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同凡響】廖子妤剪短髮換形象演智障學生 噴水池頭背後有原因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電影是娛樂,卻也能反映社會狀態,近年港產片產量明顯減少,題材卻變得多元,當中不少都描寫了現實中的不同群體,繼重新演繹獅子山下精神的《逆流大叔》後,還有上周上映,聚焦特殊教育的《非同凡響》。

導演歐文傑為呈現實感,特意找來一班輕度智障學童一起拍攝,不過仔細留意一下,當中其實藏了新生代演員廖子妤,她的演出不但呃到觀眾,還呃到拍攝現場的家長。

廖子妤在《非同凡響》中飾演智障學童,原來紮起「噴水池頭」一幕是由她發想。(劇照)

香港影壇青黃不接已不是什麼新鮮事,每年出產的電影數量亦相當有限,仍無阻廖子妤發展出獨特的個性派戲路,由《同班同學》、《骨妹》到《中英街1號》,每個角色都帶有屬於她的味道。不過在新戲《非同凡響》中,廖子妤收起稜角飾演特殊學校學生,甚至會認不出是她本人,投入的表現受到激讚,但原來她最初試鏡的竟是余香凝的角色,後來雖錯失該角,仍獲導演信任交諸學生角色,廖子妤亦不介意戲份少,決心接受挑戰!

「鏡頭裏的角色,除了電影中出現的片段,在真實世界都存在,我不會稱自己為配角,因為我存在於那個世界,就會當自己主角去演。」不要以為廖子妤是自謙,要數算她在《非同凡響》出現的鏡頭,加起來可能只得兩、三分鐘,更只有一場戲比較清楚見到她,不代表就會因此放鬆手腳去演。在演出前,廖子妤自覺角色雖是智障人士,卻也會有貪靚的想法,所以向導演要求紮起頭髮,才有了戲中紮頭髮那幕。

廖子妤最初試鏡的是余香凝的角色。(劇照)

造型不是塑造角色的一切,但好的造型絕對能為角色大大加分。而廖子妤對角色的投入不止紮起頭髮那麼簡單,她在距離拍攝兩個月才知要演智障學生,但同時間還在拍其他電影,於是由不再修眉開始,後來自覺中長髮型演出了幾部電影,不想因為之前的作品影響觀眾,所以主動問導演可不可以剪短頭髮,「有些觀眾或會因為這個髮型認得我,加上很多智障小朋友的家長為了便於打理,可能都會把孩子的頭髮剪得很短。」言語之間不難看出廖子妤對角色的投入。

弱能角色不易處理,廖子妤的表現能獲好評,只因她在背後付出不少功夫。(劇照)

而廖子妤亦不是只得個「講」字,她亦有親身到弱能學校旁聽,留意學生上課的情況和環境,還有觀察他們的談吐舉止等,在演繹時才能代入角色,「我發現很多弱能小朋友因為較少運動,肌肉比較弱,尤其背肌,沒有企得好直的意識,部分站姿不太正確,才會令人感覺形態有點不一樣。」她補充用了某些同學的小動作來設計角色的藍本,去到片場著起套衫嘗試揣摩他們的動態。

事實證明她沒有白費心機,廖子妤透露在拍攝現場曾被誤認為智障學生,「有啲家長以為我係新同學,見到cut機後我跟其他演員傾偈先知,連棠哥(歐錦棠)開頭都以為係,但細心留意眼神就見到,我的眼神太凌厲。」她形容眼神最難演繹,因為眼神呃不到人,所有經歷都寫在眼裏。投入度爆燈,在觀眾間亦獲得好評,被問到在銀幕見到自己的演出有何感想,廖子妤坦言可以再做得好一點,但回想起演出的時候,自問已盡力,所以沒法客觀評價自己的表現,但就大讚整個劇組都很用心地製作,希望令大眾關心教育和特殊兒童的課題,亦令香港電影更多元化。

廖子妤戲份不多,卻相當突出。(劇照)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