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子光談金像獎提名(下):相擁明月,青春何期?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香港電影金像獎提名名單一出,不能說是沒有意外,最意外是《以青春的名義》的劉嘉玲連提名都沒有,是完全始料不及。但馬後炮的觀察,原來某電影沒有得到支持,是整體性的事。

金像獎名單中,《29+1》亦同告受到重視,一舉獲得最佳導演、最佳編劇、最佳女主角、最佳女配角、新晉導演這些重要提名,而且估計得到新晉導演獎項的機會非常大。作為一部處女作,彭秀慧導演也是應該自豪的。久聞她無論拍攝過程及剪接上,都曾遭遇到挫折與焦慮,始終是舞台劇導演轉型成為電影導演,這一步是相當不容易。彭導演可說守得雲開見月明,吐了一口烏氣,特別是把周秀娜打造成大家認為「原來她是有演技的」,這真的是作為導演難能可貴的能力體現。

另一個令人欣慰的是陳大利導演的《黃金花》,得到了最佳女主角、最佳男主角、最佳新演員及新晉導演提名,作為一部仍未上映的電影,相信是打了一支強心針。凌文龍作為舞台劇演員轉型到電影領域,有此成績也令人欣喜,有沒有可能像前年白只一樣雙提雙勝(囊括最佳新演員及最佳男配角)?我認為不容易,因為最佳男主角呼聲最高是古天樂,但在最佳新演員一項,他成為《藍天白雲》的梁雍婷最大對手,甚至呼聲已經蓋過後者,因為他已經是越級挑戰男主角的獎項,聲勢一定更強。只怪今屆女主角的人選實在太多(劉嘉玲、楊千嬅、衛詩雅、蔡卓妍也要落選),否則梁雍婷越級挑戰女主角也是有可能,這可說是一個小小的遺珠。

《29+1》囊括最佳導演、編劇、女主角、女配角及新晉導演五項重要提名,並成功把周秀娜打造成「原來她是有演技」。(電影劇照)

盡得天時地利人和 毛舜筠具「攞獎格」

《黃金花》的毛舜筠則是有着天時地利人和的優勢,我本以為劉嘉玲會是她的最強對手,但是隨着劉的落選,她的最強對手換成了《空手道》的鄧麗欣及《相愛相親》的張艾嘉。前者有香港電影評論學會的最佳女演員獎項加持,但因為是首次提名,有可能需要排排隊,一提即中的機會稍低;而張艾嘉之前已經贏過金像獎(《地久天長》),而且《相》片中吳彥姝甚至田壯壯的演出也可算是比張姐有過之而無不及,故此我推斷毛姐今次得獎的機會是很大的。巧妙的是毛姐今次的角色跟《地久天長》的張艾嘉又實在相似,簡單來說是有「攞獎格」的角色,加上她數次提名未有獲獎,今次不論在論資排輩及業內感情分數也為她加分,而且電影上映時間又接近投票期,大家對她的討論一定增多,有助奪獎聲勢。

毛舜筠以《黃金花》角逐最佳女主角,在論資排輩及感情分亦佔優,而且電影上映日期接近投票期,有助增強聲勢。(電影劇照)

同樣令人欣喜的是憑藉《藍天白雲》提名的寶珮如,作為前亞洲電視藝員的她對很多新一代觀眾來說可能是陌生的。她的提名有點像前年的吳浣儀,正是那種對默默耕耘的非明星類演員的肯定,她在電影的演出也是可圈可點的。可惜的是同片中的演員陳捷文及黃樹棠沒有提名,其實他們的演出也是非常用心及精到。前者的演出有點過火,是跟導演的處理有關,一些好色及野蠻演起來都因為過火而失去了可信性,是蠻可惜的,其實他是演得很用心和有功架。黃樹棠則更加可惜,他在沒有對白的演出下演活了一個令人又厭又憐的腦退化老人,難度很高,他也完成得非常好,短短幾個場景簡直是教科書級數的演出,節奏、眼神、肢體語言都很好,未獲提名是很大的遺憾。在電影審美上而言,我覺得他的演出要比現在提名名單上任何一位都更貼合「表演藝術」,都更上乘。

梁雍婷在《藍天白雲》中的表演備受讚揚。(電影劇照)

