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化藥屍】鄭敬基首做電影監製 3日重寫劇本:經歷了最壞情況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聽到鄭敬基(Joe)這個名字,想到在無綫劇演出的他,想到唱着《酒杯敲鋼琴》的他,惟想不到,他竟然退居幕後,當起電影監製來。在好友錢小豪的穿針引線下,他加入了《生化藥屍》劇組,首次背起監製的職位與責任,展開一段新的學習過程。

鄭敬基睇中對網絡世界熟悉的Ming仔,邀請對方來執導《生化藥屍》。(黃國立攝)

+2

監製的風格

你是一位怎樣的監製?「我是一個希望滿足每一個部門最終需要的監製,每一日不怕面對問題的監製。大家問的問題其實都是本着想要部戲好的心,只是不懂怎樣表達而已。我的職責是了解整件事,避免部門與部門之間有誤會,務求最短時間內解決個問題,拍完這部戲。我最希望將對的人放在對的事上,他做得開心之餘,會有成績。但做一個這樣的監製,要用很多額外的時間。我好願意,日日在片場都好開心。」在這樣的前題下,他找來Youtuber梁嘉銘Ming仔擔任《生化藥屍》的導演。「當時錢小豪想開拍一部網絡電影,以他最擅長的殭屍文化作題材,他問我認不認識一些網絡知名度較高、又可以度劇本的導演,小豪哥對我說放心去搵,我即刻就搵Ming仔,促成這個組合。」

鄭敬基形容拍攝就像跑一場馬拉松,或許名次不太好,但能夠完成賽事已經值得鼓掌。(黃國立攝)

身為人父 身為朋友

做得監製,自然有選角的權力。阿Joe選擇用這個「特權」去幫助他的好友。「睇劇本見到有少年版男主角,我的腦入面已經有景峰的樣子。我知道小豪哥是個不喜歡偏私的人,他不想因為自己是這部戲的主導人物而去要求讓阿仔加入劇組。但我也是名父親,我亦有睇娛樂消息,知道他跟大仔比較少見,在我的角度,能夠撮合到這對比較少見的父子是一件很厲害的事,很難得的。我覺得人呢不止工作,這是我做監製的方式,拍戲時人與人的交往是有層次的,不僅是工作的關係。我見到景峰好興奮好開心,我睇得出他視Daddy為英雄。我知道小豪哥也想多跟阿仔見面,但男人就是這樣,要講到出口有點尷尬。我覺得一個爸爸可以為個仔做到點事,而且是他喜歡做的事,又有時間讓他們相處,簡直是一石二鳥。」

捱過最難過的時刻,回望拍攝時的點滴,二人不約而同說:「是開心的」。(《生化藥屍》片場照)

一場馬拉松

人選有了,接下來才是考驗的開始。計劃總是趕不上變化,執導的Ming仔告訴我們,原來開拍前10日,突然收到阿Joe的電話說兩個月前開始寫的劇本由於國內市場某些原因不能採用,一切需要推倒重來。得知這個「噩耗」後,工作人員只好盡快找人在3日內重寫劇本趕進度,Ming仔變相由執導自己的創作變成導演別人的故事。對此,阿Joe表示與他一樣無奈,感同身受,但強調保持樂觀的重要。「成件事給我最大的感覺是,不論情況幾嚴峻,作為監製不能老是想着『現在這件事有幾差』。我事後回顧整個拍攝,所有的東西都是好的。我明白改劇本令到Ming仔好慘,大家情緒變差,原本你想好的故事沒有了,還要拍別人的作品,還要在10日內完成,加上鏡頭是完全不同的,即時要想新的方向,將來的出品又要掛他的名字,對他是非常苛刻的,我了解他的心情。但我這樣想,大家都是第一次,有些人比較幸運,成品可以出到七到八成,而我們經歷了最壞的情況──全部改掉,可以出問題的地方都出了問題,完成得到已經值得鼓掌。」

《生化藥屍》是阿Joe第一部監製的電影作品,雖然有些地方不似預期,但他不會因此放棄走這條路:「像有人去跑馬拉松,就算跑最後一名,但你畢竟跑完了。被批評不要緊,很多大片都有人批評,何況這部戲原本是網絡電影,都是新嘗試。因為是第一次,我不會覺得失望,有了這次經驗之後,我有信心下一齣會比今次好好多。」

鄭敬基為好友錢小豪獻上「第一次」,他直言日後還會繼續做電影監製,希望下一部作品會更好。(《生化藥屍》片場照)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