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獸2】葛林戴華德與鄧不利多情根早種?睇清哈利波特歷年伏筆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怪獸與葛林戴華德之罪》是一部非常「粉絲向」的電影。不過,近日有連追完八部哈利波特電影的超級Fans都表示「看不懂」的情況。的確,《怪獸2》是一部觀看門檻非常高的作品。如果你想節約爬文的補課時間,睇呢一篇就OK!

作為一個高齡哈利迷(哈利波特粉絲),今個星期最開心的事情,當然就是《怪獸與葛林戴華德之罪》上映啦! (以下簡稱《怪獸2》)相信很多人都和我一樣,第一時間衝進了戲院吧!然而沒想到,朋友裡聽到最多的評價居然是——看不懂。而且說看不懂的還不是路人,有朋友看過全部哈利波特和怪獸系列電影,仍然覺得前半小時完全黑人問號,好像在第1集和第2集之間少看了一個1.5集?

有看完《怪獸2》的朋友表示睇到一頭煙、佛都有火(葛林戴華德——尊尼特普飾,電影片段截圖@外灘提供)

誠然,你不僅需要看過上一部電影《怪獸與牠們的產地》,還需要記得哈利波特正傳的大致劇情,最好看過最後一部小說《哈利波特與死神的聖物》,以及關注原作者J.K羅琳的言論——因為只看《死神的聖物》上下集兩部電影的話,很多細節與設定還是不太清楚。好吧,我知道並不是每個人都是哈利波特死忠fans,也不是每個人都有時間補完全部小說與電影,為了讓大家不在電影院裡迷失130分鐘,我們今天先來做點預習吧!(已經看過電影的朋友也可以當作複習)

▼按圖看《怪獸與葛林戴華德之罪》精彩劇照▼

+3
+3
+3

▼注意!以下內容涉及微量劇透▼

前情提要

在怪獸系列第一部電影中,主角Newt Scamander(艾迪烈柏尼飾)為了研究魔法動物來到紐約,與美國魔法國會(MACUSA)的Tina Goldstein(嘉芙蓮禾達史東飾),她的妹妹Queenie Goldstein,以及一個麻瓜(no-maj/Muggle,不會魔法的人)麵包師Jacob Kowalski(丹方格飾)一起,被捲入魔法動物暴走帶來的混亂之中。紐特差點被當成製造混亂的兇手被處以死刑。

紐特(艾迪烈柏尼飾)與他的「怪獸」(電影片段截圖@外灘提供)

最終他們發現,一直在追捕他們的MACUSA安全部長Percival Graves(哥連費路飾)才是這一切的幕後黑手,他的真實身份是黑巫師Gellert Grindelwald(尊尼特普飾),也就有了哥連費路變成尊尼特普的經典一幕。最後,葛林戴華德被抓,紐特回到英國繼續寫書,蒂娜留在紐約繼續當她的正氣師(Auror),Jacob 淋了雷鳥的雨忘記了關於巫師的一切。影片最後一幕,是愛上了Jacob的Queenie,面帶微笑走進Jacob的麵包店……

影片最後一幕,是愛上了Jacob的Queenie,面帶微笑走進Jacob的麵包店……(《怪獸與牠們的產地》電影截圖)

誰是葛林戴華德?

《怪獸2》全名《怪獸與葛林戴華德之罪》,葛林戴華德的名字直接被放在電影名中,可見他在這部電影的重要性。那麼,他到底是誰?

【究竟葛林戴華德犯咩罪】戲名叫《怪獸與葛林戴華德的罪行》,雖然大家都知道葛林戴華德是大奸角,不過除了電影開始幾分鐘描述被監禁的情節,全戲再沒有解釋他為甚麼會有罪。(《怪獸與葛林戴華德的罪行》預告截圖)

葛林戴華德的名字第一次出現,是在第一本小說《哈利波特:神秘的魔法石》(Harry Potter and the Philosopher's Stone)裏,巧克力蛙附帶的鄧不利多巫師卡片上,記錄了鄧不利多(Albus Dumbledore)1945年擊敗了這名黑巫師,被公認為當代最偉大的巫師。鄧不利多廣為人知的貢獻包括:1945年擊敗黑巫師葛林戴華德、發現龍血的12種用途、與合作夥伴Nicolas Flamel在煉金術方面卓有成效,鄧不利多教授愛好室內樂及十柱滾木球戲。

不過,葛林戴華德真正登場還是在《哈利波特:死神的聖物》(Harry Potter and the Deathly Hallows)中。他是有史以來最強大的黑巫師之一。年輕時曾在德姆蘭魔法學院(Durmstrang Institute,是只錄取純血統學生的魔法學校)就讀,後因為進行過於邪門的黑魔法實驗而被學校開除。離開德姆蘭學院之後,16歲的葛林戴華德周遊各地,在戈德里克山谷(Godric's Hollow)認識了住在那裡的阿不思.鄧不利多。當時的鄧不利多17歲,剛從霍格華茲畢業,為了照顧妹妹Ariana Dumbledore而被困於家中。

