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偷家族】安藤櫻最愛是枝裕和營造的氣場 ︰戲裡戲外氣氛一樣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作為日本公認的演技派兼個性派女演員,安藤櫻一直是日本中生代女演員的代表與驕傲。而這位早已名滿日本海內外的女演員,最近又憑是枝裕和導演的新作《小偷家族》登上另一個高度。第一次與是枝導演合作,安藤櫻對於這位早已名聞遐邇的導演有甚麼感覺呢?

安藤櫻在戲中不時素顏演出,跟近年在電影的演出相當極端。(劇照)

產後復出演不育媽媽

拍紀錄片出身的是枝裕和,總是在電影中反映新聞和社會狀況以及探討親情的意義。而今次在《小偷家族》中,他藉著一個非典型「家庭」表現了日本貧窮線下人的可憐、可悲生活。而安藤櫻在戲中作為一個母親的角色,在整部戲中的不同部位也佔有相當重要的位置。特別今次是安藤櫻產後第一次演出。「或者因為我在產後,本能地釋放出大量母愛(笑)!剛好在那時候演信代這角色實在是太精彩了。信代的身體卻剛剛相反(角色是不育的),不管這是否不吉利,卻覺得幫助了自己很多,也感覺是一種緣份吧。」藉由這位小偷媽媽,是枝裕和向我們上了一課,到底親情為何物。

剛為人母的安藤櫻,要飾演一位不育媽媽,那份感受特別入骨。(劇照)

【小偷家族.訪問】樹木希林拍到有快往生感覺 一拍完即燒劇本

問話場面純自然反應

是枝裕和是有名的拍小孩聖手,很多導演最怕要拍小朋友的戲份,因為他們總是難以控制。但是枝裕和鏡頭下的小孩,總是那麼自然,那麼令人舒服。是枝裕和曾自言:「我不會給他們全部劇本,也不會說這場戲要拍什麼,就是在每場戲拍攝前,在耳邊告訴他們一個情景,讓他們用自己的語言做反應。」而在今次《小偷家族》的拍攝中,他就進一步把這種較隨性的拍法放在幾位成名演員身上。據知在那幕安藤櫻被警察問話的戲中,是枝裕和就沒有給她任何台詞。是枝導演:「我給了警察的角色一塊板子,上面寫了我認為警察可以問安藤櫻的問題,但她本人事前完全不知道這些問題到底是什麼。你在片中看到的,就是當下那個她的角色真實反應。」而若果你看到安藤櫻於那幕的演出,定必會拍案叫絕!是多麼的自然,多麼的令人心酸!

戲中那份生活的實感,是讓人看得窩心的地方。(劇照)

【小偷家族.訪問】Lily Franky真情剖白翔太與柴田治父子情

戲中與小朋友的戲份相當感人。(劇照)

戲中的自然,是導演花不少時間營造出來的。(劇照)

「拍板響前響後,空氣的流動和氣氛都沒有改變」

而安藤櫻對於是枝裕和這種相對隨性的拍法,亦相當喜愛,這種不硬性的拍法,令演員們都能輕鬆自在地演戲:「隨着每天的攝影,一起跟這家人和是枝組渡過的時間,日積月累起來,一家人的感情也漸漸培養出來了。導演按著我們一家人的關係和感情溫度,邊拍攝邊在劇本進行加減。所以今次是我拍戲以來最不用思考的一次,完全可以用最自然的狀態走進現場,帶著自己的身體和劇本就可以入戲,整個過程都是在很緩和的氣氛下渡過。」沒有生硬的劇本框死作品的發展,而是靈活地因應演員間真實的相處而不斷作大大小小的修改,沒有像安藤櫻、樹木希林等演技派的實力(又或是白紙如小孩),這種特別的拍法,也未必駕馭得了。

而就著是枝裕和的拍攝氣氛,安藤櫻又特別難忘劇組獨特的「氣場」,是她從來未在其他劇組中感受過的體驗:「其他電影的拍攝現場,當拍板啪一聲響時,一瞬間時空就突然改變了,跟平常的氣氛完全不同。眼睛雖然看不見,但空氣的粒子已經出現變化。但在是枝組沒這回事發生。戲裡戲外,拍板響前響後,空氣的流動和氣氛都沒有改變。即是說可以同平時一樣地呼吸,也可以走向攝影機面前。保持著拍電影的緊張感之同時,讓大家自然地融入戲中狀態去了。我想這就是是枝組的特質。」可能就是因為這個方式,是枝裕和導演下的角色,總是那麼的真實、立體,令人可以相信他們就是現實中會出現的人物。

+2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