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犯罪現場】美指陳七專訪 愛香港景因「複雜、緊張感」無可取代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一套電影要拍得好看由許多元素組成,大家最直接想起的可能是好演員、好劇本,但其實背後仍有很多不同的電影製作部門作支援,才會令一部電影變得完滿。其一直接而重要的事項,就是美術設計。好的美術會令電影錦上添花,有些美術力求逼真,有些魔幻,有些富童話色彩。不同風格的美術能為電影賦添不同魅力。到底在美術指導的眼中,港產片有何特色?是否愈大製作愈好呢?就由《犯罪現場》的美術指導陳七告訴我們一二吧!

陳七的作品中,筆者最愛《大愛師.為愛配樂》的漁排。那種由景製成的童話感覺讓人身心舒暢、印象難忘。

陳七於2012年《懸紅》開始為港產片擔任美術指導。年資未算很長,但已製作過不少令人印象深刻的作品。《大樂師.為愛配樂》那充滿童話風的魚排令人一見難忘;《29+1》黃天樂那充滿性格的房間。到最新《犯罪現場》那現實感十足的珠寶店,均出自他之手。短時間內,七哥的作品已廣為香港人所認識。

訪問當天正好是《犯罪現場》的拍攝,而訪問地點就是那一間由美術指導誠心設計而成的珠寶店。甫走進去委實看不出與普通珠寶店有何差別,最大的不同應該是沒有穿著整齊西裝的珠寶店員工招待你吧!當日陳七身穿一身輕便的T-shirt、牛仔褲,狀甚輕鬆。雖然是首次見面,但與記者幾乎言無不談,知無不盡,細心介紹這間珠寶店的設計點滴(有關珠寶店的設計細節,可看本文底的影片)之餘,更一起聊了很多有關於香港電影的看法。

《犯罪現場》的珠寶店設於彌敦道旁,驟眼看與真的珠寶店沒甚麼差別。(黃國立攝)

香港獨特的複雜、緊張感無可取代

珠寶店座落佐敦道,鄰近熱鬧的彌敦道旁,要進行拍攝有不少申請手續,亦有不少麻煩。但對於香港電影從業員而言,在香港本土取境,有其無可取替的優勢與特點。「香港是一個非常有活力的城市,用實境拍攝會有其獨特魅力。相對而言,大陸地方很大,隨便用一個沒人的地方搭景很簡單,但一定沒有香港那複雜、緊張感。而港產片的故事感,很大程度就是來自這種自然的緊張感。」因此,很多香港電影從業員即使有幾多資金,仍然會留守香港製作、取景。因為有些文化、有些特質,別的地方無論如何模仿、企圖或意圖取代,都無法與香港比擬。也許就是這種獨特的緊張感,使得除了港產片自身外,很多荷里活電影都會或真或假地利用香港景色去說故事。

本來的珠寶店只是如此破落,經美術組巧手變成一幾可亂真的珠寶店。(受訪者提供)

道具全事件令電影人忿忿不平

香港有很多值得我們驕傲的特色,亦很值得交由鏡頭去記錄。但相信不只電影從業員,普羅大眾都感受到政府對電影圈的支援並不足夠,特別是早前人稱「道具全」的道具領班張偉全被判罪成。「個人覺得沒可能判他有罪,其實他也是收指示工作,加上政府指令根本不清晰。如果有清晰指令,我們電影從業員沒可能不跟從。」談起這件事,相信每個電影人都會義憤填膺。要一個用心為香港電影令出的電影人,硬食多年來政府制度不完善而遺留下來的惡果,公平嗎?

製作出如此精美的大型搭景固然值得欣賞,但背後反映侷限太多問題。

美指陳七與我們分享不少對香港電影的看法。(黃國立攝)

香港做電影侷限太多

近年香港有不少出色的大型製作均與美術設計有關,譬如《拆彈專家》搭建紅隧,又如早前《掃毒2》搭出1:1 中環站,無不令人驚豔。但陳七除了像我們這些門外漢一樣,為香港電影人的專業感驕傲外,更嘆息這些大製作很多時都是逼不得已而成。「如果你講電影人的靈活度,香港一定是首屈一指。因為侷限太多,要想辦法解決。資金不足固然是一個問題,但你想想為何要建一條隧道去拍呢?就是因為隧道不容許你拍,才要建一條出來。」香港地少人多,如果每每都要封場拍攝會相當擾民,想想看若要封半天紅隧作拍攝之用的話,香港交通應該會癱瘓吧!但正正是這些限制,令香港劇組在處事方面更為靈活。

這個漁排加上西貢海景,美得令人懷疑到底是否在香港拍攝。

香港美指可以做建築師?

