團體創「白恩逢之家」 為滯留香港的外傭撐起一片瓦遮頭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每當外傭遇上個案,例如被虐打、性騷擾、剋扣工資等而與僱主終止合約,很多時都會進入漫長的法律程序。期間,她們需要留港等待排期、上庭作證,過程往往涉及半年至兩年。這段日子,她們沒有收入並滯留香港,這群無處為家的移工,不少都會選擇寄居於有32年歷史的民間收容所「白恩逢之家」(The Bethune House Migrant Women's Refuge)。這收容所沒有得到政府支援,隨著今年一位資助者退出,「白恩逢之家」一度陷入財困。

今次我們訪問了菲傭Ariane,她因官司在身滯留香港,住進「白恩逢之家」六個半月,由於沒有收入,她的孩子被迫停學。五月底,法庭判她勝訴,成功向前僱主追討2萬多港元工資,現時她已回到菲律賓。臨別前,她希望有心人捐助。因為這個地方,在她們遇上困難時,一直予以最大支持,成為她們的後盾。

被違法剋扣工資  Ariane滯留半年

菲傭Ariane來港兩年,她是單親媽媽,為了養家來港工作,但她形容這兩年在港的經歷並不快樂。

她的前僱主住在四層洋房,她表示自己很多時都要早上六時起床,工作至凌晨三四時,待前僱主入睡,她完成手尾才能睡覺。她曾在工作期間遺失前僱主飾物,而被要求賠償17萬港元,最終前僱主在她的工資上扣掉2萬多港元。然而根據香港《僱傭條例》,若員工遺失僱主財產,每一次事件中被扣除的薪金不得多於300港元。

此外,Ariane表示自己長期受到言語欺凌,如前僱主每天都會對她喊「fuck you」、「blackface」、「you look like a dog」、「bull shit」等。如果她煮燶食物、廚房的生果腐壞,都會被扣掉工資。她曾一度告訴自己不要在意,要為了兩個孩子繼續工作,但後來真的忍受不住,便要求終止合約離開。同日,前僱主報警指她盜竊飾物,她被關進拘留室一天,後因證據不足獲釋。

期後,Ariane從工會得知自己的勞工權益,便向法庭追討過往失去的工資,官司期間她失去收入,住進免費收容所「白恩逢之家」半年多。五月底,法庭判Ariane勝訴,取回2萬多元賠償。如今,她說經已原諒前僱主,雖然香港帶給她不快樂的回憶,但收容所的姊妹情卻會讓她一直銘記。

她在收容所認識好友Maya,二人同為天涯淪落人。在Ariane離開之日,Maya對她說:「Ariane, 我知道你是勇敢的女子,你要堅強,我知道你可以做到的。你要照料孩子,堅強下去,要對自己、家人和神有信心。」

Ariane終於可以回家。臨別前,她希望有心人可以捐助「白恩逢之家」,讓日後有困難的移工,都可以得到一片瓦遮頭。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