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flix動畫《BLAME!》首播 日本製作人解構科幻漫畫神作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Netflix首部支援HDR的CG動畫《BLAME!》(港版名特工次世代)5.20有得睇,這套日本經典科幻Cyber-Punk漫畫,20年來被視為不可能拍成動畫,禁忌終被打破。

記者當然清楚《亞基拉》和《Ghost in the shell》在科幻動畫界的重要性,但近年的荷里活《攻殼》卻只能複製畫面,拍不出《攻殼》之魂,所以就想,可以始終要由日本人負責,才能拍出日本SFACG之味。兩大神作相信大家都睇過,但有沒有看過《BLAME!》呢?這套作品在香港不算風行,但在日本和美國的SF界都有很多粉絲。最近,製作過《銀河騎士傳》(シドニアの騎士)的「東亞重工」 (真身Polygon Pictures)再跟貳瓶勉先生炮製了他的出道作《BLAME!》3DCG動畫電影,記者有緣到日本跟導演、副導做專訪,聽聽他們怎樣將這套20年來視為不可能動畫化的異色作,化為可能。

Dystopia反烏托邦動畫世界

各位有否同感?一方面像吸毒般迷上天真可愛、充滿希望的官崎駿電影,但內心深處其實認為人類社會已經完蛋,人類註定走向衰落折墮的《亞基拉》、《殺戮都市》式Dystopia反烏托邦世界?
Netflix Japan成功爭取日本hi-deep科幻迷無人不識、SF作品最高榮譽「星雲賞」2016最佳漫畫得主弐瓶勉先生肯首(得獎作《銀河騎士傳》),放出20年來無人敢挑戰的重口味cyber-punk出道作《BLAME!》(港版名《特工次世代》),製作CG動畫電影,作品定於5月20日於Netflix上架。上星期記者到了日本製作團隊Polygon Pictures的總部,訪問導演瀬下寛之、副導及CG指導吉平Tady直弘。

(左)瀬下寛之導演(右)吉平Tady直弘副導及CG指導(鍾世傑攝)

「世界像感染Wannacry」
太黑暗!《BLAME!》20年來無人敢碰

故事發生在連年份也遺忘了的遠未來,因一次意外,智慧型城市就如中了wannacry一樣,將人類當成垃圾般排除出外!人類失去登入「城市」這個大網絡的權限,只能像水渠污鼠一樣住在失控擴建的地下迷宮中,每天擔心被系統控制的「驅除系」狩獵者殺掉。男主角Killy霧亥正四出尋找擁有「網絡端末遺傳因子」的人,只要有這種DNA,人類就可再次掌握世界的控制權。
這部20年前的作品,連《進擊的巨人》作者諫山創也自認深受影響,記者的確覺得兩者有點似,橋段高分,畫風獨特不討人喜,那些看來比異形更嘔心的「驅除系」,還有那沒盡、滿是水管的地下世界,看後令人很不安,卻會想看更多,想知道這超現實的世界,究竟可以「癲」到甚麼程度。

因為它的畫風粗糙狂野、free hand手感極重,而且故事和畫風太黑暗,直接拿來拍動畫人人也做到,但不會有太多觀眾接受,不會成功。但它太經典了,沒有人夠擔作大幅度改篇的,好在我們Polygon Pictures曾跟弐瓶勉先生合作製作《銀河騎士傳》(シドニアの騎士)動畫,令老師投以信心一票,親自擔任《BLAME!》的總監製!
瀬下寛之導演

人類失去登入「城市」這個大網絡的權限,只能像水渠污鼠一樣住在失控擴建的地下迷宮中,每天擔心被系統控制的「驅除系」狩獵者殺掉。

20年前作者的筆法雖未達最高境界,但在設定和構思上就比很多cyber-punk作品大膽。

原作者親自督導 故事易懂風格簡化

聽瀬下導演所言,其實是作者弐瓶氏心態也改變了,畢竟都20年了,作者認同《BLAME!》的作畫、故事都要作微調以迎合現今觀眾口味。你會看到很多年輕、樣子帥氣、穿上有型有款電基漁師戰衣的帥哥美女當主角,女主角Zuru更明顯變了日系大眼妹,更有一雙紅卜卜的臉蛋,對白多多。而Cool爆的男主角Killy,雖然仍舊不愛說話,但動畫化後以姿態、動作去帶出英雄感。
今次改篇,弐瓶勉先生作出了很多修改,令角色能順利3DCG化,更在作品中也加入更多由弐瓶勉構思的「東亞重工」風格,電腦介面有大量漢字似《EVA》一樣有型。
的確,如果沒有弐瓶勉先生出手,一來簡化風格必定會被口多的網民指毀了原作,二來正因有作者出手,並由了解他風格的Polygon Pictures操刀,才真的知道分寸,那些應該可簡化、那些是寸步不讓必定要保留。

