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騷擾】演員麥芷誼:你以為講笑但非人人都要接受這種「文化」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據《性別歧視條例》,如果一方有任何語言、行為或態度涉及性意味,例如說出與性有關的言論或笑話、對別人的性別作出侮辱或嘲笑;行為上盯著看或擠眉弄眼、做出使人反感並涉及性的手勢,而令人感到具冒犯性、侮辱性及威嚇性的,都會構成性騷擾。

性騷擾言論

去年,風雨蘭指2014至2016年兩年間,他們收到的職場性騷擾個案增加了2.5倍,例如同事拿著香蕉問當事人可以含到幾深?、上司對當事人作出性暗示的姿勢,然而不少人因為擔心失去工作、公司缺乏投訴機制等原因而啞忍。

普通職場如此,視影圈的風氣又是怎樣?一位電視台幕後人員跟記者說「入呢行預咗啦」是不少圈內人的心態。一位近20年經驗的電視台男導演跟記者說:「咸濕笑話係呢行好常見,尤其咁多女演員model行出行入。有女仔聽到唔舒服,我都會叫同事收下口」。

「同場劇照師影我相,send上群組,幾個男同事公然係組內討論話原來我咁大波,仲叫我唔好揹斜咩袋。」 - 某片場場記
「以前試過帶漏嘢,男監製鬧我咁小嘢都唔記得,仲問我咁有冇帶你個閪返工呀?」 -從事多年幕後的電視台copywriter

演員麥芷誼看性騷擾言論

我們找來演員麥芷誼,談談在這一行的經歷。她聽工作人員說,曾經有一名女演員需要做一個扶着扶手的動作,拍了很多版本,後來有個工作人員很大聲當眾發火,「點呀?扶個扶手都唔識,就好似摸你男友(陰莖)咁呀」,她隔空聽到也覺得很難頂。另一次發生在她身上,那年冬天拍劇,她的戲份需要穿得單薄,有男工作人員走來說:「妹妹你睇落好凍,過來過來,我畀溫暖你」,麥芷誼知道當刻他是說笑而已,但她覺得很odd,心想「咩事呀?大家都唔熟」,便當下回話「唔駛喇,留返畀你自己喇」。她指若要回應這類行為或言論,她會以故作說笑的方式回話,表示出「不喜歡」並且當刻中止對話。

她說當演員聽到涉及性又令自己不舒服的說話時,一般都不會很大反應,「接下來還有幾日,甚至一整個月以上要對著,如果因為一兩句說話而起衝突,計過條數,不太值得,也會容易被人覺得 『唔玩得』、『講笑姐,唔駛玻璃心』、『咁敏感,點撈呀?係呢一行』」。她認為很多時對方都只認為自己在說笑,「可能在他們眼中,男人和男人之間說話,一向都是這樣,是交朋友的方式。但很多女仔真的覺得很難頂,這是一個人的性格,有些人比較害羞怕陌生,不是個個都要接受這種『文化』。」

她不覺得濕咸笑話和帶性騷擾的語論在影視圈十分普遍,並且覺得新一代比起舊人更為注重這些議題,而這種情況也不止在女子身上出現,「有聽過男工作人員之間,他們出埠,別人在洗澡,有人無端端走入去影相,再上傳群組」,她不清楚當事人是否介意,但不論是行為或言論,「如果聽那個人覺得很不舒服,無論是講笑或有沒有用意 ,我都覺得是不應該的。」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