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佛教徒下►若佛陀看DQ事件、抗爭者入獄:他會站在弱勢一方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如果沒有(信奉)佛教的話,我想我不會參與社運。」皈依佛教十年的馮擎東說。佛教似乎總予人避世之感,遁入山林修行,但他反而走入俗世社會——雨傘運動、旺角衝突、反新界東北發展、同性戀平權等社會運動都有他的身影。「我時常想,若佛陀在當今香港,他會怎樣做?我想他也會站在弱勢的那一方。」他低頭沉思道。

攝影:楊程

海的另一邊就是大嶼山,寺廟集中之地。他在這邊和記者談社運。

一直以來,積極參與政治事務的佛教徒似乎不多,也很低調,似乎在社會事務,一直缺少佛教徒的聲音。「有些佛教徒只求自身平安,覺得我將佛教牽涉政治來講有煩厭,覺得佛教可以與政治分開。」但他認為,參與社運也是修行一種。

他解釋:「學佛,對內就是求自己覺悟解脫,對外則讓眾生脫離苦難。政府某些行為和制度造就了痛苦,面對不公義,我主動去行公義,可以改變自己的心息,讓心靈趨向善良,學會對他人慈悲,其實政治是關佛教徒事。」

社運佛教徒上►唸經打坐=虔誠?酒肉佛教徒:只求平安算是信徒?

「佛陀會指出什麼行為不慈悲。」

阿東曾是「香港基督徒學生運動」的跨宗教專員,團體以辦性別平權運動著稱,他也參與其中。「佛教對同性戀的說法是怎麼的?」記者問。他沒有直接回應:「首先不會視同性戀為罪過。」他說,佛家相信前世今生,三世因果。關於同性相戀,其中一個說法是:「可能他過往五百世都是女人,突然今生變了男人,(性取向)轉變不了。」當然這也是很異性戀眼光的說法。

「但我的想法是:有違道德在哪?佛家講慈悲,盡量不要為他人製造痛苦,而同性戀可以製造什麼痛苦給他人?我看不見。反而他們得不到和其他人一樣的權利,我覺得他們很痛苦。」於是他支持同志平權,為男同性戀者爭取捐血的權利,也參與雨傘運動等社會運動。

「你覺得佛陀會如何看社運?」我問。他沉思了會,「我想佛陀會指出有哪些人的行為是不慈悲。起碼七警打人、新界東北強行收地、菜園村硬上馬,一定不是慈悲的表現。」

【同性婚權】佛教講平權 台灣釋昭慧法師撐同志:每人都有情慾

「難道你拿着鮮花,他就不會開槍?」

他憶述三年前雨傘運動,他在旺角,站在警察和示威者對峙前線,身旁的人一個個被警方抬走,「明明已經撤退緊,但警察攬住他的腳不讓走,又揮棍打(示威者)。」他頓時覺得,佛教主張感化的思想是否「有點天真」?「佛教是有一個想法,如果我坐下,不還拖,對方是會突然停手讓我走,但你還拖他會打得更厲害,但我現在覺得這樣想太天真,難道你覺得面對強權,拿着一朵鮮花,他就不會開槍?」

「你(警察)只是想驅趕示威者,為何要這樣(打)?我看見這個畫面覺得,這班已經是喪心病狂的惡魔,如果佛陀這時候在他會怎麼做,會不會坐下來打坐然後任人打?」他反覆質問,在佛家經典中嘗試找答案,結果是佛教反對暴力,卻有慈悲殺生的記載。「(佛家)有個故事是南泉斬貓,有個襌師為了教導徒弟道理而殺了貓,(雖然殺了生)但他的出發點是好,我想你殺都要基於慈悲,為了阻止惡人行惡。」

(資料圖片:曾梓洋)

以暴易暴?  「有時我選擇放下佛教徒的身份。」

去年旺角騷亂,他以佛教徒的觀點撰文,提出佛家不是絕對非武的觀點,但用武界線何在,他始終未有定論:「但我又很怕因為我自己的想法而曲解了佛教,而成為令一種類似耶L的物體,所以我不敢很肯定地告訴他人佛教是這樣,或者在某些時刻,我選擇不做一個佛教徒。」

他提起日本漫畫《浪客劍心》,裏面一個叫安慈的角色。他本是佛寺僧人,卻因政府推行的政策而導致佛廟被村民燒毀,廟內兒童被燒死,安慈從此成了仇恨政府的「破戒僧」,決定以暴力去制止壞人和進行報復。「這漫畫人物令我很深刻,亦認同他的行為。但一個破戒的佛教徒還是否佛教徒呢,也是我心中的疑問。」

佛家所說暴力的界線在哪,這問題他反覆質問。

傘後出走尼泊爾  學會面對痛苦

我們說起近日DQ事件、抗爭者被判刑、又提起同是學佛的周永康。「現在香港的情況是,你幾努力都好,總有些事你改變不了,但全力爭取過,會問心無愧。」他說。

記者問:「學佛是否真的會使人看開?」他靜默好一會,接着說:「其實唔開。情緒一定會有,哪有因為學佛就不失望?」三年前雨傘運動後,他去了佛陀出生地尼泊爾藍毗尼禪修一個星期,修行、也排解鬱結。與當地藏傳佛教的僧人同住,每天過着簡樸的生活。「上早課、吃飯、洗衣、孩子踢踢垃圾,簡單但開心,心情變得很平靜。」學佛不會讓痛苦消失,但可以學如何用佛教的眼光去對待、面對痛苦。

「佛教強調變化,成住壞空(成立、持續、破壞、轉變,為佛家對世界變化的基本觀點),強權政府都有『成住壞空』的一天。」他又說,佛家重視業力,世事萬物有着其道德因果規律,「我們做的事會播下種子,種子等待其他緣份來到才會成熟,結果。現在播的種,你不可以否定若干年後香港或會因為這個行為而受到影響,用緣起的眼光去看待,其實已經播下種子。」

他希望未來會有更多佛教徒關心時事,參與積極參與社會運動。今年行政長官選舉,其實佛教也有十票(雖全為佛聯會推舉成員),也有關心政事的佛教徒,成立了「香港入世佛法網絡」,提倡入世佛法(Engaged Buddism),關注佛教徒可以如何參與社會議題。「現在我有一個群組,名叫佛教政治共修,入面有很多對義理理解非常好,亦常參與社運的同修。近期13+3(抗爭者判刑事件)發生後,我們都聚過一次。我想讓人知道,佛教是有關懷和立場。」他如是說。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