年輕的鄧不利多與葛林戴華德的合照(《哈利波特:死神的聖物》電影截圖)

兩位同樣才華橫溢的年輕人一見如故,成為好友,或者說比好友更好。原作者J.K.羅琳曾直接說過,鄧不利多愛上了葛林戴華德。 《怪獸2》電影裡鄧不利多的原話是:比兄弟更親密。兩人計劃尋找死亡的聖物,並利用這種力量領導巫師界革命,葛林戴華德後來使用的口號「為了更偉大的利益」(for the greater good),就是出自鄧不利多。因為這兩人混在一起的時間太長,鄧不利多的弟弟阿不福思(Aberforth Dumbledore)指責哥哥疏忽了對妹妹的照顧,而葛林戴華德則認為弟妹是鄧不利多的拖累。葛林戴華德與阿不福思爆發了爭鬥,鄧不利多與Ariana也被捲入,並導致她的死亡。

Ariana Dumbledore(《怪獸與農林戴華德之罪》電影截圖)

之後鄧不利多陷入深深的愧疚,葛林戴華德則離開英國,成為大名鼎鼎的黑巫師,暴行遍布美國和歐洲(卻從未觸及英國),並建立了一座名叫Nurmengard的堡壘作為權力中心。Nurmengard也出現在了《怪獸2》電影中,位於奧地利。1945年,處於權力巔峰的葛林戴華德被鄧不利多擊敗,終身囚禁在Nurmengard中。1998年,鄧不利多死後,佛地魔(Lord Voldemort)潛入Nurmengard逼問葛林戴華德老魔杖的下落,葛林戴華德誓死不招,被佛地魔用索命咒(Avada Kedavra)殺害。後來哈利在「國王十字車站」一章中猜測,葛林戴華德之所以這麼做也許是為了保護鄧不利多的墳墓。 (然而在《死亡的聖物》電影版裡,葛林戴華德立刻告訴了佛地魔老魔杖的所在地…)

(《哈利波特:死神的聖物》電影片段截圖@外灘提供)

以上就是我們在《哈利波特》小說中了解到的葛林戴華德的故事。而在《怪獸2》裡,葛林戴華德走上檯面,英國魔法部請鄧不利多出面對抗,鄧不利多卻說自己「不能」。為什麼不能呢?答案當然在電影裡。另外,據J.K羅琳透露,接下來的三部電影將是鄧不利多與葛林戴華德的重頭戲。 (沒錯,《怪獸》系列一共有5部)

鄧不利多與意若思鏡(ERISED)

《怪獸2》的預告片裏,我們可以看到祖狄羅飾演的中年鄧不利多在照鏡子,鏡中出現了他與葛林戴華德的身影。這面鏡子就是意若思鏡,第一次出現是《哈利波特:神秘的魔法石》中。它的名字 ERISED ,倒過來寫就是 DESIRE——慾望。此魔鏡的作用,就是讓人看到自己內心深處最迫切、最強烈的渴望。

鄧不利多在厄里斯魔鏡中看見了葛林戴華德的樣子,莫非是他們是HEHE的暗示?(《怪獸與葛林戴華德之罪》電影截圖)

哈利在鏡中看到了他的父母,因此多次忍不住來看,鄧不利多警告他:「這面鏡子不能教給我們知識,也不能告訴我們實情。人們在它面前虛度時日,為他們看到的東西而痴迷,甚至被逼得發瘋,因為他們不知道鏡子裡的一切是否真實,是否可能實現。」哈利問鄧不利多他在鏡子中看到了什麼,鄧不利多說看到自己拿著一雙羊毛襪,因為聖誕節他一雙襪子都沒收到,大家都堅持送他書。當時哈利覺得鄧不利多可能沒說真話,直到20年後的《怪獸2》,我們終於才知道他到底看到了什麼。

年輕時的鄧不利多與葛林戴華德(《怪獸與葛林戴華德之罪》電影截圖)

魁登斯(Credence Barebone)與闇黑怨靈(Obscurus)

在《怪獸1》裡,我們已經從紐特的皮箱裡知道,闇黑怨靈(Obscurus)是一種黑暗魔法力量。當一個巫師孩子由於受到身體或心理上的虐待,而被迫壓制自己的魔法時,他們會產生極度痛苦的情緒,從而產生出寄生物闇黑怨靈,而牠的宿主被稱為Obscurial。

《怪獸1》中伊薩.米勒(Ezra Matthew Miller)飾演的克雷登斯.波本(Credence Barebone)就是一位默然者。通常情況下,默然者很少活過十歲,但如Credence一樣,具有巨大潛力的巫師可以活的更長。默默然破壞力巨大,葛林戴華德在紐約搞破壞就是想收集這種黑暗力量為己所用。

