荃灣賺盡人情味拉麵店 日本老闆:窮人都食到日本嘢

撰文:張定明 秦韵琪
出版:更新:

「唔使賺太多錢,好希望窮人都可以食日本嘢,咩人都食得到」,堅持一碗拉麵賣31元,堅持薄利多銷,堅持經營平民食堂。
眼前的日本餐廳老闆,字裡行間,他將「錢」看得很輕,「我覺得人情味是最重要,賺錢都要第一,賺唔到錢,就做唔到10幾年,不過唔洗賺咁多」。

太田先生外表與香港人無異,聽他的廣東話,甚至比內地新移民還要流利。(張定明攝)

來香港前「我都沒想過香港是甚麼」

居港20年的太田真司(50歲),
外表與香港人無異,
聽他的廣東話,
甚至比內地新移民還要流利。
生於日本九州的他,
30歲時獲酒店力薦來港任職日本料理廚師。
「去香港之前,
我都沒想過香港是甚麼,
只是知是英國的」,

剛來到時言語不通
「我不會同日本人一齊的,
盡量同香港人一齊玩」,

他當時已覺得,
香港人表面與日本人內心一樣,
可以很真。

「賣平啲......想學生食得起」

太田先生13年前決定自立門戶,
在荃灣開設「和食快餐」,
為讓人一眼看出是「日本嘢」,
所以名叫「和食」,
讓人感覺平民,
所以又叫「快餐」。


「因為我想賣平啲,
學生唔係每個都有錢,
佢哋都可以食得到日本餐。
如果一碗70幾蚊,
唔係每個都食得起」。

位於荃昌中心的分店,
午飯時間猶如中學生食堂,
「冇話特別關係好好,
有時佢哋打機打得耐,
我都會講唔好意思,
趕佢哋走,
始終都要做生意嘛」。

太田先生的拉麵,最平31元有交易,他沒有加多餘的材料,他認為這樣才能食到拉麵真正味道。(張定明攝)

「我好鍾意學生,
有啲客畢咗業30幾歲,
佢會話學生嗰時食過,
而家都係好好味道,
我好鍾意咁樣」。

生意人來說,
太田先生將個「錢」字縮得很細,
將人情味放得很大,
將責任放得很重。

自己都窮過

「細個嗰時自己都唔係有錢,
自己都窮過」,
因為自身的經歷,
影響到太田先生現在的生意之道,
堅持控制食品價格,
令普通市民都「食得起」。

「好多人都同我講,
老細呀,
你湯底做靚啲,
賣一百多元也可以,
好多人都係咁樣講」,
但他每一次都拒絕,
「我都唔會咁樣做,
因為上百元的拉麵,
只有佢哋食到,
但個個都食唔到,
冇理由得我賺錢,
客人賺唔到錢,
啱唔啱呀」。

生意人來說,太田先生將個「錢」字縮得很細,將人情味放得很大,將責任放得很重。(張定明攝)

「我覺得一定要有人情味」

太田先生自言在別處食拉麵,
感覺總是不夠飽肚,
於是加大自家拉麵份量,
「正常一包麵嘅份量120克,
我哋加到140克,
我的麵沒太多配料,
因為剩食麵好啲好味啲」。

他形容就似食米線,
「唔知米線多定係芽菜多,
有時都搵唔到米線」,
他又稱前來光顧的客人,
最重要是「飽啲平啲好味啲」。

被問到是否理解本地俚語「賺到盡」,
太田先生不太明白,
但他聽到「賺」字,
已說「賺錢都要第一,
賺不到錢,做不到10幾年,
不過唔使賺咁多,最起碼要交到租」,
相比起錢,
「我覺得一定要有人情味就最重要」。

太田先生於13年前在荃昌中心開設首間快餐,並於6年前在香車街街市開設第二間分店,是一眾街坊心中的平民食堂。(張定明攝)

令太田先生自豪的不僅是這間餐廳,
還有結婚十多年的太太。

提到太太的時候,
他自然地以日文說:
「一目惚れ,一見鍾情,
而家都係一見鍾情。」

因為他們一起工作,一起生活,
「大家做乜都一齊,佢都對我好好」,
即使平日無休,
一年只有過年時放假,
但兩口子也一齊捱,
彷彿是一件無比浪漫的事。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