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eR:Automata》尼爾:自動人形補完:P33與普羅米修斯之火(上)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如果有玩NieR首作的話,相信會對「P33」這個名字並不陌生,因為它的一幕相當令人痛心,及後更被我們親手破壞掉。在《NieR:Automata》中就有出現它的名字,而且它的身分絕不簡單,以下慢慢說明。

本文含有嚴重劇透,請完成遊戲E ENDING後才觀看

本文有部份內容有推測成份,未必完全準確

Nier:Automata攻略專區-尼爾自動人型劇情、爆機心得及隱藏資料 (按此前往專頁)

P33的悲劇故事

假如你不知道Nier1的大概劇情的話,建議先看回筆者的另三篇文章先作補完。在遊戲中有一地區名為機械山/廢鐵山(ロボット山),主角Nier在少年期認識山中的兩兄弟Jakob及Gideon,於數年後的青年期再遇時,得知Jakob在山中被殺,於是主角接了其弟弟Gideon想報仇的任務,前往討伐巨大機械人,而這個機械人就是P33。

遊戲中主角對上的BOSS,印着編號P-33

然而在遊戲二周目的Kaine視點我們知道了故事的全貌。名為Cleo(クレオ/英文版又名Kalil)的人類小孩Gestalt在機械山被認為是怪物而遭人類追殺,其母親為救他而死去,孤獨一人的Cleo哭泣時遇上了P33,P33也想到其主人亦是在數百年前死去,同病相連的二人於是相依為命。Cleo教導P33很多外面世界的事情,而P33就守護着Cleo免被人類或其他機械所殺,Cleo稱P33為小P(英文版為Beepy),二人約定終有一日一齊到外面的世界去。

但其實Jakob的死是因意外倒塌所致,只是碰巧地Gideon看到P33與Cleo,誤以為是由它們引起。最終主角Nier就把P33及Cleo殺死,及後再被Gideon鞭屍。

P33感謝Cleo讓它認識到未知的世界,二人更約定終有一日出去世界走走。

二人的下場就是被主角殺死。

有日本人整合了關於P33的片段,想感受一下前作氣氛可以看看:

P33短篇小說-普羅米修斯之火

在2013年時,Drag-On Dragoon誓血龍騎士的第三集推出,除了一般版外,同時更推出了限定的Drag-On Dragoon 10周年的記念BOX,內裏就有一本小說,收錄了DoD以至到Nier的補完故事,其中一篇就名為「普羅米修斯之火」。

DOD3的限定版.....現在價值不菲

P33有連繫並不是空想,而是橫尾自己帶起的。在Q&A問及火山的神是哪,橫尾回答請看「普羅米修斯之火的神」小說

接下來是長文:

小說中的劇情大概是這樣的,不知多少年後,有一團微小的火點燃了P33的意識,讓P33重新開機醒了過來,然而它卻失去了大部分的記憶。P33使用微型的修復工具,經過了千百年的自我修復後終於重新起動,而它亦只記得「小P」這個名字,與及一個「到外面世界去看看」的約定。它不知道為何會留下這個記憶,亦認為這個並非是「命令」,而是指引着它的「意志」。

在機械山谷底的P33,因其身驅無法執行到這個約定,於是它便開始吸取其他機械的部件進行改造,令自身超越了其造物主給他的設計圖,進化成為一台更完美的機械人,在文中的形容是有點像巨大的蜘蛛。在回到機械山平台時,P33卻遇到它的同類 –– 四台P33機械人,四機向小P(這裏開始稱為小P)進行攻擊,但進化了的小P使用12隻腳的其中2隻擋下了全部攻擊,而且輕易地擊落了全部射向它的導彈,不過它並沒有還擊,反而進行了疑問。

「為什麼它們要攻擊我呢?為什麼它們不像我那樣進化呢?」小P得出了分析,那就是它們攻擊是因為接收到命令而去做,它們不去進化是因為它們沒有這樣的命令。那,為什麼它們不能執行命令以外的事呢?之後小P想到駭進它們來停止攻擊,但它並沒有這樣做,因為這樣做就等同於視它們為「道具」。「一個意志不能經由命令來獲得,經由自我培養來獲得意志這也是一種快樂」,小P得出了自己的結論。