吉平副導笑言,雖然用上了大眼妹設定,但臉上的紅卜卜並非少女漫畫化處理,而是皮膚薄的女生,經過激烈戰鬥後自然透出的血色,而且額頭上也絕對不會出現"#"形嬲嬲符號。

原作真的非常黑暗邪氣,如果如實照拍,可能會變了恐怖片,而不是型格SF。

你看看,同樣是Sibo,上面的漫畫原圖像隻妖怪一樣,但作者已經改變風格,畫得合現代動畫迷、打機友口味。

動畫版源自《銀河騎士傳》戲中戲

早在兩年前,他們就曾以戲中戲形式將《BLAME!》拍成短片,讓《銀河騎士傳》(Season 2 #8)主角在電視上看《BLAME!》,一眾角色的對白更是語帶相關:「Killy接下來會怎樣啦!」「那要靠大家的支持了。」很明顯是給各位弐瓶粉絲的暗號吧!
導演更解釋,這1分鐘左右的短片包含了50個cut,比例計是一般動畫5倍,他特別強調弐瓶先生跟製作組都是抱有「半玩樂」心態,特別抽時間去做,並無影響對《銀河騎士傳》工作上的認真和投入。記者覺得,「宅」即是對一件事物達狂熱程度,會肯為「愛」去付出心血,所以理解他們為何用十二成功力去拍《BLAME!》短片,而同時這片子也成為觀眾看《銀河騎士傳》時的樂趣,畢竟觀眾也是弐瓶先生的飯麻!而因為這條半帶自娛性質而製的短片,團隊變得更有決心籌組開拍動畫版《BLAME!》。

沒錯,我是宅男。你們(記者)也是吧,相信全世界都很多宅,希望Netflix將《BLAME!》讓世界各地更多粉絲觀賞收看到。
瀬下寛之導演

瀬下寛之導演表示全個製作班都很熱愛弐瓶勉先生的作品,投住大量心思做好。但吉平Tedy直弘就強調公司不是那些工作24小時的血汗工場,大家是以健康的心身去搞創作,Very Good!

黑「擇」明 故事再Dark也要帶出光明

的確動畫版的Killy更有主角相,更令我想起《北斗之拳》的拳四郎,勁好打、不出聲,不忍心一班無力的普通人白白送死,放下尋人要務不理,也要先救人。大家都知《北》其實也源自電影《Mad Max》,瀬下寛之也直認這動畫版同樣有點《Mad Max》新電影的調子,而結構上也有點像黑澤明作品《七佻四義》,庶民在村子全滅前一刻,尋到身手了得的武士答應守護,很有大片格局。


吉平Tady直弘感言:「導演他很喜歡這類Dystopia反烏托邦世界觀,但我自己是不喜歡的,我想我的作品是有光明面的,要令人看完有希望。」

「不怕黑 選了光 叫最暗黑的戲院 發出光」
陳奕迅《黑澤明》歌詞(林夕 作)

在原作中神秘怪異的霧亥Killy,已變了未來世界的希望、光明化身,型呀。

吉平Tady直弘副導同時是CG指導,他當日負責帶記者參觀製作室,有大量極秘資料只限《HK01》上看到,別錯過!(鍾世傑攝)

後記:新瓶舊酒原來也可以出傑作!

記者因今次訪問,一口氣看了原作漫畫,當年作者的說故事手法真的很隨性,畫風不是人人接受,需極大耐性才能消化當中的痴線構思。看動畫版預告時曾擔心因風格從俗簡化、大眼妹化而失去原味。但原來簡化非為省成本,而是更好的以CG去體現原作神韻,CG水準屬頂尖級數、打到七彩,真的看得很爽,看畢後只有一個想法:「希望拍多一季連續劇版本,讓故事繼續下去。」
如今動畫界正於光碟銷量不佳,資金無回流、畫師人工低下、無新人入行的死胡同,連《進擊的巨人2》也要暫停。《BLAME!》這類走鋼絲科幻電影需要大量資金回本,難得有Netflix銳意提供新選擇,請多多支持、幫助動畫健康發展。

©Tsutomu Nihei, KODANSHA/BLAME! Production Committee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