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騷擾】兩名新晉導演批判片場風氣:大家沒有認真重視性別議題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據《性別歧視條例》,如果一方有任何語言、行為或態度涉及性的意味,例如說出與性有關的言論或笑話、對別人的性別作出侮辱或嘲笑,而令人感到具冒犯性、侮辱性及威嚇性的,就會構成性騷擾。

X小姐指在某電視台持續受到語言暴力

過去3年,平機會一共收到233個有關性騷擾的投訴;而根據關注婦女性暴力協會風雨蘭在2014至2016年所收集的數據,發現兩年間職場性騷擾個案增加了2.5倍,可見在香港,性騷擾問題持續,尤其是職場性騷擾。

記者早前收到消息,得知有前某電視台幕後創作人正在向平機會投訴,指她在工作場所持續受到語言暴力。X小姐是某電視台宣傳部的撰稿員,在上班第二個星期,辦公室內有男性監製跟她說:「唔好以為著對黑絲返黎就唔駛做嘢呀﹗」X小姐感到剛上班便因為衣著而被直接批評,甚至上司以此對她的態度有所質疑,感到非常不舒服。除此之外,她多次聽到男性監製於工作場所內大談「黃色笑話」,更以跟性相關的言論來眨低她及其他女同事。事件現正處於平機會的調查階段。

新晉導演談片場性騷擾

隱形香港今次邀請了兩位新晉電影導演陳小娟和李駿碩,對談他們所見所感的行內風氣。「回想起來其實很多人在我們這行也會這樣說話。」新晉電影導演李駿碩指出在影視圈工作,會不時聽見「黃色笑話」或詆毀女性的言論,彷彿討論性話題是在片場一個不能缺少的聯誼活動。同樣是新晉導演的陳小娟亦有同感,她認為作為女性在片場有很多有形無形的制肘,「女性在這個行業,很容易會因其衣著而被批評。」更甚的是,女性很多時候都會被人認為喜歡用身體來換取利益,如是「很容易就被認為你是『雞』。」

「早前有男女藝員分手,接著那個女演員便給塑造為一個不專一的人。這我們都不能核實,但就有大量網民到那個女演員的IG 說她是『雞』。」 - 陳小娟

影圈幕後男女失衡 受害女生更難開口

兩導認為自有香港電影以來,影圈幕後都以男性為主導,形成一些較為父權的潛規則,例如女性不可以坐工具箱因為「女人有衰氣」、認為某些崗位一定是男人擔當等等。「頂唔順咪轉行囉﹗」往往成為當女性遇到問題時「最有用的建議」,這場惡性循環令不少女性沒有在業內打滾到最後,她們在晉升到一個更高的位置前選擇離場,如是令這個行業的「玻璃天花板」更加牢固。

李駿碩說:「女性在這個行業的就業機會,跟她所面對的性暴力是有一個直接的關係。」他認為行業潛規則合理化很多對女性不公平的事情,導致日常的傷害性言語或對其性部位的嘲笑都可以變得很「合理」。而受害人大多都因為知道在這個氛圍下很可能沒有人會挺自己而不敢發聲。

「在香港這個表面很開放的社會,很多人都覺得你(女人)已經可以入行了,已經有女導演了,還想更多?」即使現在社會變得比從前開放,陳小娟仍覺得這個行業對女性的成見依然存在,是很根深締固的問題。 「你想像有一天,如果這個圈中人數上男女平等。在權力上、領導崗位的性別和人數上也是平等,很難想像還會有很多性騷擾的言論能夠這樣明目張膽地輕輕帶過。」

「你想像有一天,如果這個圈中人數上男女平等。在權力上、領導崗位的性別和人數上也是平等,很難想像還會有很多性騷擾的言論能夠這樣明目張膽地輕輕帶過。」-陳小娟

轉承責任

在香港的歧視法中有一項叫轉承責任,即是說如果上司在下屬面對性暴力的時候,知情但沒處理而令工作環境繼續對該員工有傷害時,上司甚至是所屬機構都需要負上相對的法律責任。工作環境的風氣默許語言暴力,其實是在懲罰受害人。合理化對性部位的嘲笑,是因為大家不重視性別議題。

「很多人不當性別議題是一件要認真討論的事。」李駿碩認為性別政治是很日常的政治,「每當一群人在一個女生面前討論一些刻薄或詆毀女性的言論時,當下如果你沒有阻止,其實已經要負上責任。」

 

「一個女導演可以做什麼、不可以做什麼,她年輕時的路比別人都要難,這個是很明顯的。如果是行內人便很容易見到那個分別,待遇也很不同。所以關於一個女性在這個行業生存,很多她要面對的不公平或她所面對的傷害,都不會被人當是一回事,就令到一些日常的傷害性言語或對性部位的嘲笑,都可以被合理化,那是因為大家沒有當性別議題是一個議題。」-李駿碩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