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幕後人間】入行全因發一個夢 23歲音樂人:寫最多歌畀陳柏宇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Ariel打開厚重的鐵閘,再打開一道門,迎接我到他工作的錄音室。他是陳浩然(Edward Chan)旗下的音樂人。這家名叫Novasonic的錄音室,以前在上環,後來搬到觀塘。他第一次上去,便碰見陳柏宇錄歌。「當然,一開始都似歌迷心態,見到很多歌星,內心興奮不已。後來合作得愈多,啊,真的很多星,每日都見到很多星。當彼此結交為朋友後,沒理由見到他們,內心仍然狂喜吧?反而是將心思放在,如何為朋友做好音樂。」他說。

目前他已公開發表的5首歌中,有3首(《請跟我走》、《巴別塔》、《所多瑪城》)都是寫給陳柏宇。

攝影:盧君朗

睡覺發的夢 睡醒入了行

入行那一年,Ariel才讀大學三年級,21歲。他當時讀浸會大學音樂系,課程以古典樂為主。他說,香港大專提供的音樂課程清一色是古典樂,學生畢業後,可以選擇音樂教育、樂團行政、到外國繼續進修。投身流行音樂製作的學院派,少之又少。中學讀香港華仁書院,本地流行樂壇中,他最留意方大同,以及方大同的幕後班底。「其實就是Edward Chan,能夠跟他做事,算是夢想成真。」他笑了一笑。

【幕後人間】自由工作收入不穩定?音樂人袁梓烈:儲唔到錢但開心

+6
+5
+4

「入行經歷好搞笑的。有晚發了個夢,夢見自己在Edward Chan的錄音室打雜,執頭執尾買外賣。醒來後發現是夢,很可惜,便將內容分享到自己的臉書。沒料到給一位九龍華仁師兄看到。他與Edward是同一屆畢業生,將我的事告訴給他聽。」那是因為一個夢成就了另一個夢的故事喔,我笑說。Ariel點頭。Edward聽過Ariel寄來的Demo後,認為以20出頭的年紀而言,Ariel的作品頗具潛質,只要琢磨數年,會成為出色的音樂人。

當時Novasonic尚未搬到觀塘,他記得上環的錄音室,會看到海景。不變的是,錄音室放滿各個歌手的唱片。有吧台,有不同牌子的酒。他說,一來Edward好杯中物,二來歌手錄音也需要休息。錄音室除了專業的錄音設備與樂器外,娛樂也頗豐富。大伙休息時叫外賣,還可以打遊戲機。他便從旁觀錄音開始,到嘗試錄製結他部份,再延展到為歌手作曲、編曲。到後來,接下演唱會樂手的工作。有時歌手想重編歌曲,或演唱Medley,他亦需協助。

在錄音室工作,每天隨時見到許多歌星。原以為他會習慣,卻聽到他提起今年最興奮的事,是將會為王莞之擔任結他樂手。(盧君朗攝)

小六起步的音樂人生

一個記者,問起一位音樂人的音樂緣起,原來彼此的起點竟然一樣。讀小學時,不少學校要求每個學生選擇一件樂器學習,通常命名為「一人一樂器」計劃。小學生不單背書包,有時還得背起樂器回校上課。有人感苦悶,有人因此發掘音樂才華。Ariel選擇拉小提琴,也學過結他,但因為手掌小,難按Chord而放棄。直到中學才重拾結他。

「開始做音樂的嘗試,是小六時接觸一個名叫『Cmidi』網上論壇。那是個讓會員分享自己創作的midi(電腦純音樂)的園地。以前喜歡聽側田的歌,便模彷他的曲風,創作midi和他們交流。又或者下載其他會員的midi,看看別人怎樣寫歌,以及編曲上用甚麼樂器。」他不忘補充一句,論壇現已關站。但Cmidi的來頭不少,2005年爆紅的流行曲《他約我去迪士尼》,是在Cmidi發佈。主唱的KellyJackie曾是那裏的作曲人。

寫歌送給暗戀的人

拉弦的手,變成彈撥結他弦的手。中四時,狂熱愛上電結他,聽廣東歌之餘,外國一眾搖滾樂隊:Guns N' Roses、Blur對他影響甚深。曾經和10個同學夾band、成立band soc。「搞午餐音樂會,一開amp(放大器),大家都掩住耳朵,覺得搖滾好嘈。也不算完全失敗,午餐音樂會後來,還真的吸引到一些同學,對搖滾樂多了少許了解。」

Ariel形容中學時期的自己,個性內向,拙於言辭。「比較宅,宅在音樂方面。」他說。寫歌的初衷,也起轉變。他覺得,唯有音樂能夠幫他抒發情緒。放學回家,他埋首彈奏結他。睡在床上,腦海開始浮現許多旋律。一個音符響起,令他想起一種tone of colour、一個畫面、一種情緒。他不曾在中學拍拖,卻有暗戀的人。

「喜歡一個人有甚麼感覺?和她表白時,我會有甚麼感覺?如果我送一首歌給她,會怎樣?一邊寫,一邊幻想。歌寫好,最終還是沒有送給她,也沒有表白。」他搔搔頭。

現在,Ariel不管是上台的膽量,還是技藝都漸趨成熟。今年叱吒30周年頒獎禮,他負責重新改編叱吒的主題曲。(盧君朗攝)

第一次登台演奏 手指抽筋

所以當Ariel第一次登台演出,在旺角麥花臣場館,為陳柏宇15年的新碟發佈會,擔任結他手時,緊張得食指抽筋。腳踏一踏,打開放大器,他彈奏的每顆音符,放大幾倍,面向過千名觀眾。愈想,愈害怕自己彈錯一顆音符,食指忽然難以靈活動彈。

勉強表演完畢,不管陳柏宇還是Edward,卻沒有批評。「可能大家都知道,畢竟是第一次登台表演,明白我有頗大壓力。以後我學乖了,表演前必先為手指熱身,還有令自己放輕鬆一點,投入表演,不要因為怕彈錯,反而失去即興演奏的樂趣。」

克服登台表演的心理關口,前後花了一年。Ariel形容,陳柏宇可說是他入行來的親密戰友。幕後的陳柏宇,是個體貼和健談的人。「有次他看了部好看的電影,就和我盡情談了接近一小時。有時錄歌錄到深夜,他駕車送我回家,我住葵芳,他住港島。公開場合時,總不忘找機會介紹我。」

年紀輕輕,工作遍及音樂行業不同崗位。Ariel的生活卻與自由工作相似,有時可以很忙碌,有時可以很悠閒。想多看他的幕後生活,請看下集。

【高學歷之苦】人類學碩士做收銀薪金1萬:去咖啡店都覺奢侈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