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場】張孝全成名作《盛夏光年》  盡現青春躁動與寂寞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2006年台灣出了一套青春同志電影《盛夏光年》,鏡頭拍得唯美,三位主角充滿個性,故事不安躁動,就似是一套為文青而拍的作品。比起大學時期第一次看,也許是青春的尾巴早已溜走,筆者如今反覺得電影有點做作。除了一點,就是電影裡的張孝全,他演一個帥氣、入選籃球校隊、性格大男孩的角色,跟十年後的他一樣,依然有着一份特別的魅力,他能夠憑電影走紅,是有道理的。

當年電影的海報確是吸睛,充滿文青風的設計,未看電影已經被這張劇照吸引。

張孝全憑電影正式走紅,其後於2012年和桂綸鎂合演的《女朋友.男朋友》,更成當年金馬獎影帝熱門之一,其實《盛》片跟《女》片風格相近,亦是一個兩男一女的愛情故事。

故事背景是台灣花蓮一間中學,男主角康正行(張睿家 飾)因為品學兼優,自小就被老師安排要跟性格反叛的余守恒(張孝全 飾)做朋友,兩人自此成為密不可分的一對,一天,一個從香港歸台的女孩杜慧嘉(楊淇 飾)出現,康跟余的單純友情開始變質…

青春最燥動不安的一環,也許就是寂寞。《盛夏光年》的三位主角,康正行愛余守恒,杜慧嘉愛過康正行,然後余守恒跟杜慧嘉相愛,三人之間混來混去。然而電影中除了康正行是真心愛余守恒外,其餘的關係都不過是寂寞惹的禍,寂寞才一起,寂寞才擁有。與其說《盛夏光年》要講的是同性戀,不如說是講友情所洐生的佔有慾。電影去到最後,承認愛上對方的只有康正行一個,余守恒都是說:「你是我最好的朋友。」那為何他仍要主動跟對方上床?我所看到的只是余守恒對朋友的佔有慾,他知道會失去這個朋友,他知道自己的寂寞感實在太大,已經分不清對康正恒的感情是友誼還是愛,他嫉妒他的一切,包括他勇敢承認愛上自己。最後余守恒用最卑劣的手法,他主動跟康正行發生性行為,縱然那場男男的床上戲拍得唯美,鏡頭充滿MV感,惜場面都拍得二人不太享受過程,余守恒就如一個操控者,看到這樣委屈的康正行,觀眾都看得不是味兒。

然而余守恒最離譜是結局的一句。三人驅車駛到海邊,似是要把所有事情都攤牌,但誰都沒勇氣放棄大家,最後只是六目交投,余守恒對康正行說一句:「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故事就此完結,關係都發生了,三人卻維持着虛假的平衡,余守恒那種友情的佔有慾,令他變成徹頭徹尾的自私鬼。或者「青春」就是如此不羈,如此不負責任,勝利永遠屬於自私的人。那年盛夏,剩下的只有不安、荒唐、和永遠解決不了的寂寞。

講到電影最難忘一幕,相信是兩位男主角的床上纏綿戲,由於有裸露臀部場面,故當年香港上畫被列為三級。

張睿家飾演的康正行,電影版比原著性格更懦弱,張亦演得出色,他憑電影獲當年金馬獎最佳新演員。

導演陳正道(右)憑《盛夏光年》廣為人認識,但近年主要在內地發展,較出名作品包括《記憶大師》及鹿晗主演的《重返20歲》。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