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日某月.影評】科技進步已令等待變得不耐煩 變得不浪漫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浪漫就是要花時間,在一種迷迷糊糊,不清不楚的環境下找出答案。

而浪漫這回事,往往在不知不覺下跟科技爭拼著,愈方便的通訊方式,愈是容易磨洗建立浪漫時的心志。

90年代為打個電話都要頻頻撲撲,今日重溫就似笑話一則。(劇照)

電影《某日某月》的故事,發生在1992年,當中沒有很悲壯、很刻骨銘心的情節,有的就是用盡方法去跟心上人溝通。男主角旭日(原島大地 飾)是個富家子,女主角子月(湯怡 飾)是個窮女孩,男的快去外國留學,父親不想他再生事,送他到老遠的寄宿學校。女的母親深信富家子玩玩下,堅拒女兒跟他來往,縱使二人只是市區跟南區的距離,但在心目中已是一段Long D戀。

戲中有不少舊物重現,包括扭Yes! Card。(劇照)

1992年是個通訊科技剛起步的年頭,最了不起的叫大哥大,是近千元月費的玩意,還負擔得起的叫Call機,打去Call台向接線生留個言,再用文字顯示在對方的Call機上。電影中二人要靠寫信往來,每日一封,即使字體歪斜不工整,收到對方我手寫我心的浪漫,不是手寫輸入法可代替。

然而在寄宿學校,電話是一件奢侈品,原島大地要千方百計拉攏校工夏韶聲,才可以幫他落一個Call,不單字字千金,有趣是要Summer哥對住陌生的接線生吐出綿綿情話,這種骨痺感是可想而知。

冇聲冇圖只有文字傳情的Call機,當年也是浪漫情話的最佳儲存地。(劇照)

怕大家未完全感受到,導演再添一對真Long D角色,陳茵媺飾演的老師跟活在外地男友,為節省金錢,7年來就是冇飛過當地見面,亦冇長途電話以消掛念,有的就是靠一封封情信互通纏綿。7年來,信量愈來愈少,但陳茵媺就是有份期昐,希望對方記得承諾多年的約會。換轉現在,一個WhatsApp見你雙藍剔已讀不回,見你在線上但仲未顯示「輸入中……」,幾秒間的遲緩都足以是一場爭吵的開端。當所有事都變得高透明,所有事都可以憑數字記錄下來時,等待,會因為科技進步而變得不耐煩,變得不浪漫。

陳茵媺飾演的老師,縱已收不到遠方男友的來信,但仍堅信愛還在。(劇照)

此外電影也出現一輛已絕跡的中巴,由華富邨駛往赤柱,湯怡要探原島大地,得要先熬上這程熱狗,這又是一則最易令人勾起回憶的旅程。無錯,浪漫就是家住柴灣,也要送女朋友返粉嶺後再折返的舉動,仲有西鐵還是沙中線,但你永遠抗拒不到來自天水圍、東涌,還是將來古洞的緣份。

+2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