可能會有很多人都好奇,為何電影美術、道具組可以把建造1:1的紅隧、畢打街、中環站呢?這不是涉及很多建築學的學問嗎?七哥就笑言全部「睇得唔用得」:「電影是一個很夢幻的世界,在90分鐘至個半小時中去呈現它的故事。真正的建築要注重耐用性,可能起一棟建築目標是用數十年或以上。電影美術是令故事更完整,而建築著重的是生活。所以電影美術比較著重形似,拍完便可以拆掉。」不過,要在有限資源中做得如此「形似」也很不容易了!七哥又舉例自己其中一個得意作品《大樂師.為愛配樂》中的漁排屋,要在海上建一個漁排其實相當不易,亦需要相應的專業知識。而要做好它,未必要讀甚麼專業的課程,有足夠的資料搜集也足已令他們超水準完成。「所有創作都是來自真實,我們做很多資料搜集。研究香港漁排到底是怎樣,再從中發展自己的獨特性。發現原來每個漁排都是這個模樣,我便不這樣做。我們圈中有句說話:『人做我唔做,殺出新血路!』也許老土,但是一句終身受用的說話。」成果有眼見,那個童話式的漁排屋多令人印象難忘!

《大樂師》設計草圖與製作流程:

+9
+9
+9

這間珠寶店真得會有街客走進來欲購物。(黃國立攝)

相對《大樂師》的童話,《犯罪現場》的珠寶店則是一個相當像真的美術設計,真得連佐敦街坊都會以為是真珠寶店,欲進來購物。但每個美指也有自己的個人特色與風格,像七哥就表示自己更喜歡能展現獨特性的設計:「具像未必是我最首要的追求,具有獨特性才是我想做的。譬如《29+1》、《大樂師》會比較容易展現這部分。《犯罪現場》的珠寶店並非沒有獨特性,但相對會實在,當中也有不同的挑戰與難度。」陳七在過去幾部戲都展現出其藝術創意,那個令你懷疑到底是否在香港拍攝的美麗漁排,那個《懸紅》 中充滿個性的小旅館。在不同的電影中,你會看到不同美術指導的個性與專業。

《29+1》成本有限,整部戲只用了6位數字便完成。

香港電影人靈活性高 製作費高低無礙保持質素

珠寶店用了7位數字來製作,百萬成本驟耳聽上去好像很多,其實也就僅足以做一間像真度極高的珠寶店。問到七哥過往最低成本、最難做的一次作品,他想也不想就提《29+1》:「《29+1》只有6位數字去做整套戲的美術設計,所以這間珠寶店其實很有份量,一套戲6位數字對比一個場景7位數字,但你亦會見到香港電影人的靈活性。你見到欣宜間屋有藍天白雲的牆,其實是本來藍色的油漆牆身刮落,變成白色,所以感覺上像藍天白雲,配上巴黎鐵塔整件事非常夾!同時又不用很高的成本去製作。」(這次製作是否很難?)「有機會你可以問問彭秀慧導演,真的很難!不過都要感謝她及攝影指導拍得如此好!我們美術組做了景,都要靠導演及攝指拍好才會有最好效果。」不論幕後製作做得有多出色,沒好劇本、好導演、好演員都未必能把這些場景拍得如此美麗,如此令人印象難忘。陳七能遇上彭秀慧、馮志強這些能讓其作品發光發亮的導演,也可說是千里馬遇上伯樂吧!

七哥再三強調一定要感謝美術組與道具組的手足!(黃國立攝)

在訪問的最後,我們請七哥幫忙拍幾張訪問照,他連忙把整個美術組的同事都拉過來一起合照,告訴我們:「電影是一個團隊工作,沒有他們就沒有這個景,我很感恩每次都有很好的美術組手足與道具師傅與我一起努力,能有如此好的成果不是我個人功勞。」這種不居功,謙厚的態度,很值得我們每一個欣賞。香港電影的幕後團隊,有很多都像陳七般默默耕芸而不在鎂光燈下為人所知,但他們卻暗暗撐起了香港電影的半邊天,美術組、道具組、製作組、導演、副導演組、機燈組、茶水組等等等等,都值得我們每一個予以最熱烈的掌聲,感值他們為港產片付出了無數心血,特別在港產片不景氣的現今。下次看電影,不妨多留意不同場景的美術設計,可能在最細微的位置,都花了他們滿滿的心機。

《犯罪現場》設計草圖與變身前後對比:

+8
+8
+8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