在無盡的攻擊中,小P持續的防禦着,它更有一刻想放棄。之後它使用自己的微型工具散播出訊息。

「讓我們生存吧」

「讓我們知道什麼是生存吧」

「我會教導你,他所教導我的」(這裏的他指Cleo,但小P已不記得其名字)

在無盡的攻擊下小P如同祈禱者般反覆朗讀,慢慢地P33們停下了攻擊,並在無法完成的命令下真的對自身產生疑問。最終四台機之中有一台逃走了,有一台跳到谷底自殺,而其餘兩台就決定與小P一起前往外面的世界,三機融合成一起。文中的小P之後再經歷不斷的戰鬥,融合與增築,外型不斷的改良,更變成了一個直徑165英尺的球體。

「發射!」

經過數百日後,小P終於準備完成,它從機械山中爆發,彈射了出去,文中形容就好像火山爆發一樣,並使用它融合而來的火箭燃料升空。在空中,小P望到地上有兩團勢力在互相戰鬥,一邊就是機械為主的東西,其外型無法在小P的資料庫中找出,要形容的話就像鯰魚加上草蜢再加上橙。「明顯地是一些外星文化的設計」,文中這樣形容。而另一邊就是全是女性的人造人。

在空中的小P受到它們的攻擊,無數的導彈與激光射向小P,令其部分的部件脫落。然而進化至此的小P有着無數層的護甲,不痛不癢。它對於兩團機械勢力為何戰鬥產生疑問,並很快得出了自我結論,就是「它們接受了命令這樣做」,「機械還是人造人,兩邊都是冷靜地完成任務直至它們死去」。小P從而又產生了「害怕死亡」這個想法,它想到恐懼是帶來自我意識的元素,而兩軍人馬能夠拼死戰鬥是因為它們並不是「活着」。

不斷升空中的小P於是派出其「子機」對機械們進行駭入,在駭入空間時,小P看到了空洞的記憶領域存在着單一而簡單的命令,留下了廣大的空白空間,令人覺得很浪費。小P也感到很不自在,因為這令它想起了很久很久以前的自己,只執行守護「機械山」的命令,就如它們一樣。小P在機械們的記憶領域留下了句子:

「讓我們生存吧」

無機物缺乏意識,那就讓我們賜予

「意識、痛楚、喜悅、悲傷、憤怒、羞恥、孤獨、未來……活下去的意義」

機械開始停止了戰鬥,而小P亦對人造人作出同樣行為。最終兩軍停下了攻擊,互相溝通更唱起歌來。「我們完滿了,鯰魚與人造人變成了我們,而我們亦變成了它們,我們,已經變成了我們自己」。

然而有部分的仍是沈默,並把雙眼閉上。「我們並未變成一個絕對的整體」,小P自此也有了「獨立性」與「網絡」的概念。「自從認定了自己為獨立的那一刻,分界線就這樣產生。如果我們走回去好像機械那樣,可能我們能夠完整的融合,但我們不再這樣做。我們的迴路本來就製作得像人類大腦,像互相地連接着大量的神經元素,就像人類之間溝通或者在議會上討論。」「一個意識並非經過合成、合而為一來組成,而是經過無數獨立的連繫來達到,這可能就是網絡的真正定義」,小P這樣想。

最終,不斷升空的小P穿過了大氣層到達了太空,達成了比「到外面的世界去」更進一步的約定。

「我們現在生存着,就像你以前那樣」

「我們正唱着歌」

「我們的歌會傳遞到給你嗎」

「我們的感覺會傳遞給你嗎」

「哈利路亞. 哈利路亞. 哈利路亞. 哈利路亞」

來自被賜予希望的機械,一首謙虛的讚美歌擴散至宇宙。

小P最後這樣說着。

 

因為實在寫得太長的關係….. 解讀將會在下篇文章進行。

《NieR:Automata》尼爾:自動人形補完:P33與普羅米修斯之火(下)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