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幕後人間】2個月做5個演唱會 綵排場均60小時:唔慣固定工作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音樂人長期於幕後工作,即使看演唱會,樂迷也只會看台上歌手動人演唱,而非一眾同樣演奏的樂手。Ariel除了錄音室編曲、作曲外,也經常擔當演唱會結他樂手。去年最忙的時候是8至9月,兩個月內他參與5個演唱會,每個演唱會綵排時間20小時到60小時不等,彈了100多首歌。

「忙碌到沒空記住曲,純粹打好譜,按照譜彈奏。雖然真是很辛苦,快上快落,但都享受。」他說。

攝影:盧君朗

Ariel說,行內像他一樣年輕的音樂人不算多,反而是許多與他一樣年紀的人,可能有份全職工作,抽時間寫Demo,等一個被賞識的機會。

無底薪斷Job計 「保持忙碌」等待被賞識

音樂人以賣出一首曲,或透過參與演唱會賺取收入。以作曲為例,通常由唱片公司主動尋找作曲人寫曲,寫好之後,賣給唱片公司。之後作曲人可能擔任編曲和錄製的部份。歌曲公開發佈以後,收益攤分四份:作曲、填詞人各一份;作曲人及填詞人跟本身簽約的出版公司,各分一份。一首歌,無論在演唱會上演唱,還是卡啦OK被點播一次,以及時下流行的線上音樂串流平台,都會令音樂人有收入。

「當然比較大額的收益,是實體唱片,網上串流平台點播一次,可能得幾仙。沒有底薪,收入斷job計,要保持忙碌。生活狀態是東搞一樣西搞一樣,就算有時完成手頭上的演唱會和錄音室工作,也要寫歌,看之後會否有機會賣出去。」Ariel說,賣到一首歌,不只增加工作量,重要的是提高知名度,讓其他人更留意自己,確保工作穩定。

像他23歲般年輕的音樂人,在行內是多數還是少數?他答得直接,行內的年輕音樂人不算多,反而是許多與他一樣年紀的人,可能有份全職工作,抽時間寫Demo,等一個被賞識的機會。而他自己,則不習慣全職那種固定時間現身的困身狀態。

Ariel自言,他無法適應那些必須在固定時間現身的所謂穩定工作。

人生如編曲

走出錄音室,Ariel陸續參與不少演唱會工作,從結他樂手,到排練前為樂隊成員打譜。生活得日夜顛倒,其他樂手排練完回家倒頭便睡,他仍要趕工編樂譜。「但心情是感恩的,畢竟別人找我,是出於欣賞我的才華。」不過,他也有被質疑的時候。排練時,有人建議結他樂手不如表演時,與歌手對Jam。Producion的工作人員一開始有點懷疑,擔心他怯場。入行已經3年,他說這情況現在已較少出現。

去年,他跟隨側田的巡徊演唱會,在廣州試過吃錯東西肚瀉,當晚頭昏腦脹地完成表演。又曾見過演唱會結束,大伙慶功時,側田仍拿起結他不斷彈奏。「他真的很喜歡音樂,大家明明表演完又累又餓,趕緊吃東西,他仍然又彈又唱。」

如同他的編曲。他說,編曲沒有固定答案,不會說流行曲只得一種編曲,反而是按照音樂人本身吸收的創作養份,以及任何人和事,在當刻給予他靈感,決定以甚麼樂器,營造歌曲哪一種氛圍。人生也如同編曲,他覺得,生活的下一步會是如何,也沒有固定答案。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