mass Effect》曾經帶給我們一個全新的宇宙和燦爛的外星生態,但最新作品《Mass Effect: Andromeda》卻因為故事失色和各種設計失誤而飽受批評,結果今年沒有單人 DLC、沒有續集,只有幾張新桌布和一則7分鐘的短片,EA 亦沒有任何重製計劃,這個10週年冷清得可憐。

謝謝你一路帶我走遍整個銀河系,這趟旅程結局或許不完美,但絕對精彩 (Bioware)

Normandy 是獨一無二的,她和三部曲一起陪伴了我們無數個日夜,還捱過了第二部中的自殺式任務。回顧過去,最掛念的還是 Normandy 和各位船員,可惜再不捨,Shepard 的故事亦已經完結,我們只能在這個時刻談談 Normandy 和曾經的光輝歲月。


特備節目:用一支有質量效應的牙刷拯救 Normandy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