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頭霸王》香港威水史 與港漫版編劇李中興一同回味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Switch《街頭霸王2》、《芒亨》、《孖車》靠打機回憶吸納不少玩家買機,《街頭霸王》遊戲日本史就已經有很多人寫過,但作為香港人,我們有自己的《街霸》回憶,記者將連續推出多篇相關文章:頭炮請來港漫《街頭霸王》編劇李中興先生!

經典街霸Street Fighter II逐個數 又識多少隻?(點擊進入連結)

李中興現開設青雲製作室,7月將於書展推出《馬雲傳》及《鐵拐俠盜》小說。

速評Switch《Ultra Street Fighter 2》體感出波動 對戰要買掣(點擊進入連結)

李中興講出《街霸》動機:「因為我係愛打機的死𡃁仔!」

李中興父親也是一位小說作家,但阿興不喜歡一板一眼、認真的小說寫作,反而加入了港漫界當編劇,主攻靈異鬼書,年輕的他百足咁多爪,什麼潮流事物也喜歡涉獵,打遊戲機自然少不了,他憶起首次接觸《Street Fighter》的情景:「當期時應該在尖沙咀的機舖,看到有班人包圍住部機打到BOOM BOOM聲,不知在搞什麼,原來早期第一代《SF》未有輕中重拳腳之分(得1粒拳1粒腳),靠玩家以不同力度打粒掣去改變攻擊。仲有以Joystick Chok招又係經典,我仲聽人講,後來兩排輕中重拳腳呢種排列係CAPCOM拎專利,所以SNK都唔可以用6粒掣,有好多創新元素,我會話係勁到暈!」記者也很有印象,當時十九區也有很多機舖,90後可能不會知道,當年旺角信和地庫有5-6間舖曾經打通做遊戲機中心,而高手們就會集中在深水埗黃金商場的長江遊戲機中心,連星光行、上環信德中心也有機舖,屋村連士多也有偷偷放部機出來賺錢,真是遍地開花。

這部就是李中興所講的第一代街霸原裝機,只有紅拳/藍腳兩粒大掣,靠打下去的力度控制輕/中/重。後來才有改良版改成6粒掣。(網上圖片)

當年有人用google map街景cap下長江的原址,現在已經倒閉多時。

第一期《街頭霸王》漫畫已賣出3萬5千本。

1991年,《SF2》面世,8個角色任揀、打遍全世界,對戰熱更盛,當時從未寫過武俠的阿興,經劉雲傑介紹認識了許景琛,又認為他的畫風爽快生鬼、產量高而能夠在周刊連載時保持水準,很適合《SF》漫畫,阿興話:「當時自己鍾意打遊戲機,覺得將這作品改篇成漫畫會好得意,當初沒想過賣唔賣錢。當時玉郎漫畫公司由祈文傑做決策,傑哥都問我,有冇版權問題呀。我兩個就話,改改名、改服裝細節就可以啦,最終就由傑哥拍板開始。」

對,其實早期的《街頭霸王》漫畫並未向CAPCOM買版權,更有趣的,其實《街頭霸王》這個現時在華文區一致使用的中文名,其實真的是由許景琛、李中興原創,阿興解釋:「阿琛讀書時已經有自己創作漫畫,當時他正好有套作品叫《街頭霸王》,內容跟《SF》無關的,我們覺得冥冥中自有主宰,一來街頭對上Street,而做漫畫的也有點迷信,覺得霸王夠勁,不用再搞什麼戰士呀、鬥爭呀,於是我們的漫畫就順理成章叫《街頭霸王》。」那時《SF》還有個台灣版名字叫《快打旋風》,但後來《街霸》漫畫真的很紅,玩遊戲的人都會看,自然就叫遊戲做《街霸》,這名字真的是由許、李二人創出來。這書真是好恐怖,家中的舅舅會買,學校的同學也會偷偷拿回課室傳閱,你不會講《街霸》的話題也要扮打過《街霸》,但其實初中生哪可以入機舖,很多都是偷偷脫下校服入去,甚至很多機舖門外提供了大片的膠紙,供學生貼在校徽上,但當時倒沒有引發什麼嚴重的社會問題。

【香港勁揪】本地廠挑機BANDAI 鬥出《街霸V》阿隆FIGURE(點擊進入連結)