假扮成Graves的葛林戴華德誘騙Credence (《怪獸與葛林戴華德之罪》劇照)

《怪獸1》的結尾,Credence因為魔力暴走爆炸,紐特卻看到一絲黑煙飄走,暗示他還活著。到了《怪獸2》,巫師世界都知道了Credence還活著,並且流傳開了關於他的流言:他們懷疑Credence是一個強大的純血統巫師家族的後代,於是各方勢力— —英美魔法部、葛林戴華德、以及法國的巫師都在找他。可以說,Credence是《怪獸2》真正的關鍵人物,他的真實身份也在電影最後被揭開,讓所有人都大為震驚。

(《怪獸與葛林戴華德之罪》劇照)

 「雷斯壯」(Lestrange)家族

「雷斯壯(Lestrange)」這個名字對哈迷來說應該不陌生,小天狼星的堂姐Bellatrix Lestrange就姓Lestrange,因為她嫁給了Radolphus Lestrange,也是一名食死人。與布萊克(Black)、馬份(Malfoy)類似, Lestrange也是一個古老的純血統巫師家族,是28大巫師家族之一(Sacred Twenty-Eight),盛產史萊哲林(Slytherin)。上一部《怪獸1》中,我們知道了紐特有一位「前女友」叫Leta Lestrange。有人推測,紐特被霍格華茲退學,很有可能是為Leta頂罪。

Bellatrix Lestrange(海倫娜寶咸卡特飾)(《哈利波特:阿茲卡班的逃犯》電影宣傳照)

《怪獸2》裡,這位神秘女友終於出場,還成了紐特的哥哥西瑟.斯卡曼德(Theseus Scamander)的未婚妻,在英國魔法部工作。Leta有一個失蹤多年的弟弟,而流言指出Credence很有可能就是這個弟弟。不過真相到底如何,還等大家去電影院看吧。L+N,Leta+Newt——雖然是一個姓,但Leta與Bella、或者她老公到底是什麼關係我們還未可知,在之後的《怪獸》電影中也許還會有關於Lestrange家族的戲份。

尼樂.勒梅(Nicolas Flamel)與《哈利波特:神秘的魔法石》

在看《怪獸2》預告片的時候,我們就發現了一位熟悉的陌生人。說他熟悉,是因為第一部《哈利波特:神秘的魔法石》裡他就已經被數次提到,而且大名鼎鼎。說他陌生,因為他從來沒有正式出場過,這個人就是魔法石的製造者Nicolas Flamel。他是一個著名的煉金術士,也是阿不思.鄧不利多的好友和合作夥伴。他和妻子通過使用魔法石而長生不老。

哈利波特在地下房間阻止佛地魔和Quirrell拿到魔法石(《哈利波特:神秘的魔法石》劇照)

在《哈利波特:神秘的魔法石》裡,佛地魔為了恢復肉身,想藉助奎若教授(Quirinus Quirrell)偷走魔法石,計劃卻被哈利等人挫敗。鄧不利多和Nicolas Flamel協商之後,毀掉了魔法石。Flamel夫婦靠儲存的長生不老藥續命,直到把事情料理妥當之後死亡。這次的《怪獸2》裡,他不但現身,最後還上了前線,幫了主角們一個大忙。不得不說,薑還是老的辣。

納吉尼(Nagini)與佛地魔

Nagini化成蛇形態的樣子(《怪獸與葛林戴華德之罪》電影片段截圖@外灘提供)

預告片的另一個大爆點,是出現了一名叫納吉尼(金秀賢飾)的亞裔女性,可以變化成蛇,並與Credence走得很近。在《哈利波特》裡,佛地魔有一條蛇叫「Nagini」。牠是佛地魔的心腹愛寵,佛地魔在肉身復活之前 ,曾靠它的毒液續命。後來Nagini被佛地魔做成分靈體,還是他的殺人工具,用毒牙殺死了賽佛勒斯.石內卜(Severus Snape)。最後,她被奈威.隆巴頓(Neville Longbottom)用葛萊芬多寶劍砍頭殺死。

(《哈利波特:死神的聖物》電影片段截圖@外灘提供)

《怪獸2》揭示出,Nagini原本是人,她的血液中帶有繼承自母親的血魔咒(Maledictus),能夠在人和動物兩種狀態中切換。與擁有變成動物的能力的化獸師不同,Maledictus是一種詛咒,被詛咒的人最終會徹底變成動物,失去人性,是極其悲慘的存在——而且這種詛咒傳女不傳男。電影中Nagini被迫在馬戲團中表演,後來被Credence救出,卻沒有跟著他投靠葛林戴華德。至於她後來是怎麼跟了佛地魔的?讓我們期待下一部電影吧,順便期待一下黑魔王大人能不能在《怪獸》的世界裡露個臉。

