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馬獎2018】《翠絲》惠英紅配角藝術:成就自己等於成就黑仔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香港電影《翠絲》代表香港出戰金馬獎,更分別以惠英紅(紅姐)及袁富華(Ben 哥),主攻男女配角兩大獎項。剛好,上年金馬,紅姐便以《血觀音》贏得影后,今次位置變了,但戰況依然激烈。有不少看過《翠絲》的朋友,都指紅姐其實是由頭帶到尾,似女主角,當時又覺得如何?「要清楚自己崗位,當我接這個故事時,便知道翠絲才是主角。」

「家醜不出外傳」是中國人的思維,戲中紅姐就是為堅守這觀念,令自己陷於痛苦之中。(劇照)

婚姻一開始,就要死守到底?
在《翠絲》中,紅姐飾演黑仔太太安宜,年紀上明顯比黑仔成熟,觀眾起初都有少少疑惑,但紅姐反而好明白。「上一代人的婚姻都是父母撮合,所以有年紀差異都不奇怪。我好清楚因為我都是這個年頭出世,很多都是父母覺得好,便要子女結婚,婚後無論好還是不好,都會忍氣吞聲捱埋下半世,但求往後生活都齊齊正正便可。」那年代的婚姻習性,就是家長安排了這個崗位給我,你便要死守住,直到最後。

對於候選金馬獎,紅姐好坦白︰「候選得當然想贏啦!」(梁碧玲 攝)

安宜這個角色正正是上代人,態度守舊一點,處事不太大方,甚至會比較自私,但又不會覺得有問題。戲中安宜有一對子女,對個女是次要一點,這種經歷紅姐都嘗過。「單單是個名已知道,我哥哥叫天賜,是上天恩賜的。女始終會嫁出去是外姓人,所以戲中的我也源用這種思維,就算女兒在婚姻上遇到不濟,都會叫她死忍,因為怕這件事會影響自己面子。」

戲中所飾演的夫妻,每每覺得對方有古怪,但就是為了面子而不敢揭破。(劇照)

在電影獎項上,紅姐早贏過女主角和女配角獎。(梁碧玲 攝)

「我見過有人亂搶戲,好核突」
《翠絲》是黑仔姜皓文首部登上男主角位置之作,加上題材夠社會性,不難推斷這部戲是要成就黑仔的。至於找來紅姐,就是想有份加持的味道,為電影昇華。作為電影的藥引,紅姐可有想到怎樣幫黑仔呢?「不會刻意去幫他甚麼,每個角色都有自己的位置,當然《翠絲》就是黑仔,黑仔就是《翠絲》,我演的安宜一定是副的,負責旁住他,但故事發展起來,一定是要兩者配合。」

作為配角,就要有配角的功能,紅姐明白作為演員,一定要清楚自己的崗位,但絕不能處處計算那裡是主那裡是副,「這想法全是錯的!如果分得太清楚,整套戲會分得太散。其實當應承接這個劇本時,便知道翠絲才是主角,根本不應該用太多方法去搶戲。我只要在自己崗位上完成安宜這個角色,就等同完成了翠絲。」

這是專業演員的想法,紅姐也有看過其他個別例子。「冇可能每場戲都去搶,搶就真的太核突。但我有見過,明明場戲不在他身上,只要做適當的演出配合就可以,偏偏就在背後做很多小動作,這就不太專業。」其實即使做主角,都冇可能100場戲,100場都搶,所以適合地發揮才是最要掌握的學問。

場地提供︰銅鑼灣皇冠假日酒店
服裝︰LAVIN(Styled@pipa.creative)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