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擬音】手製音效大師當垃圾係寶 用褪色X光片扮拔寶劍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MOViE MOViE Festival: LIFE IS ART 2018」選映的紀錄片《擬音》,是台灣新晉導演王婉柔的第二部長篇紀錄片,是華語片史上首部關於電影聲效製作的紀錄片。眾所周知,一部電影的構成需要無數「硬件」,例如演員的演出、攝影師的鏡頭畫面、劇本……凡此種種都對一部戲相當重要,但總是沒人想起一片之首──聲效。

莫講話現在這個什麼都靠電腦的二十一世紀,甚至是40年前以全人手收音的年代,音效師都是既重要而又偏偏被輕視的電影靈魂,相信應屆金馬獎「年度台灣傑出電影工作者」、紀錄片《擬音》中的資深音效師胡定一必然是體會至深。

攝影:陳順禎

《擬音》拍攝了胡定一在台灣工作室現場錄製聲效的工作過程。(劇照)

《擬音》這部紀錄片,單是預告片的首8秒已叫人驚艷──一個老伯在斗室內穿著不合穿的高跟鞋,為電影女主角配上輕巧的腳步聲。這個工作畫面,在今時今日早已不復見,因為時代進步,聲效製作由人手製變成全電腦製,而預告中的片段,則是約40年前在電影製作公司常見的畫面。「要先配衣服聲音、腳步聲音,然後再做人的動作的聲音。為甚麼要特別做衣服的聲音?因為一個人穿牛仔外套跟穿綿製外套,摩擦而來的聲音是不一樣的。」入行超過40年的胡師傅憶述當年自製聲效的經驗時,表情相當肉緊且兩眼發光。

胡師傅早前來港接受訪問,現場示範用龍眼自製骨折聲效。

胡師傅笑言,以前的電影音效師是用盡五官、四肢和腦袋工作,「我們每做一部電影之前,要先看電影數遍,要觀察戲中主角穿什麼材質的衣服、吃飯時用什麼筷子,音效師的責任是觀察一部電影裡的聲音。每次為電影配聲效,我會模擬電影演員的動作,盡可能跟戲中人物百分百相同,才能做出最接近的聲效。」80年代入行的胡師傅,是本地知名音效大師杜篤之的師兄,70年代一同在台灣大型電影公司中影學習聲效製作,曾經為不少知名電影製作聲效如《翻滾吧!阿信》、《稻草人》及《香蕉天堂》等接近100部電影。

胡師傅會用菲林帶創作踩草地聲,笑言連荷李活以前都是同樣用菲林造聲效。

「早期音效師這個工作是一個行業,到現在這只是一個工作,但它是一個必須要有的工作。」在電影的聲音製作中,以前可分為混音師和音效師,前者顧名思義是指剪輯不同聲音進電影中,而後者則是負責創造和製作電影所需的聲效,「音效師工作都是要對著畫面做,因為聲音的發出,會受到演員的情緒影響,例如他很生氣,放個杯子在桌上都會比較用力,聲音自然愈大,所以你懂得造出某種聲音,並不代表你可以成為音效師,因為對的聲音要跟著對的畫面,這才算是聲效。」

【光影藝術祭】華人養父不求回報撫養 古巴花旦為父唱出鄉愁

胡師傅在台灣的自家工作室。(劇照)

《擬音》導演王婉柔帶觀眾走入了胡定一神秘的工作室,那裡有數十雙鞋子,有數十個陳舊水杯,一大堆數不清的雜物。像我這種外行人看來,那些是一堆垃圾,但看在胡師傅眼裡,它們每一件都是聲音之源,每一件都是啟發他創作聲音的瑰寶,「以前台灣很多二手市場,我什麼類型的東西都會撿回來,破銅爛鐵、破椅子,最難找到的是竹椅子,因為竹發出的聲音很獨特,但奈何竹這種材質很貴,很難找。(你常常在日常生活裡找聲音,老婆會覺得你有強迫症嗎?)不會啊!反而是我需要什麼聲音就問她,她的東西幾乎都被我拿去用過,哈哈!像她的手飾之類。有一次有導演想我做一個女人頭戴髮釵走路發出的噹噹聲,我就用了我老婆的飾物去做,還好沒被她罵,哈哈!」

 

胡師傅時常自製聲效工具,像這個用報紙製成的啦啦球,專用來造風吹草動聲。

《擬音》其中一幕拍攝了胡師傅手執一張X光片在晃動,「我家裡孩子都長大了,很多家裡不用的東西我都拿到工作室裡用,像綿被、皮球等,單是球類我已經有很多種,像欖球、籃球、排球、羽毛球、棒球、足球……說得出來的都有,每一樣都要準備到,因為每一種球發出的聲音都不一樣。」他指最常用的工具全部都是日常生活很常見的東西,「像是一張紙就有很多用處,例如是鳥在飛,我可以把它折起來用力拍,就會發出拍翼的聲音。」

胡師傅單是用一塊布便造出了多種聲效,如風吹過的聲音。

在胡師傅入行那個年代,中港台都非常流行武俠片,裡頭的刀劍聲、撞擊聲此起彼落,應該是最難配聲效的電影類型吧?「才不是呢,武俠片是很多人一起做的,以前不會講究每一個聲音出來清不清楚,所以做法就是很多人一起打破東西,做出類似的雜音就可以,但現在不行了,因為其實每一種武器例如大刀、小刀、劍等發出的聲音都不一樣,最常用就是逆水刀,或是用很薄刀刮在刮板上,讓他發出刺耳的刀劍聲,另外還有寶劍,我都用一把比較薄的刀晃動它做出拔寶劍刺耳的聲音。」

《擬音》還紀錄了年輕一代現場配聲效的場面。

自言對聲音很敏感的胡師傅笑說自己有嚴重職業病,「我走在街上都在聆聽,每次聽到有聲都會找音源在哪裡?是甚麼東西發出的聲音?為什麼它會發出這個聲音?」對他而言,生活就是一步一聲音,「上個月我帶了一個記者去試聲音,叫他試摸表面包了鐵管的鐵鍊,他本來以為包了膠不會有聲音,結果他觸碰後便發出膨膨膨的聲效。」他認為聲音不但可以憑視覺發掘,與物件觸碰的感覺都是創作聲效的靈感來源,「我有次去電台受訪,我做一做就問主持人眼前這張桌子是用什麼來造,他們說是實木,我敲一敲就說不是,是軟木,因為它的聲音像是敲打紅酒木塞的聲音,結果他們才知道是軟木。」

+2
+2
+2

日常生活中,人人都是重視覺多於聽覺,對我們而言人生就是一步一畫面,但對胡師傅來說,生活是一步一聲音,當對的聲音遇上對的畫面,就是電影的音效魔法成真的時候。

 

場地:登臺Hotel Stage muse bar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