佛地魔(《哈利波特:死神的聖物》劇照@視覺中國)

一部130分鐘的超長預告片

《怪獸2》的動作場面做得頗為出色(《怪獸與葛林戴華德之罪》電影片段截圖@外灘提供)

說了這麼多背景資料,最後還是想說一說這部電影。先說好的,《怪獸2》的特效非常好(IMAX值得擁有),特別是開場那場空中越獄戲,雖然發生在晚上,卻能看得很清楚,壓迫感和速度感都營造得特別好,讓人一開始就對電影產生了極大的興趣。然而繼續看下去,卻是越來越無奈,越來越失望的過程。從講故事的角度,它很難被稱之為一部獨立的電影,而更像是一部承上啟下的超長預告片。影片中有非常多的人物、動物、設定、訊息量,但電影到底講了一個什麼故事呢?解決了什麼問題呢? 130分鐘幾乎可以說什麼都沒解決,只是為之後的大戰拉來了一個序幕。

+4
+4
+4

影片中大量的訊息,並沒有為講故事服務,而只是作為後續電影的鋪墊,被簡單粗暴地拼接在了一起。這也是為什麼大家會說看不懂的原因。這一部裡加入了很多新人物,比如開頭負責轉送葛林戴華德卻被他丟下馬車的巫師聯合會監管人斯皮爾曼,比如英國魔法部法律執行司司長托奎爾.崔佛,比如代替紐特去殺Credence、實際上已經叛入葛林戴華德陣營的格里姆森,還有一直跟在葛林戴華德身邊的法國女人等等。

(《怪獸與葛林戴華德之罪》電影截圖)

這些角色有不少的鏡頭,卻並沒有基本的介紹,也沒有人物塑造的過程,就憑空出現,然後憑空消失,觀眾不知道他們是出來幹什麼。甚至Nagini的出現,以及Queenie的背叛,對這部電影本身的劇情都沒有什麼影響,我們能猜到這些人在之後的幾部電影中大概會發揮重要的作用,但單就這一部電影來看,實在讓人摸不著頭腦。埋伏筆然後神轉折,一直是哈利波特小說的特色,這種敘述方法用在小說裡當然非常好,十幾年後發現突然羅琳在那兒又埋了一個伏筆,可以讓哈迷們激動得暈過去。但放在大銀幕上卻很奇怪,畢竟它是一部兩個多小時的電影,而不是下週就會播出下一集的連續劇。

《怪獸與葛林戴華德之罪》將帶影迷重回霍格華茲。(劇照)

此外,除了前文說的那些,片中還有大量「彩蛋」,比如只有見過死亡的人才能看到的夜騏(Thestral),英國魔法部用貓頭鷹送信的傳統,魔法部裡擦窗戶的家養小精靈,久違了7年的霍格華茲城堡……這些無一不讓哈迷們覺得如回家般激動和親切。但對於一般人,這些彩蛋、人物、支線並沒有在這部電影中發揮作用,並不知道粉絲們在興奮個什麼。

二戰隱喻:更現實、更成人、更黑暗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與《哈利波特》正傳相比,《怪獸》系列越來越成人,與現實世界的聯繫也越來越緊密了。很明顯葛林戴華德在預言裡提到的人類浩劫就是二戰,而葛林戴華德這個人物本身就有希特拉的影子,他身上的納粹元素已經很明顯了;純血統巫師搶塞內加爾人老婆隱喻移民問題;納吉尼身上傳女不傳男的詛咒,以及雷斯壯家譜不會顯示女性,這些都直指性別歧視;還有那艘沉沒的大船,也有分析說可能是鐵達尼號…

葛林戴華德身上暗示的納粹的元素非常明顯(《怪獸與葛林戴華德之罪》劇照)

如果說原本《哈利波特》的世界,像是個與世隔絕的烏托邦,巫師與現實世界牽扯很少,那麼《怪獸》系列顯然有更大的野心,而作為電影名稱的「怪獸」,在這一部裡已經淪為邊緣角色,只有中國神獸騶吾的賣萌稍微算個亮點。

中國神獸騶吾(《怪獸與葛林戴華德之罪》電影截圖)

而隨着故事的發展,焦點都在巫師世界的大戰上,留給動物的空間會越來越小吧!別說動物,連主角紐特都越來越邊緣化,大家的關注點完全被鄧葛兩人帶走。不過,從另一個角度來說,粉絲們真正想看的,也的確是鄧不利多與葛林戴華德打架吧。至於這個調度怎麼把握好,希望下一部電影羅琳與David Yates做得更好。

【本文獲「外灘TheBund」授權轉載,微信公眾號:the-Bund】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