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像獎2018】凌文龍望得獎給父母交代 「想佢哋知我唔係發夢」

撰文:羅偉強
出版:更新:

對於一個新出道的香港新演員而言,相信沒甚麼頭能比贏得金像獎的最佳新演員開得更好。而憑《黃金花》出道電影圈的凌文龍,更是越級同時獲最坐男主角提名,情況令人不期然想起2016年金像獎的最佳女主角得主春夏。當然,對比春夏凌文龍是個不折不扣的土生土長香港人,對香港人而言更為親切,亦更期待他能獲得好表現。

凌文龍在《黃金花》中飾演一名自閉症病患,演出令人讚嘆。(劇照)

出身於舞台劇的凌文龍,在演技方面其實已在舞台上浸淫了10多年,但做舞台相信很多人都會聯想到三餐不斷,難以養活自己及家人的苦況。凌文龍亦坦言身邊有相當多的親戚有這種想法,而最要的是舞台劇演員的確在面對這樣的慘景。那麼能在電影圈中一鳴驚人,多多少少算對自己及家人有個交代吧?「當想有好多親朋戚友都會對我講:『哇!你有提名啦!你終於捱出頭啦!』但我覺得我鍾意拍戲,我覺得拍戲可以幫到好多人,所以我剩係想拍好我嘅戲。而唔係諗去做明星,或去賺更多錢。」相比起其他的新演員,凌文龍的年紀相對大一點,而也許是舞台劇演員長期都面對一個比較淡泊的名利圈,因此小龍的確讓人信服他對於理想及名利的觀點。

凌文龍給人的感覺就是一個鄰家男孩,沒有任何架子與氣燄。(陳順禎攝)
獎項對演員的努力,是相當重要的肯定。(陳順禎攝)

想得獎因為父母 「想佢哋知我唔係發緊夢」

不過,雖然心態上本身不是追名逐利,但小龍對於金像獎本身還是有一定的渴求,為的不是名利,不是賺錢,而是對自己演技上的肯定,是對父母的一個交代:「一定想得獎,之前舞台劇界有幾次提名都冇得獎,如果可以拎一次,會是我對父母的一個交代。好想可以畀爸爸媽媽知,喺我工作嘅行業入面,有人因為我嘅努力而肯定。我想佢哋知道我唔係發緊夢,而係一直努力實幹而最終有人認同。」得獎除了個人感受上的認同外,更會令更多人認識到凌文龍到底是誰﹐會有更多可能未看過凌文龍演出的導演會想找他拍戲,會令廣告商想找這位新演員拍廣告。「最佳新演員」會是一個實際意義與感性意義並重的獎項,當然最後能否得獎仍是未知之數。不過於早前Hong Kong Movie舉辦的全民票選中,凌文龍便力壓同為大熱的《藍天白雲》梁雍婷獲選市民心中今年的「最佳新演員」,勢頭似乎不錯。

拍更多關懷社會的Topic,是小龍對港產片的期望。

希望拍多更港產片為本地觀眾服務

《黃金花》是一套相當本地的電影,一個大埔屋邨故事。近年本地港產片與合拍片之間似乎形成了一個迷思,不少新一代的香港年輕人抗拒看合拍片,亦有一部分香港導演堅拒拍合拍片,但合拍片的確帶來了資金優勢。對於尚在起步階段的凌文龍而言,他對於合拍與港產之間並沒有分得那麼開:「我會以角色是否值得做或想做來分類,而唔係諗係咪北上。但當然我身於香港,都會想做更多港產片,為本地觀眾去服務。」而對於港產片,小龍就希望可以「拍更多生命議題嘅戲」。不過亦有不少市民批評香港好像愈來愈少拍得好的商業電影,大量拍小眾藝術電影或社會性電影似乎造成孤芳自賞的困局。當中如何去平衡,相信業界人士仍不斷努力。而作為相對被動的演員,希望小龍能莫忘初衷,拍更多關懷社會,以電影影響生命的電影給香港觀眾看!

+8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