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貝人生】紀錄貧困家庭24小時全家崩潰 導演:他們被社會遺棄

撰文:林穎嵐
出版:更新:

馬來西亞電影《分貝人生》重點在於戲名的「分貝」兩字的結合「貧」。這部由提名應屆金馬獎「最佳新導演」馬來西亞導演陳勝吉執導的作品,將自己國家的「貧民窟」赤裸地呈現於觀眾眼前,當人窮得只剩下一口氣,再戲劇化的悲慘結局都會發生,就如戲中主角一家人般,一生都只能被困於窩居之中。
攝影:陳順禎

《分》片導演陳勝吉是土生土長的馬來西亞人,自4年前從台灣的大學畢業後便回歸原居地,在沒有任何寫劇本及拍電影經驗下,寫下一個關於自身成長地的悲劇故事,「我當時返到馬來西亞,覺得咩都變晒,覺得呢個地方好陌生,好多金光閃閃的大廈,但更多的是窮人和平房。」他當時決意執筆寫下一個關於窮人的故事。

《分貝人生》講述一家三口生活於狹窄住所,生活迫人。

《分》片故事圍繞一個生活於簡陋房子的三口之家,母親(張艾嘉飾)患有嚴重抑鬱,更在病發時試圖用利剪殺死兒子;才剛成年的兒子剛剛加入失業大軍;最年幼的妹妹則於車禍慘死,故事講述兒子駕電單車載著妹妹時不幸遇上車禍身亡,他本來打算到殮房領屍,卻因找不到妹妹的身份證而受阻,於是他想盡一切辦法,目的只為可帶妹妹的屍體離開。「我寫劇本時係一邊睇景一邊寫,當時我經常去半山芭,那裡很多年輕人已經搬走,剩下的都是老吉隆坡人,電影中許多場景就是在這裡拍。」

張艾嘉在戲中飾演患抑鬱症的母親。

【分貝人生】窮人認屍冇錢冇情講 《一念無明》式公屋困獸鬥再現【香港亞洲電影節】精選5部「唔睇冇得睇」好戲

陳導所指的半山芭,是吉隆坡東南方的邊緣地區,亦是當地發展時主力提供天然資源的地區,「這裡很久以前是吉隆坡的發展重心地帶,但因為後來政府又再發展其他地方,令這裡就像被人遺忘一樣,現在這地區的樓價物價很低,吸引不少外勞以及老人家居住。」導演形容這個地方就好像被都市人遺棄一樣,「跟主角一家情況有點共通點,一樣是遇到困難和阻滯時沒有人幫忙,普遍馬來西亞人都是這樣,對於自己國家沒有歸屬感,大家都覺得如果原居地環境差便搬走,家鄉就由得它荒廢,沒想過要收復那個地方。」他認為馬拉人就像沒有根的小草,窮盡一生只想離開馬拉,移民到別的地方,過更好的生活。

半山芭位於吉隆坡東南方的邊緣地區。

《分》片的故事聽來相當戲劇化,但事實是,相類似的故事,在馬拉時有發生,「劇本的故事來自監製某次做義工的經歷,他去探訪一家人,父母年紀頗大,但有一個年紀很小的女兒。當時一看便知道不是他們的親生囡,一問之下才知道,原來她是某日被人遺棄在家門口的棄嬰。」他指那對夫婦沒有辦任何手續,沒有申辦身份證,「因為搵警察處理好麻煩,大部分馬拉人有麻煩都會搵議員或者名人,因為馬拉人只有唔見身份證先會搵警察,其實警察貪污問題嚴重,你會見馬拉成日都有roadbroad,但其實警察截你唔係想開罰單,而係想你用錢賄賂佢,但我明白,因為他們的薪金很低,得1,000元馬幣(約港紙2,000元)一個月,點夠生活?」

男主角(右)與兩名朋友一同找黑幫製作假證件。
+3

《分》片主線在於主角一家的大兒子,為了將妹妹的屍體帶離醫院而找不同門路偽造身份證,途中他遇到無力幫忙的議員、專門製假證件的中年漢、忙得不可開交非常躁底的女護士,還有精神崩潰的抑鬱母。「他們其實都是大環境下的受害者,馬來西亞貧富懸殊嚴重,每一個人都有己的故事,就如戲中飾演議員的演員,他對戲中的媽媽一角感覺似曾相識,因為他媽媽患的病跟戲中人相似,於是我們去找他的媽媽訪談,原來她也會像戲中的母親一樣,不停打電話給親戚投訴兒子不孝,懷疑兒子想毒死自己。」他形容,馬來西亞著實是糖衣包裝的毒藥,不論是民生抑或政幾乎都在難委窮人,例如經常制水、做任何事都要身份證,就如戲中一樣,12歲以下小孩無身份證一律不得領屍,而大前題是,不論你是富人抑或窮人都要被制度難委,那到底是窮人的不幸?還是馬拉人的不幸?相信大家心中已有定案。

 

場地提供:Eight Kwai Fong服務式住宅

鳴謝:香港亞洲電影節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