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下來的人|移民父子回流大澳  祖業變咖啡店:外國不及香港好

撰文:陳芷慧
出版:更新:

大澳,其實是一個「小香港」,一個由漁村和移民搭建的故事。

國共內戰時期,漁村成為逃難者的落腳點,沿海村落以產鹽和漁業為主。到後來漁業式微,沒錢的青年到外國打工;富有的人,到外國留學。老輩的大澳人雖然早就習慣子女不常在身邊,卻期待過時過節,外出的兒孫回來島上。這年大澳的中秋如往年掛起花燈,寄寓兒孫「引路回家」。然而,這年大澳遊人雖多,但島人的老人份外孤寂,有些年輕家庭等不及中秋就移民了。從97到現在,香港經歷幾許風浪,又再面對一場悲歡離合。

有人離去,有人回來。明哥是大澳第三代原居民,16歲乘船30天到英國留學,後來又到美國升學,回來大澳直至80年代舉家移民澳洲。明哥說:「在外國讀書可以增長知識。但澳洲呢啲外國地方不及香港好,香港先進啲,返嚟香港,好似重新接受文明。」曾在外國的月亮下生活數十年,滿頭花白的明哥與兒子回到島上,是為了甚麼?

留下來的人|曾反東北的釀酒師 盧梏達:總能在縫隙中尋找出路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