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場】《殭屍》極度恐懼中的淒美 老婦為亡夫借命終需要還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在這條燈光總是昏暗的屋邨入面,有着一個又一個悲慘的故事…

2013年麥浚龍聯同日本恐怖大師清水崇將經典港產片《殭屍先生》拆件再造,加入日系鬼片擅長的陰寒氣氛,拍成一部風格獨特、讓人毛骨悚然的「致敬」電影──《殭屍》。它很可怕,它亦很美,那種幽怨猶如九叔(鍾發飾)吸的一口輕煙,化成嬰魂飄入你的腦海,久久未能消散。

老伴冬叔意外過身,放不下的梅姨求助茅山術士,使其「復活」。(《殭屍》劇照)

《殭屍》是一部錢小豪的半自傳,戲入面他是一名落魄的過氣明星,失去家人失去事業失去人生目標。作為外人他來到這條邨,在凶宅「2442」中上吊,被茶餐廳老闆兼退休道士阿友(陳友飾)救起,抱着悔恨苟且活下來。然而他的故事,只不過是所有事情的骨架,中間的血肉由其他住戶完成。

隔壁住着一對老年夫婦,梅姨(鮑起靜飾)性格溫和愛幫鄰里,冬叔(吳耀漢飾)脾氣火爆但很愛妻。有日冬叔在後樓梯「出意外」不幸過世,大受打擊的梅姨決定投靠茅山之術,請教心懷鬼胎的道士九叔還魂之法。她的執念,使其夫「重生」成不人不鬼的殭屍,在屋邨裏大開殺戒。另一邊廂,「2442」的前住客楊鳳(惠英紅飾)帶着兒子小白在大廈裏徘徊遊蕩,行為怪異。她之所以變得瘋癲,是因為數年前丈夫在家裏姦污一對雙胞胎姐妹後被殺,姐妹二人亦死於「2442」。她們化成厲鬼,纏繞身在單位內的任何人。瘋婦、道士、殭屍、女鬼,集結成《殭屍》的靈異風景。

電影去到最後,沒有給觀眾釋懷的答案。到底一切只是錢小豪自殺死前的幻覺?抑或是殘酷的現實?眾說紛紜,某程度上令《殭屍》一片更加神化。

惠英紅飾演的瘋婦楊鳳,用最後的力氣去與殺子仇人戰鬥。(《殭屍》劇照)

陳友飾演的道士阿友,是全片最正氣的角色。(《殭屍》劇照)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