最有可能獲得男配角獎座的,則是早前奪得香港電影評論學會男演員獎的倉田保昭(《蕩寇風雲》),一來因為敬老考慮,二來因為他在《蕩》片確是老練,不算「雙提」而生的分薄票源問題,他作為一個「港片常客」的老日本演員,還是有一定分數的。「港片新寵兒」姜皓文當然也有機會,但同樣有着因為「雙提」而分薄票源的問題,而且他被提名的兩部電影真的都不是他的最佳演出(比起《樹大招風》及《激戰》),表演過火及硬滑稽時有發生。如果他得獎,應該是《拆彈》優於《大樂師》,而且也是基於香港人支持香港演員的感情分。明年他會有一部演繹變性人的文藝片,我更加期待。如果今屆要頒給香港演員,我認為更合適的一定是《殺破狼.貪狼》的林家棟,無論語言、眼神、收斂的技巧,都是保持着他近年的好狀態和高水準,也是今屆男配角提名名單中我最喜歡的。

黃樹棠則更加可惜,他在沒有對白的演出下演活了一個令人又厭又憐的腦退化老人,難度很高,他也完成得非常好,短短幾個場景簡直是教科書級數的演出,節奏、眼神、肢體語言都很好,未獲提名是很大的遺憾。
翁子光

最佳導演屬許鞍華張艾嘉之爭

最佳編劇是今屆的最大亂局之一,我估計《相愛相親》將可以看高一線,那溫柔如水的細膩倫理是電影的良好基礎,有達練的人生觀察,比起其他對手更勝一籌。《明月幾時有》的優點在於情懷多於細節,而《春嬌救志明》作為系列電影在第一集已經獲獎,甜頭得了,這一集也不算特別有口碑。《藍天白雲》則是表彰張經緯作為業內被稱道的編劇的肯定,其撰寫的劇本《天水圍的夜與霧》已經得過HAF(香港亞洲電影投資會)劇本獎項。《藍》片劇本是嚴肅而又有着很多值得細味和玩味的地方,有電影精神及理念上的考量,然而在執行上及演員表演風格方面有不少突兀和尷尬之處,一些留白也不是太多人可以領略到,明明是寫實的,但又風格化得有點失實,也許會影響到大家對劇本好壞的判斷,比起更完整圓熟的《相愛相親》,自然是機會略遜。《29+1》作為改編自舞台劇的作者「現身說法」之作實在是一匹黑馬,但考慮到電影已經是新導演獎項上的熱門,電影整體成績跟同樣文藝的《相愛相親》比較,可能機會稍次,客觀來說得獎機會要看導演的人緣及拉票能力,畢竟這電影要比《相愛相親》更加「香港」,這一點會令她稍有機會爆冷獲獎。

《相愛相親》完整圓熟,既有溫柔如水的細膩倫理,也見到達練的人生觀察,比起其他對手更勝一籌。(電影劇照)

《相愛相親》是我今屆最喜歡的「香港」電影,劇本最好,整體表演最好,而且最重要的是,她「犯錯」最少。綜觀今屆的其他所有港片,要不就是稍嫌平庸,要不就是不多不少有些硬傷,實在不能算是香港電影的「大年好年」,想想看早幾年有一屆同時出現了《一代宗師》、《激戰》和《殭屍》等放在哪屆也不會失色的佳作。今屆金像獎提名名單實在是反映出香港電影的弱勢,在各個單項提名中我們是看到了一些驚喜,有一些新面孔,倒不算是冷落。但金像獎提名名單中陪跑者有之,濫竽充數者有之,清醒來看整體成績猶不及去年。從今屆金馬獎港片失勢已見端倪,唯寄望一些令人有所盼望的新導演在未來日子繼續進步、努力,中生代又會回勇,不要過於埋首系列及商業妥協作品,起碼致力平衡個人風格創作意志及商業類型,拍更多作者電影,前輩級又會交出新作,未來幾年還是審慎樂觀。今屆的「敏感」電影《亂世備忘》沒有入圍,也沒有像《樹大招風》及《十年》這些銳氣而又「本土」的香港片出現,是不是意味着一浪「本土」風潮暫告過去?我真的不知道,然而,今屆的大熱電影一定是「愛國」而又「本土」的雙面刃電影《明月幾時有》,情懷和精神至上,許導演也暗藏了不少為港人而設的密碼在電影中,而因為「平民抗日」的故事又不會令老派老左愛國人士反感及過敏,相信勝望壓一,最佳導演會是許鞍華和張艾嘉之爭,兩位都是香港電影之寶,誰得獎都不會有太大爭議。

本文原載於第99期《香港01》周報(2018年2月12日)《相擁明月,青春何期?談37屆香港電影金獎像提名》。

伸延閱讀:

翁子光談金像獎提名(上):相擁明月,青春何期?

瀏覽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敬請留意2月12日(星期一)出版的第98期《香港01》周報,各大書報攤及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