《街霸》要去到後期才有PC-Engine CD-ROM版,而《街霸2》亦要去到超任才有能力移植,而這部機亦因《街霸》而大賣,16MB大容量位盒帶,好多人買過。

當年沒有手機拍片,情報都靠口述,常有人說看到「朋友」在美國版出昇龍拳,在總統山上打到金鎖匙開通隱藏關卡。

李中興自言沒時間打機,但試過Switch和8bit堂手掣後,又勾起他的購買慾,即日已託我安排購買了。

阿興原創了連遊戲都沒有的逆轉昇龍拳。

取得正式授權 無阻自由創作

《街霸》推出時,香港仍未有遊戲的正版日本漫畫,到後來玉郎也變成文化傳信,出現了《EXAM》、正版《龍珠》,而李中興的團隊也意識到《街霸》要跟CAPCOM正式談授權。因為當年市面不只有阿興這本,還有很多類似的漫畫,比如龍乘風的《中華拳王》,不過成績上《街霸》最好,銷量有3萬多本,當時阿興打聽到劉定堅已開始跟日本方面聯絡:「沒理由被人搶先,加上黃玉郎先生有朋友認識CAPCOM,而且玉郎是大公司,比較容易傾版權。」當年日本遊戲商也未試過這種海外授權,條件其實不多,只要求阿興將非《街霸》作品內的角色,尤其是模仿其他品牌遊戲如《拳皇》的角色統統刪走,並絕不能令任何一個《街霸》角色死亡,此外就沒有限制。阿興也大讚許景琛對他很信任,放心由他控制劇本,令他想像空間很大:「其實未授權前玩得更勁,我第2期已經自創逆轉昇龍拳,寫赤龍(即Ryu)被阪本(即E.Honda)鎖着,最後靠逆轉運功,由上而下出昇龍拳,將鐵鏈爆開,更打傷阪本。」其實當年記者不過是初中生,哪會知道印度佬是奸定忠,故事好看有趣就夠啦,正如阿興所言,要有市井味、夠貼市才好看,才有投入感!

當時香港市面不止得一本《街霸》,還有很多類似的仿《SF》薄裝港漫。

早期玩家未知什麼是連續技,試出3連招可以連續扣血,威力無邊,自己作了皇者令、霸者令這些名字來顯威風,阿興都一一將之放入漫畫。

為紀念推出12人版,阿興建議阿琛將第一期封面(左)再畫一次,名為「影子街霸」(右),他說是中上最好賣的一期,達9萬5千本。

他提到:「我常常都要落場,我認識不少高手,但說實話他們的技術幫助不到我創作,因為很難將連續技如實變成故事內的招式。反而當時機舖對《街霸2》需求太大,出現了翻版機板,甚至是翻上翻,老一輩應該聽說過《東方不敗》及《葵花寶典》『改版』,就是非法修改程式,一出波動拳就射到滿天飛、全個畫面都係軍刀,吸引很多人玩。又比如坊間流傳的美國版圖位置出昇龍拳可以拿鎖匙,就可以去隱藏非洲圖,還有無影撻呀,chok停機,我也即時將這些元素收錄在漫畫內,或是在書後專欄介紹,令讀書覺得有互動,才能看得投入。」互動、潮流觸覺,其實那一代的媒體玩法也不變,《街霸》做到不俗的成績,由第一期3萬幾本鋪量一路升,阿興表示高峰期是日本推出12人版,連爪佬、拳王、泰王和赤目司令都可揀來用,他跟許景琛將第1期漫畫的封面重新畫一次,名為《影子街霸》,賣出達9萬多本。「對我來說,《街霸》到此時已經完結。」即使他兩人後來也有畫《街霸III》,仍然不客氣的說:「再來的改版、續集都是重複同一玩法,加人物、做得畫面更精美,就像Steve Jobs過身後iPhone只是不斷增加不同尺寸,沒有新意。」他笑言後來通街都《街霸》,後來連TVB的《歡樂今宵》也搞《街頭霸王》比賽,那就是沒落的時候,他忍不住大笑:「結果真係咁!」無怪乎CAPCOM自己也選了最完整、最齊人,有超必的終極版《SF2X》(又稱《SF2 Turbo》)去高清重製Switch版,證明李中興想法沒錯,多年來最多一般大眾接觸、留意的始終是《街霸2》!

這款《東方不敗》增加了空中出波、春麗出波等原創招式,聽說CAPCOM受其啟法,後來在正式遊戲中春麗真的會出波,而豪鬼可在空出放波。

連王晶也玩《街霸》,四大天王都要畀面,I.T.老闆娘其實是春美,她媽咪苑瓊丹才是春麗。

早期電子檔案壓縮技術差,錄音後再播放就有失真,所以《街霸》內的出招聲很多都變了「阿力boom」、「席席bird極」這類聽不懂但又怪又入腦的怪聲,後來香港3人男子組合草蜢更有一支remix版《忘情森巴舞》大玩《街霸》混音。

SFIII》創出特別色封面先河
見到李中興,很難不多問一下更多鬼主意,甚至有人認為玩太大的《街霸III》。雖然李中興他認為《少年街霸》、《街霸III》也是萬變不離其宗,但工作仍然做下去,潛伏在他腦中的「搞事因子」又發作:「我常常書當年港漫界不少人的想法比較四四正正,但我就喜歡與別不同,比如賣廣告曬銷量,別人只會寫數字,我就會講將《街霸》漫畫疊起來,仲高過喜瑪拉亞山!《街霸3》時我忽然想,阿隆套衫有幾隻色,可不可以照樣印咁多款顏色呢?最終拍板搞七色鬥氣,要將7隻色分發到全港九,玩死發行公司,但換來的效果就不得了,我們每色印了7千本限定,那天8、9點到旺角,已經賣清光,4萬9(興哥小心說話!記者我是曼聯球迷……)千書全部售罄,比《街霸III》創刊號賣更多。阿興:「其實從事創作,遊戲這類工作,心態一定要保持小朋友、死𡃁仔,你不能先想那樣做可以賺錢,相反要想一些連自己也認為前所未見、得意好玩的東西,人家才會感興趣。7色鬥氣封面就是一例,因為新,因為大家都沒見過,想齊一套!之後再想出3D、立體、香味,完全沒從賺錢方面想,只求得意好玩。」李中興又提到一個反面教材:「我們後來又搞另一套7色版,當中不知怎樣要集齊7本再抽獎什麼的,賣7萬多,本來理想呀,但我們高估了需求,印了14萬書,回書7萬,加上製作費貴,終蝕大錢。」他們反省過,就是因為動機不良,只想人大買特買,而7隻色這玩法已出到厭。

七色鬥氣封面成功後,就有很多不月的七色,夜光、絨毛面……儲到你傻。

當時還會製作making of VCD跟書送,是非常珍貴的史料,當中有年輕的阿興跟阿琛出場。

發什麼癲!這一場面成為很多年很多年遊戲玩家之間的話題,其實這類場面在港漫是常見的,但在援權作品中用上,爭議自然大。

豪鬼強姦阿Ken非李中興安排

提到物極必反,李中興有反省過當年做週刊,為求每星期也夠爆夠好看,有時些劇情會前言不對後語,也覺得期期都爆,沒有起伏故事不夠好看,但他認為週刊就是如此去做,而記者最終提到,為何阿興會想到最具爭議的「豪鬼用瞬獄殺想從後強姦阿Ken」這個爆炸性劇情,他出奇地平常心,跟我解釋:「其實我跟阿琛再合作搞《街霸IV》時,跟讀者進行了研討會,席上也人問,當時阿琛搶先為我答,他說是想跟玉皇朝開玩笑。」原來當時二人跟玉記約滿並快將離巢,於是就加入一些情節,看看接手這漫畫的人如何拆解並寫下去。「另外有讀者跟我說,當時畫面上並沒有畫到他們之間有任何接觸的,只是用文字交代,那當然,出現這些情節也是不太好,雖然沒有真強姦,但故事好像毀壞、強姦了角色,我也不想被人講推卸責任,因為編劇是落我名字,但最終你們要知道,主筆的決定權是大過編劇,我是很難reject的,而事情就是這樣了。其實都過了那麼多年,也不想再提了,以免令人覺得我在辯駁、推莊,但那次阿琛自己也講出來了,我也不怕講。」或者這一次《街霸3》不按原作出牌真的有點玩大了,李中興卻提到自己接手另一港漫,以《龍虎門》配角擔正的《王風雷傳》,他表示在這作品中他一樣扭轉了原設定而被人罵,但最終成績卻比另一本用知名主筆的漫畫更好。

李中興已證實事件非他一個人責任,且過了這麼多年、也不必講一世,記者只當作一件趣事來回味,並無任何投訴或責備的意思。無論如何《街頭霸王》港漫版不只為香港人帶來很多回憶,也創了很多經典;說到《街霸》漫畫,十個有九個只會想到李中興、許景琛,而不是日本的中平正彦,怎說也應在「香港街霸史」中佔重要一席。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